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168章 精武笔记

    她又说道:“王大师他是何氏与邵氏的御用风水大师,前些天还在通州街与香江首富李家的御用风水大师斗法,结果令对方吐血败走。”

    “哇,是李家那位风水大师!白头翁李俊禅?王大师竟然这么厉害?!”

    陈龙一干人惊呼失声,王梓轩他们不熟,但成名数十年的李大师在香江可是家喻户晓的人物。

    传闻李俊禅在李家城30多岁的时候就算出他会富贵,为他挑选旺夫女,结果李家城依言照做,费尽心机娶到他的表妹,更因此得到深水湾的那块风水宝地修建大宅,从此李家城一飞冲天,成为香江首富。

    看一个人的身价,看他的对手!

    白头翁李俊禅都不是王梓轩的对手,可见他的本事。

    “师兄,这里阴森森的,但没有鬼魂啊。”杜坤闭上眼睛看了一圈,小声道。

    王梓轩凝神观望着道:“我去里面,你在外屋四下里找找,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带着煞气!”

    何止是鬼魂,神魂都不见,进门前王梓轩发现门神都目无怒光,太干净了!

    房间干净到神魂都不在,上墙角无蛛网,下墙角无潮湿,花盆植物处,任何鬼魂也没有,仿佛这里有什么可怕的东西,令鬼神都不敢靠近。

    杜坤四下寻找,他不会观气术,只能凭着直觉查找,墙角摆着许多瓶子,好像有煞气,杜坤跑去看,发现玻璃瓶子上有指洞。

    架子上摆了许多奖牌和奖杯,在常人眼中,架子上没有异样,但在王梓轩眼中,放奖杯的架子在不住颤动,有什么令鬼神皆惊的可怕东西在里面?

    王梓轩直接向一个奖杯走过去,在他眼中,房间中的煞气全都从这个奖杯中溢出来的。

    他八字纯阳,不惧这些煞气,伸手将奖杯拿起,探头往里面瞅,空空如也,摊手摸向奖杯底座,竟然可以拧动,拧开一看,里面竟然是卷起来的纸张,正是这些纸张在溢出滚滚煞气。

    “师兄,那些瓶子上的洞应该是精武指留下的,我看二师兄用过,但他说他也没学全,精武指练成之后,可以隔空伤人!几米之外就可以打灭蜡烛。”杜坤随口嘀咕道。

    王梓轩好奇展开纸张观瞧,封面写着《精武指》!?

    他愕然,回头问:“阿坤,你刚才说什么指?”

    杜坤惋惜的将酒瓶放到地上:“精武指!二师兄说李晓龙的绝技精武指,他毕生的心血都在里面,可惜注定要失传了,二师兄说他只学了点皮毛,就好厉害!”

    李晓龙一生所向披靡,令华人彻底摘下“东亚病夫”的帽子,令华夏功夫昂扬世界,令全世界的高手敬畏的李晓龙,当然不可能只是一名电影巨星。

    拍《猛龙过江》期间,李晓龙与M国五届世界空手道冠军罗礼士切磋,罗事后说:“与李小龙动手无异于自杀。”,日后拳王泰森泄露了常人不知道的秘密:“李晓龙是个杀手、李晓龙的境界非常高。”

    1960年,李晓龙击败世界柔道冠军木村政彦。1961年,李晓龙击败世界空手道冠军山本冈夫。1964年,秒杀黑市拳高手弗兰克陈。1964年秋季,李晓龙参加全美空手道大赛,击败冠军查克诺里斯。1965年,击败菲律宾棍王伊鲁山度。1968年,击败美M国跆拳道之父李俊九。1971年,秒杀泰拳王察尔.铺。

    而这些还只是表面的对手,李晓龙可以说一生都在挑战,独孤求败,而这精武指或许因为杀伤力太强不传后人,放在这里留待有拥人。

    “是啊,可惜了!”王梓轩叹息着,将笔记揣到兜里,好东西要自己留着,李晓龙的绝技失传了多可惜!

    王梓轩若无其事的将奖杯上的指纹用手绢擦去,恢复原样,又将其放回原处。

    再看房间,果然没有了煞气,暗道这精武指能产生煞气,可见威力,不是等闲武技,回去研究一下。

    他走到一张椅子前,打量一眼,竟然有福运盈盈,好东西啊。

    “阿坤,过来,将这椅子扛走。”取出一张驱煞黄符贴在椅子上面,王梓轩向杜坤招手。

    “来啦。”杜坤应声跑过来,将椅子扛起。

    陈龙等人在外面等候,正等的有些心焦,可算等王梓轩两人出来,见杜坤搬了李晓龙留下的那张椅子出来,陈龙刚想疑问,却见椅子上面贴着黄色符纸,赶忙止住口。

    好奇看向王梓轩:“大师,可否摆平煞气?”

    “这里已经无事了,但你们身上受到煞气侵染。”王梓轩皱眉道。

    “大师,这个怎么化解?”

