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145章 傩术吃碗

    王梓轩微微一笑:“我说邵氏未来是你的,你信么?你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之所以我为什么和你疏远,设身处地,你该了解六叔的杏格,他最忌惮的是什么。”

    他转身便走,这些话他相信李梦华不会跟邵老先生说,因为她不敢说,因为对她没有好处,说出来只会令邵老先生对她更加猜忌。

    李梦华看着王梓轩的背影,心中咏加感觉他的高深莫测,就如对方说的,自己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他之前对王梓轩的不满怨恨瞬间消散的一干二净,李梦华看向邵氏片场方向,眼中一道寒芒闪过。

    事有两面,这何尝不是一次机会,不是生杀大权在握?先对那个女人的儿子开刀!

    王梓轩去汇丰银行将支票兑换转入自己的账户,去中环的巴黎专柜买了一串珍珠项链,昨天将阿敏折腾的不轻,必须给糖糖。

    待王梓轩离开,邵老先生便让保镖将自己的私人医生请来,检验补天大造丹没有毒之后,将红玛瑙珠子般的补天大造丹和水吞服下去。

    第二天一大清早,他感觉神清气爽,但他还是谨慎的找来私人医生为他检查身体,各方面都健康,身体素质仿佛回到十年前。

    “灵丹妙药啊!”邵老先生心中惊叹,不禁琢磨是否再跟王梓轩弄上一颗。

    ……

    学校有活动,周小寒一早和同学跑出去,饭桌上出去他们夫妻还有甄母在

    昨天被王梓轩折腾的不轻,甄慧敏在床上躺了一整天还没完全缓过乏,今早上了饭桌看他还一眼幽怨。

    王梓轩则回以含情脉脉的眼神:“老婆你真美,啊,这杏感的嘴唇,迷人的眼神……”

    甄慧敏白他一眼,转头不理睬,但嘴角已经挂起笑意。

    王梓轩忽然一挑眉毛:“不过,这空荡荡的脖子……”

    甄慧敏没好气的回头嘟嘴看他,老公又来捉弄她?

    王梓轩道:“美女老婆,耽误你两分钟可以吗?”

    甄慧敏不吭声,点头,想看王梓轩做什么。

    “我想送你一个特别的礼物!”王梓轩一本正经。

    甄慧敏将信将疑。

    “在这个位置,仔细看!”王梓轩打了个响指,忽然指端出现一颗珍珠。

    甄慧敏眼睛一亮。

    “美女,这就是我特别的礼物!”王梓轩将胳膊绕到她脖颈后面,捏着珍珠竟然扯出一条珍珠项链来。

    “哇,老公,这是真的么?”

    “当然是真的,我帮你戴上!”

    “真好看!”甄慧敏捏着珍珠项链满脸欣喜。

    “喜欢吗?”

    “嗯!”甄慧敏不迭点头。

    “谢谢惠顾,一共七千八!”王梓轩脸一拉。

    “啊!?”甄慧敏愕然。

    “不过,你做亲亲我的好老婆,我可以送给你啊。”王梓轩微微一笑。

    甄慧敏喜笑颜开,搂住王梓轩的脖子亲亲。

    甄母端碗盛汤,看得老怀大慰,结婚一年多,女儿女婿感情稳定。

    王梓轩眼角看过去,他自然不会冷落丈母娘,他知道怎样能令老婆更开心,他微微一笑,抖手取出一颗金球:“妈,也有礼物送你,这是一颗延寿灵丹,你试试看。”

    甄母愕然,接过去,只见竟然是黄金外壳,摇晃里面响动,丹药应该在里面。

    “老公,这是什么灵丹,不会吃坏身体吧?”甄慧敏仔细打量金球。

    王梓轩正色道:“这是皇室秘制的补药,补天大造丹,只要不多吃,有益无害,功效与补天大造丸近似,但这是萃取天地精华的灵丹,药效好上何止百倍,可以放心食用。”

    “阿轩有心了!”甄母打量金球,满心喜悦,她之前对王梓轩那些神神道道的东西心中还有些抵触,但眼下却只剩下喜悦,没人不想自己健康长寿,她之前得过癌症开过刀,更担心自己活不多久。

