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156章 精武指诀

    王梓轩打车直奔旺角通州街。

    路上出租车遇到红绿灯,等行人过道,王梓轩欣赏街景,慌也不解决问题,遇事要沉心定气。

    与国内不同,香江的红绿灯会发出仿佛电报的“滴滴……”急促声响,这些是为盲人设计,而红绿灯看十分钟眼睛都不会累,是监狱犯人的作品。

    通州街上看热闹的行人围聚的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但人数在增加,楼顶露台都站满了人往下瞅,住户窗口也有人探头向下张望。

    风水大师斗法,难得一见。

    王梓轩在通州街外便看到很多人正在闻讯赶来。

    全球最拥挤,人口密度最高的地方就是香江的旺角,每平方公里超过十万人,这里也是香江最热闹的地方,凌晨两点街上还会人潮汹涌。

    方大师与李大师两人在街头论剑,针尖对麦芒,一时间打的难解难分。

    “二师兄,师兄说你功夫很厉害?”杜坤小声问道。

    林根宝不答反问:“听师兄讲,阿坤你善使通灵之术?”

    “当然,师兄都夸我。”杜坤自得道。

    林根宝脸色闪过一丝黯然:“阿坤,我平生只服过两个人,他们对我亦师亦友,一个是李晓龙,一个就是师兄王梓轩。”

    李晓龙和林根宝的关系非常铁,前者拍摄《龙争虎斗》的时候由于林根宝在韩国拍戏,李晓龙宁可停拍等他档期,李晓龙死后治丧委员会上都有林根宝。

    但极少人知道,李晓龙对林根宝还有授艺之恩,私下里传授他不少功夫,还打算带他去好莱坞,振兴华夏功夫,在李晓龙死后,林根宝经常借酒消愁,便有这个原因。

    “师兄讲你跟李晓龙私交最好,知不知他最厉害的功夫是什么?”杜坤眼睛一亮。

    “精武指!”认可杜坤这个师弟,林根宝并未隐瞒。

    “精武指?二师兄,你会不会?”杜坤是李晓龙的粉丝,所以很好奇。

    林根宝随意拿起一个酒瓶,见左右没人注意,握着拳头运劲,然后叭地一戳,将酒瓶递给杜坤。

    杜坤接过来一瞅,好家伙,玻璃酒瓶上竟然被戳出一个指洞。

    他双眼放光:“好厉害!”

    林根宝淡然道:“这是杀人技!”

    “李三脚”与“寸拳”和“勾漏手”并称李晓龙的三大绝技,但很少人知道李晓龙最强的功夫是“精武指”,因为出手便是人命,所以李晓龙即便练成也秘而不宣,将其视为最后的杀手锏。

    可惜的是,李晓龙打遍天下无敌手,也没人令他使出“精武指”。

    “阿坤,如果你能帮我查到是谁害死李晓龙,我就将精武指诀……”林根郑重的道。

    “精什么?”王梓轩终于赶到,听到一字半句。

    “师兄!”林根宝与杜坤赶忙躬身见礼。

    王梓轩摆手,看向场中,方大师与李大师斗武半斤八两,此时已经开始斗法阶段。

    方大师起坛,让徒弟准备阴阳水、香烛、元宝纸钱与开光疏文,准备为八卦镜开光,打眼看到王梓轩过来,他心里更有底气。

    阴阳水是半碗水在白天照过太阳,半碗水在夜晚照过月光,各自吸收过日月精华,然后将两碗水混为一碗。

    此时左手三指端着一碗水,方大师右手手指间夹三支香,口中念诵八卦咒:

    “人在太极八卦内,脚踏五岳阴阳开,六丁六甲随吾行,青龙白虎显威灵,东西南北四天神,春夏秋冬五雷兵,四大金刚随吾行。”

    “拜请乾元亨利贞,八卦魁星减妖精,坤土藏人宅,坎水救贫人,巽卦可藏身,震雷霹雳声,吾在中间立,诸将护我身,吾奉八卦祖师勒令神兵火!急急如律令!”

    乍见王梓轩现身,原本风轻云淡的李大师脸色一黑。

    上次王梓轩跑去李家城那里赚了五百万,差点让他失去李家的支持,现在还要以多欺少?

    李大师眼中寒芒闪动,从怀中取出一个贴着符纸的玉盒打开,取出一把半金半银的蛇鳞剪刀。

    他咬破中指,将血涂在剪刀两侧刃上,步罡踏斗,掐诀诵咒。

    别人眼里,他手里的剪刀只是有些漂亮,但在凝神望气的王梓轩眼中煞气滔天,风云变色。

    王梓轩心中一凛,主杀伐的极品法器!

    方大师也感觉到威胁,脸色一变,他的瓷碗才是中品法器,看向王梓轩。

    王梓轩立刻会意,上前帮忙,将阴阳水洒倒一圈在八卦镜上,同时掐诀念诵开光咒:

    “一个圆镜亮堂堂,阴阳之水来开光,口舌是非要照光,三灾八难跑四方,邪魔外道要照光,邪魔外道跑四方,妖魔鬼怪要照光,妖魔鬼怪跑四方,冤魂野鬼要照光,冤魂野鬼走四方,一切疾病和灾殃,一切凶神和恶煞,全部跑到四方去,从此镇宅大吉祥。急急如律令!”