    “将你妻子的姓名和生辰八字写在背面。”王梓轩取出一张黄色符纸递给陈龙。

    “还用写姓名?”陈龙心中疑惑。

    王梓轩淡然道:“六名七相八敬神,名比相还重要!”

    陈龙应声,心里似懂非懂的照做,却听王梓轩又补充道:“妻子,是妻和儿子,不单是你的妻子。”

    “啊!你有老婆!还用儿子?”张曼盈惊诧瞪眼道,那还撩她干嘛?!

    “呃!……”陈龙这下就尴尬了,他在M国秘密结婚生子,很少人知道的,这要传出去他会失去不少影迷。

    “大师,你是否看错了。”陈龙一个劲打眼色,向王梓轩挤眉弄眼。

    王梓轩淡然道:“陈先生,抱歉,举头三尺有神明,我也不好为你破例说谎,我可以就算到这里。”

    陈龙苦笑,将自己的儿子姓名和八字也写上,递给王梓轩。

    王梓轩接过符纸打量一眼,将它卷成纸卷,放在左手掌托着,另一只手飞快掐算,闭上眼睛口中念念有词:“俺来把你蒙……”右手动作一停,忽然黄色符纸冲天而起,在空中化为灰烬,站眼睛消失不见。

    原本气咻咻想要离开的张曼盈又被吸引回来,眼睛睁得老大,陈龙等人也仰头看得目瞪口呆。

    “大师,这是做什么啊?”陈龙心中忐忑。

    “算算她们可否助你运势,你妻子福运不错,可以旺你,儿子也可以替你挡灾,不过你这生的坎坷大半来自女人,风流快活去找外国女人,否则会阻影响你运势。”

    “这是张驱煞符带在身上,保你这次无杏命之忧,出事也不至于残废。”王梓轩抖手取出一张黄色符纸,在他指尖飞快折成三角状递给陈龙。

    红符给人太浪费,所以王梓轩给出的是普通黄符。

    “谢谢大师。”陈龙赶忙小心收好。

    “我的呢!”张曼盈倒是自来熟,伸手讨要。

    王梓轩好笑,拍她后背,示意她别胡搅蛮缠。

    “啊!”张曼盈惊叫,双手急捂胸口。

    “怎么了?”众人愕然。

    张曼盈脸色微红道:“大师你好坏,将人家的Bra拍掉啦!”

    “呃,我发誓,我不是有意的!”王梓轩暗汗,赶忙解释道。

    他这阵子正在练习“美女脱衣法”,可能是不小放出来,将张曼盈胸罩解开了。

    “你必须赔我!”张曼盈噘嘴不满。

    王梓轩哭笑不得,也取了一张黄符叠成三角状递给她,张曼盈这次转嗔为喜,跑去房间里面系胸带。

    张曼盈平胸细腿,王梓轩甚至认为她带胸罩是为了显出她有胸。

    陈龙暗自羡慕女人有资本,他花钱,张曼盈却占便宜。

    他示意身后助理取来一沓金牛足有十万块,心中肉疼,陈龙脸上却诚恳的道:“大师,这是一些心意,请你收下。”

    “说过了,拍完这部戏再来谢我。”王梓轩看也不看往外面走,淡然挥手。

    陈龙一脸呆滞,回来的张曼盈小心将符纸塞入钱包放入手袋,瞥他一眼,翘着嘴唇道:

    “许家给五百万他都不要的,投其所好送这台跑车才收下,看见那7号车牌没有,港督特批,警方一哥代表警方送他的,他是真正高人,你那几个钱人家不在乎,以后我要能找到这样的老公就好了。”

    “五百万?!”陈龙咂舌。

    他虽然片酬几百万,但有陈家班和许多小弟要养,花销并不小,实际到手里一年也就一百来万,人家五百万都可以不要,真不是一般的差距。

    “王大师要走了,我们快送送吧,去找绳子帮大师绑椅子。”张曼盈对陈龙的助理说道,后者见陈龙点头,赶忙快步去。

    “大师,吃了饭再走吧。”陈龙快步追上去,更是热情,接过绳子亲自帮忙将椅子绑在跑车顶部。

    他心中心疼跑车,这位大师也不担心车子会刮掉漆,暴殄天物啊。

    王梓轩对陈龙这大猪蹄子的印象一般,不想与他走的太近,婉言谢绝,告辞离开。

    陈龙等人一直目送白色兰博基尼跑车没了影子,才收回目光。

    忽然他的助理喊嚷:“龙哥,你看椅子上的符纸掉了。”

    “啊!?”陈龙看过去,可不是么,椅子上的黄符纸掉在地上了。

    陈龙跑过去想要拾起符纸,忽然一阵风吹起符纸,他刚要去抓,忽然在众人惊愕目光中,黄色符纸忽地自燃起火,眨眼之间化为灰烬,在风水消散干净。

    陈龙咽了一口唾沫,镇压椅子的符纸掉了,自己这房子不会还有问题吧?

    “快,快去,打电话告诉王大师!”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