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163章 画圈诅咒

    “你敢说我师兄!”杜坤登时不干了。

    “丑鬼,我就说了,你敢动一指头啊!”霍金斯瞪眼。

    “师兄,是他招惹我的!我要收拾他!”杜坤气势汹汹的询问王梓轩,他答应过要听王梓轩的话,不能随便对人出手。

    霍金斯那趾高气扬的样子,王梓轩也想踹他:“这样,咱们石头剪子布,赢的人收拾他!”

    “好!”杜坤兴奋道。

    王梓轩出布,第一次出石头的几率高,结果杜坤不按套路出牌,出剪刀,王梓轩无语。

    霍金斯更加无语,这两个家伙当他什么?

    “吼吼,我赢了,我收拾他!”杜坤兴高采烈欢呼雀跃,磨拳霍霍。

    “嗯,你来!”王梓轩同情的看了霍金斯一眼,看得他发毛。

    “你,你要干什么!……”霍金斯忐忑不安的道。

    “你说的一根手指,那就一指!”杜坤竖起右手中指,看着霍金斯冷声道。

    霍金斯往后退缩,却见杜坤往地上一蹲,咬破指尖在地上画小圈,瞪着大眼睛看霍金斯,大声喊嚷:“画个圈圈诅咒你!”

    警卫室里的保安担心打起来,出来劝说,闻听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霍金斯差点被杜坤的呆萌模样气乐了,心中暗骂白痴。

    王梓轩可没有笑,无知者无畏啊,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在王梓轩的眼中,一个大黑圈套在了霍金斯的身上。

    画圈诅咒源于古希腊某位著名的黑巫师之手,他能够预测未来,但为人心胸狭窄,有仇必报!而且报仇手段残忍至极,他最常用的手段,便是一种常人无法逃避的诅咒,其诅咒的形式非常特殊,其中便有于地上画圈的一种!

    在古希腊语中,“圈”的意思即是“围”,也就是说,花圈诅咒要让无边的厄运一直围绕着某个人,使他(她)将深陷于此,在无边的痛苦和折磨中死去!

    所谓奇人奇相,杜坤天赋异禀,大头似乎自带诅咒和祝福光环,霍金斯得罪谁不好,竟然得罪杜坤,之前被杜坤诅咒霉运缠身,现在又被他血祭画圈诅咒,可谓自找倒霉,据说这东西转世都会衰运,难以摆脱。

    “疯子,白痴!我没时间跟你们浪费,电话在哪里!”霍金斯气急败坏,没了以往豪门公子的优雅风度,对门卫狠呆呆的道。

    这是什么态度?两名门卫保安脸色难看,心中不爽,但知道霍金斯是学生部长,也没跟他硬顶,指了指值班室。

    霍金斯跑去打电话,拿起电话摁拨了半天,将电话一摔:“怎么是学校内线?”

    “就是内线电话喽!”两名门卫保安摊手、撇嘴,耸肩。外线电话在柜子里,就不告诉你。

    霍金斯呼出一口气,极力克制着怒火道:“哪里有电话亭?”

    “学生会喽,那里有电话!”王梓轩道。

    “那里太远,我问附近,周围哪里有电话。”霍金斯简直快要被气疯了,低声咆哮道。

    “那里,走一百米就到了!”王梓轩抬手,五指张开,往校外一指。

    “……”霍金斯赶忙往外跑。

    见他跑没了影子,杜坤嘟嘴不开心:“师兄啊,你干嘛要告诉他!”

    两名门卫保安也不理解。

    王梓轩坏笑:“我指的哪个方向?我说了哪里?”

    杜坤张开五只比量,瞬间醒悟,五根手指五个方向,师兄还没说是电话亭,“哈哈,师兄你真棒。”

    两名门卫保安脑门发汗,心说这位学生真够坏的。

    “走啦,我们回家吃晚饭!”王梓轩抬腕看了眼时间,与门卫保安挥手道别,带着杜坤去取车。

    香大高层会议,黄校长磨蹭半天,却被秘书告知霍金斯来了,但没有带支票,黄校长心中暗恼,霍家竟敢放他鸽子。

    一气之下,他将九名学生的劣迹资料的影印件发下去,待他们看完,黄校长提议将九名学生开除学籍,学校高层们惊愕资料的详实,看来黄校长手中已经掌握确实的证据。

    这种劣迹斑斑的学生,自然没有人敢包庇给自己找麻烦,何况是黄校长提议的,大家给面,一致通过。

    香江大学这次可以说是雷厉风行,当晚开除学籍的通知就贴到了公告栏里。

    另一头霍金斯跑得满头大汗,到处也没找见电话亭,他气咻咻回来找王梓轩他们算账,却见一群学生围在公告栏观望,还正有学生闻讯跑过去。

    发生了什么事?霍金斯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挤进人群,是开除学籍通告单?霍金斯脸色煞白,目光在九人名单中寻找,一眼看到了自己的名字,脑袋嗡的一声。

    学生们看到他这幅样子,有人认出他是学生部长霍金斯,纷纷对他指指点点,开除通告中的,行为不端,道德败坏,这八个字绝对够重,学生们纷纷猜测这九个人做了什么坏事。

    忽然人群中有一名大一女生忽然大笑:“哈哈,恶人恶报,再让他们欺负人!”

