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135章 鲁班奇术

    油鬼仔黑巫术源于40至50年代期间,特点是全身乌黑发亮,他们具有飞檐走壁,穿墙凿壁,甚至在夜间完全隐身的能力。

    大多数练这种巫术的人大多是窃贼或者杀手,他们以这一身的“特异”功能潜入民宅偷窃或者杀人,但会留下线索例如黑油迹,证明他们曾经到达该处,在夜间即便用红外线夜视仪也难以发现。

    油鬼仔经常干的坏事就是强.奸处女。因为他们只要如此,油鬼仔巫术将会提升。

    国内也出现过油鬼仔,七十年代曾经有位采花大盗李某,连续犯下380多起强.奸案,警方动员了1300人围堵也奈何不得,气焰极度嚣张,后来惊动华夏高层,8341出人,才将其伏法。

    矮小的油鬼仔偷袭得手,心中得意,想要抽出匕首却没有拔动,眼中一惊。

    贺国彰口中念念有词,两名油鬼仔于尖叫声中被收入朔料瓶,其中可以看到两团挤压在一起的黑色雾团。

    他目光如电,扭头看去,周围的树林忽然一片大乱,不少黑影尖叫着乱串,眨眼间静了下来。

    贺国彰忽然一个踉跄,捂着腹部,快步往海边走,沿路洒下一片血迹。

    他把朔料瓶抛入海中,将瓶中的两名油鬼仔溺毙。

    因为失血,贺国彰的脸色愈加惨白,现在不是找王梓轩算账的问题了,而是如何拜托追杀的问题,他预感到危险临近。

    何琼欣与罗启文乘坐包机去悉尼蜜月旅行,何罗两家联姻完满成功。

    两家作为答谢,王梓轩向汇丰银行贷款的事情很快办妥,五千万贷款到账,刘大律师天天待在石澳村与户主洽谈买房事宜。

    这天,王梓轩下楼,正要去石澳村看买地进度,公路没修好,太废车,他打算倒巴士去石澳村。

    察觉小区门口有一位身穿黑袍的男人徘徊,王梓轩不认识,径直越过那人。

    “请问,您是不是九龙王大师?”那人喊他,不大确定。

    王梓轩停住脚步,转头看对方:“请问你有什么事?”

    对方大热天披着一身黑色袍子,捂得严严实实,难道是巫师?凝神望气,是个普通人,王梓轩稍微放下戒备。

    披着黑袍的男人忙恭维,“王大师,久仰您的大名.”

    王梓轩摆手,面无表情的道:“如果有什么事情就请直接讲。”

    察觉王梓轩的不耐,黑袍中年男人赶忙道明来由,“大师,我叫林炳贤,是傅建荣傅老板告诉我来找您。”

    “我家里两年不到,先是父亲去世,之后母亲也因癌症去世,老婆无缘无故的傻了,唯一一个儿子在游泳时也被水淹死了,我还得了一种怪病,全身溃烂……”

    黑袍中年男人撸开袖子,露出一条长满脓包的胳膊。

    王梓轩先是细看林炳贤的面相,忠厚富贵之人,心中疑惑,再凝神望气向他头上看去,晦气压顶。

    “傅老板说肯定是我家的风水出了问题,让我来求您出手。”

    王梓轩摇头:“你的父亲木匠出身吧?”

    “王大师果然高人,我父亲是木匠出身,祖传的手艺,但因为年事已高,已经多年不做。”

    “不是你家的风水有问题,而是你父亲让别人的家宅风水出了问题,你父亲也是全身溃烂,痛苦哀嚎而死吧,报应落下,这是你们恶有恶报,罪有应得,我帮不了你!”

    王梓轩说完便往外走,对方一家人是因为《鲁班奇术》。

    《鲁班奇术》是鲁班所著《鲁班书》的下卷,上卷关于土木建筑,下卷却记载了很多法术,但自身福运与福德不够,只要学了便会“缺一门”,鳏、寡、孤、独、残,因此,《鲁班书》又被称为受到诅咒的《缺一门》。

    而《鲁班书》在民间有很多木匠传下,能化灾解难,能观风水,能竹篮打水,高境界能幻化事物,林炳贤的父亲应该是早年利用鲁班书中的法术,如今东窗事发,报应临门。

    林炳贤额上冒冷汗:“王大师,您的意思是说,我家是坏人家风水,然后遭受报应?”

    王梓轩面无表情道:“你心里清楚。”

    他见林炳贤目光闪烁,显然心虚知道内情。

    林炳贤连番给王梓轩鞠躬,央求,“大师,拜托您一定为我解难,我愿出百万答谢。”

    “这不是钱的问题,你父亲坑害人家,现在报应上门来,你们咎由自取。”王梓轩停下脚步沉声道。

    林炳贤面色惨白,一下瘫坐在地上。

    他不禁想起小时候,父亲为一富贵人家包工建房,那家男主人和父亲因工钱问题起了冲突,对方仗势欺人,带人打伤了父亲。

    当时包工的父亲怀恨在心,他还记得那天夜里,父亲带着他,在那家人房子的墙里,偷偷用红色符纸包了一把刀,刀口向下,口中念念有词。

    房子建好,那家主人高高兴兴的搬进去住,就接二连三的出事。先是男主的母亲得癌症去世了,妻子在一次车祸中变成了残疾,生意都赔了,他父亲每次提起这事还一脸的快意,当时他还拍手笑。

    “大师,是那家人仗势欺辱我父亲在先啊!”林炳贤辩解道。

    王梓轩语重心长的道:“蛇不知有毒,人不知有错,法术神通是为了造福黎民,安定天下而相继流传,违反这个初衷的人便会受到诅咒。”

    林炳贤见王梓轩要走,用膝盖走路,绕到王梓轩面前,磕头如捣蒜,“大师,我知错了,求你发发慈悲,我愿散尽千万家财,只求你留我女儿一命,她还小,孩子是无辜的啊!”

    王梓轩仔细打量林炳贤,这人面相不是短命早夭之相,头顶福运庆云虽然被晦气遮住,但不比何洪威的小,命里虽有又劫,很快便会得到机缘安然度过,还是大富大贵,福运昌隆之命,被黄泥掩盖的金子,毕竟还是金子。

    如果顺势将其劝善,福运和功德都是大把到手,自己顺势捧起一家豪门,也不会再受那几家豪门的掣肘。

    他心思百转,悲天悯人的道:“可怜天下父母心,看你往昔行善积德的份上,林先生,我就帮你一次,但日后你如果不听良言,那就是万劫不复的下场了,到时候谁也救不了你!”

    林炳贤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多谢王大师慈悲,只要能保住小女的一条命,我什么都可以付出!”

    王梓轩傲然道:“起来吧,我王梓轩出手,不只会保你女儿一命,还会保你日后大富大贵,多福多寿!”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