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162章 霉运缠身

    “呃……是!”三名保安面面相觑,这事他们管不了,还是通知学校,再交给警察处理吧。

    三名保安取来绳子将黑衣保镖绑好,带着那名大叫倒霉的学生,架着黑衣保镖去值班室。

    杜坤跑过来,告诉王梓轩已报警,他心中疑惑道:“师兄,我不明白,何必这么大费周章,弄死那个霍金斯不就完了。”

    “阿坤,千万不要以为自己会法术与神通就随便对人下手,否则咱们跟那些邪道降头师有何区别,对敌要做的不沾因果业力,反得好处,那才是高明!而且我需要杀鸡给猴看,让这些豪门知道我王梓轩的厉害!”

    霍家显然是要花钱保霍金斯,跟校方高层做交易,很可能就是那位黄校长,但支票没到位,会议一开定下来,就是霍家财势滔天也徒呼奈何,何况霍家还不是香江第一,而他就是要搅黄了这桩交易。

    “走啦,警察到了!”王梓轩喊杜坤。

    门卫值班室。

    “王大师!接到报警电话我还以为有人在恶作剧。”一名肥头大耳的警督笑着与王梓轩,看似热情,但眼里的一丝不以为然却被王梓轩看在眼中。

    香江警察警衔制度与国内不同,警司属于高级警官,在警督之上,而国内警衔制度中,警司之上是警督。

    上次高街事后,港岛警署很多警察都认识了王梓轩,但不是谁都买他的账,虽然香江人信风水拜关公,但不是谁都瞧得起风水师这个职业。

    “谢警官,额头放光,最近升官发财了吧。”

    王梓轩笑着与肥头大耳的警督握手寒暄,仿佛交情深厚的老友久别重逢,事实上两人才是第二次见面。

    他细看谢警督的面相,在现实生活中“肥头大耳”是用来取笑别人的,但在面相中肥头大耳却是不错的面相。“肥头”代表的是天圆部位十分周正,面相中耳朵大也是有福气的表现,只是这谢警官眉毛过杂,散乱,有些不好。

    谢警督微微一愣,竖起大拇哥:“大师厉害,我刚中了一张马票,马上还要升一级!”

    王梓轩仔细看他额面,忽然皱眉,凝重的道:“不过,你眉毛过杂,散乱,可见你遇事容易冲动,杏格太过直爽仗义,可见你福禄运势不稳,正犯口舌与小人,而且你花钱大手大脚,财来财去一场空,留不住钱财,到头来一切都是徒劳的。”

    谢警督目瞪口呆,心生敬畏,身体无形当中都矮了一截,苦笑抱拳:“大师,你看得太准了,中了万把块都马票,不知哪个混账王八蛋泄露了风声,结果大半都喂了狗肚子,我这表面风光心里苦啊,大师能否指点一二?”

    王梓轩微微一笑,转而安抚道:“一点小磕小绊不要当回事,有失有得,我建议你,佩戴我们九龙风水堂新推出的开光一叶吸财手链,巩固你的运势,进一步增强你的财运以及事业运。”

    “那太好了,我信大师你,大师,地上这烂仔吁么回事?”谢警督摇晃着肥头大耳的脑袋,冷下脸看向地上的黑衣保镖。

    王梓轩淡然的道:“也不是什么大事,这家伙失心疯,在香大校园里打人行凶,被我撞见将他制服!值班室里的那位同学就是受害者。”

    谢警督向身后警员挥手,示意他去跟那名学生做笔录,他压低嗓音道。“这么不开眼的烂仔,竟然冲撞大师,我让人教训他一下?”

    “惩前毖后,治病救人,让他待够48小时,好好清醒一下就足够。还有,校门口有部车违停,谢警督,你帮忙叫人拖走吧!”王梓轩笑。

    “大师慈悲心肠啊,比不了,拖车小事情,我就告辞了,这是我电话,香江大学这里管辖,大师有事直接吩咐我!”见笔录的警员回来,谢警督抱拳拱手,示意两名警员带人。

    谢警督出身谢家分支,而谢家与王梓轩的关系还可以,所以谢警督才会给面迅速出警过来,但之后的私交便看个人怎么个处法,谢警督对王梓轩的印象很好,这就为日后的加深交情做了铺垫。

    法术不敌神通,神通不敌业力,杜坤和其他巫师一样,最忌惮警察,以前他在东马没少被警察赶人,刚才一见警察就职业习惯的躲去一边。

    见警察离开,杜坤才快步跑过来。

    “师兄,警察你也能摆平啊?”杜坤嘴上好奇,心中惊叹。

    “我的7号车牌就是港督特批,警方一哥送的。”王梓轩淡然笑道。

    “师兄你真厉害,李兆天说你还干掉过飞头降大成的巫师,真的吗?”杜坤好奇。

    “阿坤,记住,邪不胜正,作恶事或许会得意一时,但失去的只会更多,知道降头师为什么短命吗,为什么生活苦逼,甚至断子绝孙?”

    “因为他们作恶事,用逆天禁法,长寿的巫师和术士大多是做善事的,你看师兄就是例子,做好事,有福享!你跟着我混绝对没有错!”王梓轩习惯杏的对杜坤洗脑。

    “明白了!”杜坤不迭点头。

    却见霍金斯一头汗水的跑回来:“我叔爷的保镖呢!?”

    他左等右等不见保镖回来,自己去见黄校长,却被秘书告知校长正在开会,并且问他有什么东西带来没有。

    霍金斯猛然想起保镖身上的支票,赶忙回来找,找了一圈没找见,边走边打听,找来了值班室。

    “保镖?什么保镖?你看到了么?”王梓轩一本正经问新换班的门卫。

    “没有啊?”说行凶的暴徒门卫保安知道,说保镖刚换过班的他哪知道是谁。

    “怪了,刚才那新生敢骗我……诶!你们干嘛拖我的车!”他正心里嘀咕,忽然抬眼看到值班室窗外,他的宝马跑车正被拖走。

    “违停!明日去港岛警署交罚单!”拖车警员喊了一嗓子,开车就跑。

    追赶了几步没追上,霍金斯恨恨的向着空气一挥拳头,今天也不知怎么了,诸事不顺,霉运缠身!

    听见身后笑声,霍金斯一回头,王梓轩与杜坤正嘿嘿嘿的耸肩坏笑。

    杜坤学着王梓轩,感觉心中大爽,跟师兄在一起,真是开心。

    “王梓轩,你找死!”霍金斯气到全身发抖。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