    不少受害者都开始数说这九个人的斑斑劣迹。

    墙倒众人推,以前他们九人是香大学生会的高层骨干,这些学生敬畏,但现在他们已经被学校开除,所有人都敢放胆直言。

    听着身边学生对他的数落,霍金斯失魂落魄一般,他还在想自己究竟错在哪里,忽然一名女生冲出来,薅住霍金斯的衣领哭喊道:“你还说以后让我当部长,你这个渣男,骗子!”

    面对女生的哭闹撕扯,霍金斯想要挣扎,可惜他多年风流,早被掏空了身体,脚下一滑,头部一下撞碎了通告栏的玻璃。

    “啊!”霍金斯一声凄厉的惨叫。

    流血了!一众学生看得骇然,之前哭闹的女学生也害怕了,赶忙躲去远远,门卫保安赶忙打电话叫医院救护车。

    很快救护白车过来,两名护士将霍金斯台上担架,刚跑几步,哐当一声,担架坏掉,霍金斯结结实实的摔到地上,又是一声惨叫。

    两名护士急忙去扶他,要架起他上救护车,一名护士脚下一绊,咚的一声巨响,霍金斯的头撞到救护车上,车钣金都撞出一个凹陷出来。

    “不用了,我自己上!”霍金斯真心怕了两名手脚毛躁的护士,他把着车门爬上救护车的后厢,他摇摇晃晃的一下扑倒,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刚才他在外面头撞了车,车厢里的针盒掉落,一下扎他手上五六个针头。

    一群围观的学生目瞪口呆,这要衰成什么样?

    他终于被送往送玛丽医院。

    在路上,救护车爆胎撞到灯柱,车上的司机和护士无事,唯独霍金斯杵断了脚腕。

    这还没完,进了玛丽医院,一名拿着热水壶的护士走近的时候,脚下一滑,一壶滚开的热水浇在霍金斯的身上。

    各种匪夷所思的倒霉事情不断发生在霍金斯身上。

    霍金斯的病床前,站了一群脸色阴沉的霍家人。

    满身纱布,双脚打了石膏吊起,仿佛木乃伊般的霍金斯,身无可恋的哭腔喊道:“你们谁行行好,赶快把我杀了吧,我不想再受苦了!”

    ……

    王梓轩和张大师站在窗前。

    富康花园小区外面来了两台面包车,车门划开,下来七名黑衣保镖,昂头看向他们这里。

    “老弟,那些是霍家的保镖。”方大师皱眉道,这些保镖一看都是练家子,并不好对付。

    王梓轩从容淡定,微微一笑:“老哥,去休息吧。”

    方大师看轻小区空地上的站着的一个人,心里顿时踏实下来,告辞离开。

    刘佳良一袭白色功夫衫,背负双手,对小区外的黑衣保镖们从容淡定,他喃喃自语道:“区区七个,不够打啊。”

    他身为黄飞鸿传人,一代武术宗师,却有自傲的本钱。

    邵老先生请他过来镇场。

    身后的电话铃声响起,王梓轩过去接,电话是何洪森打过来的,寒暄两句,直言主题,霍家要动他,他已经派何家保镖来挡。

    王梓轩扯线,拎着电话机到窗前,街道上又来了两部面包车,下来一群身穿西服的黑衣保镖。

    他明白,何老先生这个电话过来是想讨要好处。

    王梓轩微微一笑:“何伯,澳娱的董事长非你莫属,对方日后不再踏足濠江!”

    何老先生虽然被称为濠江赌王,但始终被霍老先生这位澳娱董事长压一头,一代赌王名不副实,王梓轩说的事情正是何老先生梦寐以求的。

    电话另一端的何洪森向对面沙发的郑老先生微微一笑,双眼微眯问道:“谢大师吉言,何时能实现?”

    “明年之内!”王梓轩道。

    霍家没有外人想的那么牛,正被港府压制,外强中干,王梓轩要借力打力,趁势而为,让霍家知道他王梓轩的厉害,也做给香江所有豪门看,让他们知道得罪他王梓轩的下场。

    王梓轩放下电话,他走到窗前。

    只是片刻功夫,刘佳良就打倒了五名霍家保镖,令人无语的是,刘师傅武痴打上了瘾,何家保镖也没放过,三拳两脚被他KO两人,笑意盈盈的将两家保镖逼迫的不住倒退。

    王梓轩看得心中庆幸,还好之前没有接受这老小子的切磋邀请。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