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150章 下体滴蜡

    竟然遇到女色狼!

    王梓轩面无表情的看向一脸雀斑,看向别处,若无其事的金发女生。

    莫名被陌生人捏一下屁股,任何人都会觉得厌恶,王梓轩瞬间开启拉黑模式,如果对方不是女人,他直接一脚踹过去。

    王梓轩心思百转,一摁电梯开门键,一边往外走,一边用英文喃喃自语:“怎么这么多人?还是走楼梯吧。”

    “What?!”金发女生瞪大了眼睛左右打量,电梯里明明没有人。

    难道,有幽灵?她心中忐忑的也想去摁开电梯。

    忽然轰隆一声电梯一顿停止不动,电梯间的灯一下灭了,一团漆黑,金发女生吓到惊声尖叫。

    王梓轩在电梯外,站在闭路电视监控的死角,隐隐听到里面的哭叫声,收起电梯钥匙,小样,敢捏本王的屁股,吓不死你!

    他忽然看到一个熟人,对方正捧着一摞资料,无精打采的爬楼梯,王梓轩打招呼:“阿强!”

    对方是王梓轩之前在入学典礼上认识的李博强。

    “阿轩!”李博强的眼中闪过一丝欣喜。

    “这么用功啊!”王梓轩看他捧着的资料。

    “哎,劳苦命啊,都是舍堂学长的论文,我忙了两宿没睡觉,才做完,要给他们送去。”李博强苦涩道。

    “行啊,刚入学就知道勤工俭学赚小费?”王梓轩打趣道。

    “白做的,要不就被他们……算了,阿轩,你去了哪个舍堂?”李博强欲言又止,转而问道。

    舍堂,是香江大学为学生提供的共同生活的地方,也被叫作“Hall”,意即“宿舍”。之所以称为舍堂而非宿舍,是因为舍堂在香大承迂着远比住宿本身更丰富的含义:除了学术之外的校园生活,学生均以舍堂为单位。

    在香江大学,学生的归属感不是来自院系,也不来自班级,因为班级不存在,而是来自住的舍堂。用意在于希望通过学生自行组织活动、彼此学习,从而达到课堂和学术以外的“全人教育”。

    “我回家住,不住校。”王梓轩笑道。

    “这样啊,我就惨了,我家房子小,又离得远不方便,只能住舍堂,我申请了贾家祥舍堂,已经被批准入舍,还被舍长认命卫长。”李博强叹气道。

    “卫长?高升了你还不高兴?”王梓轩心中诧异,还有这种官?

    “哪是高升啊,苦差事,负责为学长们打扫房间卫生的苦工,阿轩你不知道……”李博强左右看看没人,将他拉去一边诉苦。

    他所在的贾家祥舍堂喜欢欺负大一新生,迎新节还准备增加整蛊项目来玩残新人,到时候甚至会要求每个人的杏隐私都要拿出来讲,还美其名曰“兄弟会”分享。

    半夜三更强忍着睡意也要参加舍堂的会议,但即使你保持沉默,也免不了会被攻击,被排挤,或被扣上一顶“无归属、不合群”的帽子。

    夜深人静两三点街坊四邻正准备休息时,还要一起在街上惊声尖叫制造各式噪音,诸如此类无厘头的事。

    如果你对此表示不认同,或是不愿参加此类活动,很快就有一群舍友来你的房间夜访,对你进行舍堂文化的洗脑教育。

    碰上倔强的新生常常会陷入激烈的争论中,学长们实在说不过,则动辄以踢出舍堂要挟,或是直接的谩骂和动粗,偏激的譬如拔毛下体滴蜡等折磨手段。

    “我勒个去!那么刺激……啊我是说,学校没人管?”王梓轩瞪眼。

    “舍堂是学生会自治,学校没人管的。”李博强苦笑。

    王梓轩瞄一眼他下面,这小子走路内八字,不会也被人拔毛滴蜡了吧?

    拍他肩膀安抚道:“同情你老兄,不行别硬撑着,有人欺凌你告诉我,帮你收拾他们,或者我帮你介绍一个安排住宿的工作勤工俭学,离开舍堂!”

    “谢谢你了阿轩,先当孙子后当爷,谁不是这么过来的,忍一忍吧。”李博强哭丧着脸摇头。

    “嗯,忍辱负重,你够韩信。”见他如此,王梓轩也不好再劝了,路是人家自己选的,反正他不受那个鸟气。

    香江大学的学生几乎都知道经济金融系,热门的工商管理系,但很少有人知道,在这所香江大学,还有一个艺术系。

    艺术系是个低调踏实但是质量极高的系,翻开教授们的履历,会发现他们个个都是学术界的翘楚,受到他们的影响,艺术系的学生们大多杏情寡淡。

    和甄慧敏一起去上课,在走廊换鞋,王梓轩一开鞋柜,信封滑落一地,甄慧敏探头看去,老公的鞋柜里塞满了信封。

    王梓轩尬笑:“同窗们很热情。”

    甄慧敏嘟嘴打开鞋柜,除去自己的鞋子什么都没有,果真这样,她去拿鞋,忽然啊!的一声飞快缩回手。

    “怎么啦?”王梓轩皱眉,甄慧敏摇头看向鞋柜。

    王梓轩取出甄慧敏的鞋子,发现鞋后跟内侧被粘了许多图钉,而鞋子下面一张画着骷髅头的红纸,这是谁搞的恶作剧?

    甄慧敏满眼委屈看王梓轩,她忽然后悔要老公考学,这是给自己创造情敌。

    “我去给你出气!”这时候必须立刻表态,否则晚课舒爽度一定打折扣,耽误修行,那怎么行!

    而且在校园里,这种被整蛊的事情必须一有苗头便雷霆打击,否则会助长对方的气焰,对方会得寸进尺,变本加厉。

    “老公,我是不是很差?我们不合适?”甄慧敏拉住王梓轩,自怨自艾的道。

    甄慧敏身为玉女掌门怎么可能差,乌黑的秀发披肩,淡粉色的香奈儿风衣,搭一件白色的打底衫和一条牛仔裤,身材玲珑凸翘,如今素颜都是大美女一枚,而且多才多艺,绘画和音乐方面都有天赋,比前世的她更加出色。

    之所以她会如此,是因为这些天身边女生都说她与王梓轩不合适,迟早会被王梓轩甩掉,一人说也就罢了,但她身边所有同学都这么讲,所谓三人成虎。

    “你想听真话?”王梓轩正色道。

    “嗯!”甄慧敏点头。

    “是的,我们不合适。”王梓轩沉默了片刻,点头承认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