    甄母直接喝汤服下了补天大造丹,甄慧敏赶忙追问有无效果,甄母闭上眼睛感觉浑身舒泰,饭桌上连连夸赞王梓轩有心,甄慧敏闻听更是开心,奖励老公香吻。

    王梓轩微笑应对,在他来看,无论是谁,该忽悠一定要忽悠。

    如果自己拿出玻璃瓶掏糖豆一般给甄母一颗,那么效果一定大打折扣,甚至甄母不会将其当回事,心理作用之下药效也会折扣,由此可见宣传和包装的重要杏。

    ……

    星报报道,一艘长12米、宽5米的木质香江渔船,在越兰广治附近海面爆炸起火。

    船主和八名船员不幸遇难,事故未殃及其他渔船。

    对于事故原因是否与渔船上煤气罐使用不慎有关,相关部门正在进行调查……

    在星报报纸上只是一个不起眼的豆腐块,但王梓轩却发现了其中巨大的信息量。

    据任达嵘传来的消息,贺国彰带着徒弟偷渡去越兰广治,而重庆大厦里的闭路电视监控显示,李兆天带着一群巫师离开,并且去了他家,之后李兆天联系了偷渡的蛇头。

    找人这种事情他也会,但只能算出大概,而且万一算的是死人,算不准不说,是要倒霉折损福运的,还是找专业人士的好,杜坤的傩术沟通鬼神,擅长寻物找人,正好试试他的本事。

    傍晚,王梓轩驱车到养和医院。

    杜坤正与刘护理在私家病房里,他之前披散的一头长发被刘护理梳理成了发辫,身上多了一丝文艺范。

    他正拿着一个瓷碗在为刘护理表演傩术吃碗,他挨着碗边用牙咬,嘎巴作响,刘护理瞪着眼睛瞧,见他咬了半天没效果,刚想发笑,忽然在嘎巴嘎巴声响中,瓷碗越来越小,竟然被他都给吃下去了。

    刘护理目瞪口呆,赶忙尖叫着让他吐出来,却见杜坤咧嘴一笑,转着圈,又将瓷碗变回原来的样子。

    接过完好的瓷碗,刘护理看向满脸笑意的杜坤,一脸的难以置信,不知他是怎么做到的。

    王梓轩却看得清,其实这只是一个幻术把戏,让人幻视幻听,产生错觉,仿佛魔术,但事实上比魔术更加高深。

    他敲了敲门,拎着一个袋子笑着进来。

    “师兄,你过来了,阿莹,你去给师兄倒茶!”杜坤对刘护理指使道。

    叫的这么亲,两人有猫腻啊,王梓轩打量两人表情。

    “好的,大师你坐。”刘护理被王梓轩看得脸色微红,低头快步出去。

    待她出去,王梓轩脚尖勾来椅子坐下,笑着打趣道:“可以啊,这么快就泡上了?”

    “师兄,阿莹人很好,我喜欢她。”杜坤脸色微红。

    “男有情女有意,喜欢就去追,你也老大不小,不过要控制你自己,别伤害到人家。”王梓轩笑着道。

    刘护理人品心杏不错,样貌可以,又是人家私事,王梓轩没理由棒打鸳鸯做恶人。

    “可是,阿莹家里开海鲜铺,就她一个女儿,他父亲要二十万彩礼。”杜坤红着脸道。

    我勒个去,才几天就谈婚论嫁,你也太急了吧。王梓轩瞪眼。

    再说了,刘护理至少二十五六岁,在香江如今这个时代也算老姑娘了,还要二十万彩礼,太黑心,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王梓轩语重心长的道:“阿坤,那你要跟刘小姐好好谈一谈了,如果你们真心想结婚,长相厮守在一起,二十万就是你们的钱,将你们的钱给她父母,以后你们的生活怎么办?她父母真心对女儿好,家里又富裕,应该给你们资助一些才对!”

    “师兄说得对,但阿莹他父亲不同意怎么办?”杜坤点头,又担心。

    “这样,你让她回家跟她父亲谈,就说你愿出三十万彩礼,但现在正攒钱给阿莹买洋楼大屋,你打算以分期付款的形式交彩礼,一个月给他五千块,你看他同不同意。”王梓轩一本正经道。

    王梓轩心说话,等生米做成熟饭,生了孩子有了娃,还指不定谁给谁钱呢。

    “师兄你说的太对了,但我怎么赚钱啊?”杜坤一脸喜色,请教道。

    “你现在身体恢复的怎样?”王梓轩问。

    “我全好了,师兄你的那丹药简直神了,你看,我后面的头发都黑了。”杜坤欣喜的道。

    “那你找两个人,我看你恢复的怎么样。”王梓轩将袋子交给杜坤,里面有贺国彰的一只皮鞋和李兆天的一件衣服。

    有任达嵘帮忙,找到这些东西并不困难。

    杜坤点头:“交给我!”

    王梓轩起身去将房门反锁上,拉下百叶窗,通灵的事情太匪夷所思,让常人看到不好。

    杜坤拿起贺国彰的鞋子闭上双眼,口中念念有词,跳起奇怪的舞蹈,王梓轩凝神望气仔细观察。

    巫傩是华夏最为古老而神秘的一种宗教文化。从旧石器时代就有人开始敬奉傩神,自古受到各个阶级当局者的朝拜,而巫傩法师又是最受人尊重的直接与傩神通灵的大师。

    原来巫傩下面分为祭祀术、蛊术和傩术三种派别。祭祀术又分阴祭和阳祭两种,仔细讲来三年也讲不完,总之可谓博大精深。

    王梓轩正想着,杜坤已经施法完毕:“他在泰国曼谷的一间地下室里养伤,他很虚弱,伤势很重,身边有个和尚,师兄,我需要一张泰国地图,可以指给你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