    两人配合默契,方大师的八卦咒语念毕,抖手自燃开光疏文,从首部焚化。

    斗法的双方咒语都长,但王梓轩的一方两人同时出手,速度快了不止一筹。

    李大师即将念完咒语,半金半银的剪刀尖利的一端朝向王梓轩一方,就要剪下去。

    忽然他眼光骇然,只见王梓轩一方先完成了施法,八卦镜先一步照向他。

    龙禧酒楼的余老板突然眼一黑就倒下了,他身后一片店员也纷纷晕眩倒地,距离太近的市民也是头晕目眩,惊慌后退,现场一片哗然。

    首当其冲的李大师一个踉跄,脸色煞白,嘴角溢出血迹,法器施法被打断反噬,令他受了不轻伤势。

    一时间人群中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

    “快看!李大师输了……”

    “刚才那个靓仔是谁!……”

    “是九龙风水大师王梓轩!……”

    “这么年轻就是大师啊……”

    “听说王大师的契爷是风水大师解天罡……解记风水铺里还有一面乾隆御赐的牌匾呢!……”

    “龙禧酒楼的余老板没事吧!……”

    方大师扬起头,嘴角冷笑,他身后的林根宝和杜坤等人发出一片欢呼。

    以前李俊禅曾经仗着人多欺负他一个,如今让他尝尝滋味。

    “王梓轩!我跟你没完!”脸色煞白的李大师知道留下讨不了好,放下狠话甩袖离开,他的徒弟们赶忙跟上去,围观人群赶忙让出一条道路。

    方大师瞪眼:“还有我呢!”

    王梓轩哭笑不得,怎么就对他留狠话,旁边的“有点方”怎么没算上,我就是来打酱油的啊。

    他也没忘了正事,递去一个眼神,林根宝等人放声喊喝:“看风水,哪家强,请到九龙风水堂!”

    李大师没走多远,闻听噗嗤一声又喷出一口血来,愤恨回头瞪了一眼,这才离开。

    “老公!”龙禧酒楼的老板娘,抱住人事不省的余老板哭喊。

    “呸!顶你嗰肺,窃我家财运,罪有应得!”永兴面家的刘老板啐了一口,不屑骂道。

    老板娘闻听怒视刘老板,满脸愤恨:“是你家抢客在先!我老公是你逼的!”

    刘老板登时不干,瞪眼反驳:“你们逼的!”

    “你妈过来讥刺我老公,你妈.逼的!”

    “你妈.逼的!”

    人群里哄笑四起。

    却见王梓轩迈步走过去,口中掐诀念咒,在昏迷的余老板眉心一点,后者呼出一口气,清醒过来。

    永兴面家的刘老板登时心中不快:“王大师,你这几个意思?!”

    王梓轩是他们花钱请来的,怎么还胳膊肘往外,帮着他的对头。

    “大师,你若肯帮我们,我们给你一百万!”清醒过来的余老板心有余悸,见有机可乘,趁势开口道。

    “你……帮我搞死他们,我也出一百万!”刘老板脸色微变,之前李俊禅摆得风水阵就吓他够呛,他真怕更厉害的王梓轩帮对方坑自己。

    原本要散去的围观市民们又来了精神,峰回路转,还有热闹看。

    方大师和林根宝等人也莫名其妙,所有人都看向王梓轩。

    只见他抱拳拱手,一脸和煦笑容:“刘老板,此次为你永兴面家化灾除煞,我九龙风水堂分文不收!”

    方大师心中苦笑,二十万的风水费打水漂了?应得的干嘛不要?但他还是选择无条件支持,王梓轩的权威都是平日里一点一滴积攒出来的,令众人心服口服。

    只听王梓轩继续道:“两位老板,所谓和气生财,冤家宜解不宜结,你们斗来斗去,都得到了什么?”

    “还没有醒悟吗?一点小事,非要闹到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的地步才会醒悟?”

    王梓轩一番话语重心长,两家饭店的老板都是额头见汗,两家因为斗法,影响这段时间的生意,损失不是小数字,更欠下不少外债。

    如果再花费百万斗下去,即便斗赢了对方,自己也非倾家荡产不可,幸亏眼前王大师点醒,两人都是感激看向王梓轩。

    沉默半晌,刘老板先开口:“余老哥,往日是店里伙计自作主张去拉客,怪我贪小便宜,没有阻止,是我不对在先,我向你道歉。”

    余老板不敢怠慢,抱拳拱手:“刘老弟,你说这话愧煞我了,怪我心胸狭窄,影响了你一周生意,老哥加倍赔偿你!”

    两人寒暄几句,一起向王梓轩抱拳拱手:“多谢大师!”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