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160章 阳间鬼差

    杜坤诧异道:“好好的为什么要自杀,我以前遭罪,确实想过死了算了,一了百了,但现在一点也不想了,活着多好。”

    “你经常通灵,难道不知自杀的后果?”王梓轩疑问。

    “没有啊,我都是需要什么,才问,没事不问,我师傅说这是禁忌,不该问的不要多问。”杜坤直率的道。

    王梓轩看他一眼,微微一笑:“你这样做很对,知道的越多,烦恼越多,没事的时候我也不算。”

    “师兄,这是为什么啊?”杜坤好奇道。

    “人身难得,千万不要自杀,自杀死后极惨的,如果没有找到替身很难投胎!”

    “西方有《鬼语》一书,M国一位法律学者荷滋在死后,附体英国女作家拔柯写成。民国时期由南京中央大学孟宪成教授译为华语,已故外交家伍廷芳亲自为其作序。”

    “死者荷滋在书中说:自杀的人,死后遭遇极惨。又说:世间有最可爱的事,也有最可怕的事。例如自杀这件事,人们如果知道死后的剧苦,像那样酷烈。无论如何,也不会寻死了。”

    杜坤睁大眼睛:“自杀真的那么可怕?”

    “是啊,自杀之后,阳寿是70岁的,可是40岁就自杀死了,那么30年的阳寿就没过,该还的债没还,该有的福报没消。”

    “这样,那位自杀的灵魂,就要重回自杀地点,每天都要经历七次不断重复自杀的过程,灵魂一次次被摧残。一直到阳寿尽了,方能离开。曾一位有阴阳眼的人,中看到楼上那个自杀的人天天在重复自杀的动作,把她看得精神崩溃,最后只得搬离那个住所。”

    杜坤恍然大悟,明白了师兄王梓轩在看什么,他闭上眼睛看向露台边沿,他通过通灵术也看到了,一个男学生跳下楼去,睁开眼睛,他咽了一口唾沫,问道:“师兄,那他离开后呢?”

    看着李博强再次跳下去,王梓轩苦涩的道:“离开才是痛苦的开始,因为灵魂饱受摧残,他会去投生为畜生或残缺不正常之人,而且前世的自杀业力还会一直跟著到来生。所以千万不可以自杀,根本就不可以自杀,那是万劫不复的深渊。”

    杜坤心里发寒,又问道:“师兄,你说找替身是怎么一回事?”

    “《东围笔录》中记载,譬如溺死鬼,魂魄长年消散在寒水之中。往往要找到替身,才可以自由投胎。缢死鬼也常有讨替身的事情发现,所以淹死人的地方、车祸现场,自杀现场都被视为凶地,容易再有人死。”

    “师兄,西方国家也有鬼魂么?”杜坤好奇。

    王梓轩耐心道:“当然,不过西方目前的灵魂学还在幼稚时期,灵魂的真相,还没有绝对明朗化,但几十年后,西方世界的科学会逐渐有理有据证明灵魂的真正存在。”

    李博强终于完成了今日的七次重复自杀,哭丧着脸向王梓轩走过来,感觉到阴煞之气,杜坤闭上双眼通灵。

    “阿轩,我好痛苦!”李博强捂着脸,蹲到地上呜呜痛哭。

    在他眼中,王梓轩仿佛身披金甲的神人,闪耀的金光令他不敢靠近。

    王梓轩蹲到地上:“阿强,跟你说过了,做人不怕做错事,就怕走错方向跟错人。”

    杜坤听得心中惨然,想起自己的遭遇,深有感触,如果不是遇到王梓轩,他兴许还活的生不如死,心中不禁对他更是感激。

    “阿轩,我后悔了,但已经晚了,我家里怎样了?”李博强问道。

    “那些人会被学校开除学籍,得到应有的惩罚,学校会给你父母三十万赔偿金,能帮你的我都做了。”王梓轩悠悠道。

    “谢谢你阿轩,朋友一场,你可不可以最后再帮我一次,我不想找替身害人,更不想痛苦下去,你让我灰飞烟灭吧。”一阵柔和的晚风吹来,却仿佛千刀万剐一般痛楚,李博强的薄魂抱着肩膀瑟缩在天台上,痛苦哀嚎道。

    窥天符没有自燃示警,证明可以为李博强的薄魂超渡,王梓轩犹豫的目光坚定下来,他微微笑道:“还没有那么糟糕,阿强,今生我来渡你,记得下辈子带眼识人,千万别再想不开,多积福运功德。”

    李博强喜极而泣,感动道:“阿轩,下辈子要是做女人,我就嫁给你!”

    王梓轩丢他白眼:“我呸,拿你当朋友,你竟然想要睡我!”

    李博强破涕为笑:“算我说错了成吧!你这么帅,我可抢不过你身边的大美女。”

    楼台上哀伤的气氛被释然,变得祥和起来,杜坤明白师兄这是希望李博强可以开心上路。

    王梓轩取出四神纹镜,放到地上:“时辰已到,上来!”

    李博强的薄魂依言站入镜中。

    “一路走好,来生再见!”王梓轩说着,掐诀开始诵念往生咒:

    “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有头者超,无头者生。枪诛刀杀,跳水悬绳,明死暗死,冤曲屈亡。债主冤家,叨命儿郎。在吾台前,八卦放光!度汝而去,超生他方。为男为女,自身承当。富贵贫困,报应不爽。急急如律令!“

    李博强深鞠一躬:“谢谢你,阿轩,今生恩德,来世再报!”

    一道金光从四神纹镜中射出,仿佛一道流星划过夜空,眨眼消失在天际。

    杜坤抬头看着,为王梓轩两人情谊感动,向夜空许愿,希望李博强下辈子投个好胎。

    忽然察觉对面楼的露台上来一个身穿黄色八卦衣的道士,也在举目观望,杜坤正好奇看过去,王梓轩赶忙搂着他的脖子转身下楼。

    “师兄,刚才有个老道诶!”

    “嘘,不要回头,他用了障眼法术,不要让他知道你能看到他!”王梓轩紧张道。

    “怎么了,师兄?”杜坤更是好奇。

    “别说话,别回头,跟着我走!”

    王梓轩洒下一张断路符,掐诀推算,桑冲逃命术!

    他带着杜坤仿佛两只老鼠,一会藏入树丛,一会钻入阴影,一会躲入墙后,没多久便出来了校门。

    “呼,可算甩掉了!”王梓轩凝神望气,回头看了看,长呼出一口气道。

    “师兄,甩掉什么了?”杜坤好奇。

    “阳间鬼差!”王梓轩答道。

    “啊?那个人不是个道士么?”杜坤愕然。

    “这是阳间鬼差,有监察阳间鬼怪作乱的使命,大多扮成游方道士和算命先生。”王梓轩解释道。

    “啊,那我们如果被他发现会怎样?”杜坤好奇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