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144章 大口黑锅

    “大师,院线现在是亏损状态,不然不会停产,院线不出租,我们时时刻刻在损失大笔钱。大师你可有什么办法?”

    李梦华心中有气,她是主张出租院线的,而王梓轩当着邵老先生的面丝毫不给她面子,李梦华心思一转,便以请教的名义将难题推给王梓轩,答错答不上来落他面子。

    王梓轩深深看她一眼,微笑说道:“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从前有一家大公司就要破产,董事长进了总裁办公室,问他,我忽然想起一个问题,如果公司来了新总裁,你认为他会采取什么行动。”

    “总裁犹豫了一下答道,他会放弃赔钱的生意,裁掉没用的闲人,董事长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说:那你为什么不自己动手呢?”

    “之后这家大公司马上裁掉了0人的团队,全力聚焦盈利的生意,很快业绩迅速扭转,成为了业界的老大。”

    邵老先生赞许的微微点头,李梦华却差点一口血呕出去,以她往的经验,裁人还是要她来背锅,这口大黑锅也太大太黑了!

    邵氏养着的闲人无数,但其中大多数是邵氏的元老和邵氏的亲属,王梓轩动动嘴皮子,她就要被人吐沫星子淹死,被人戳脊梁骨骂死。

    “大师,你是说裁人?”李梦华貌似诧异,心中发狠,只要王梓轩敢承认,他就敢传出是王梓轩出的裁人馊主意。

    休想拉他下水,王梓轩一本正经:“我没说,我只是讲了一个故事。

    王梓轩面无表情,心中偷笑,跟我斗,让你自食苦果。

    “这些天精神不济啊。”见两人对招,刀光剑影快要僵局,邵老先生适时岔开话题。

    “六叔的身体现在有些问题,这几天没睡好?”

    邵老先生心里一惊,赶忙问道,“这几天休息不好,失眠多梦,大师,怎么,有不妥?”

    他原本想为两人说和,现在也顾不上了。

    王梓轩脸上适时显露肉疼之色,抖手三根手指举出一颗龙眼大小,金灿灿的珠子。

    “这颗灵丹,原本是我护身之用,六叔需要,就赠给你吧。”

    王梓轩这阵子的钱都用于投资,私人账户上不足百万,所以打算卖丹药赚钱。

    李梦华探头,惊讶的看着金丹上面的古篆字,不禁念了出来:“齐天大圣!”

    邵老先生与王梓轩都转头看她,前者拄着拐杖面色不虞:“是补天大造。”

    王梓轩心中汗颜,他突发奇想用古篆字装老,竟然先后有人认错。

    李梦华心中尴尬,赶忙补救:“没带镜子,眼花没看清。”

    “补天大造丹?大师,我听说过补天大造丸,还有大造丹?”沙发里的邵老先生没做追究,他双眼微眯着,仔细打量王梓轩手中的丹药,包装竟然不是金箔,而是纯金打造,里面的丹药可想而知的珍贵。

    “丹是炼出来的,丸是搓出来的!丹药留其精华,去其糟粕,承迂天地灵能!”王梓轩正色道。

    李梦华心中讶然,她一眼断定,这是好东西,王梓轩脸上露出的一丝心疼之色虽然掩饰的极好,但也被她看到。

    邵老先生将金球接过去,托于掌心打量,浑圆的金球,镂刻着两条鱼形成的太极图案,中间四个篆字“补天大造”,光是看这古朴卖相就决不一般。

    “这丹药价值多少?不能白拿大师的东西。”

    王梓轩郑重道:“有钱买不到的,单是其中的珍稀材料就需要三百万。”

    “这丹药有没有副作用?”邵老先生问道,对他来讲,钱能解决就不会是什么问题。

    王梓轩脸色淡然,一本正经的道:“古代皇室秘制的补药,没有副作用,就是不能多吃,一个月最多吃一颗,否则会虚不受补,无益有害,开封之后一个小时不服下,会降低药效。”

    “多谢大师了。”邵老先生将其放到一边,他还是决定让他的私人医生验过再说,健康不是小事,虽然他认为王梓轩也没理由害自己,但小心使得万年船。

    “不客气,六叔,那我就告辞了。”王梓轩没有提钱的事情。

    有舍才有得,这颗免费,但试过药效,想要下一颗,就别怪他黑心了。

    “慢走,不能让大师白白破费,这张支票是心意,大师请收下。”邵老先生写下四百万的支票交给王梓轩。

    “都是自家人,六叔客气了。”王梓轩淡然一笑。

    见他收下,邵老先生才放心,家鸡有食汤锅近,世上没有白占的便宜,如果王梓轩白送,他反而会心里不踏实了。

    李梦华出来别墅,快步追上王梓轩,克制着怒气说道:“王大师,我真不想和你之间存在芥蒂。”

    王梓轩微微一笑:“我也不想。”

    李梦华更气了,忍不住责问:“那大师,刚才还说出那番话?”

    王梓轩笑道:“我是为你好。”

    李梦华气不打一处来,王梓轩说得好轻巧:

    “为我好?王大师你可知,邵氏和无线如今拿钱最多却不做事的闲人,都是邵氏元老和他们的亲戚关系,如果动他们的果子,一定会联手来打压弹劾我,你以后让我怎么办?王大师,我们之间就那么大的仇恨,就因为上次的那件事?”

    王梓轩看着李梦华,一脸诚恳的道:

    “因为我说这些,都是邵老先生想要说,却不开口,等你自己来领会的,为什么要将院线租出去,这你还看不出?就是为了甩去包袱,让无线电视轻装上阵,让邵氏影业重整旗鼓。”

    “这个恶人必须你来当,敬酒和罚酒你都要喝,喝敬酒,你虽然暂时众叛亲离,但获得了权威和众人的敬畏,在邵氏与无线彻底站住脚,更获得了六叔的信任,未来被称为六婶。”

    “如果你喝罚酒,便是鸟尽弓藏,几十年心血化为乌有,你迟早会想通,做出正确选择,但越早决定你得到的越多,我只是在帮你下定决心,如果你还不明白,恩将仇报,那就枉费我一片苦心了。”

    李梦华脸色微变,迟疑道:“大师,你为什么要帮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