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133章 血祭诅咒

    十多名降头师和真蛊婆正挤坐在地板上满面愁云,贺国彰得到港督高官的支持,很可能下一步利用警方对他们下手,今天警察已经来过三次查房,被他们用灵降术混过去,但不是长久之计。

    李兆天一脸喜色的踹开房门:“诸位!好消息,贺老魔已经被九龙王大师击成重伤,强力法器也被毁掉,他就剩下一口气啦!”

    “啊!!”一声尖叫,房里一个非洲小姐急忙拿起衣服遮挡胸口。

    李兆天脸一拉,走错房间啦!

    这里宾馆房间窄小,好似一个样。

    “给钱!给钱!”非洲小姐嚷着生涩白话过来拉扯,李兆天脸黑,身后的刘姓弟子上去,一脚将非洲小姐踹回了房间床上。

    李兆天暗道晦气,悻悻地将房门关上。

    隔壁的门一下被拉开,一大群样貌恐怖,奇装异服的老家伙涌出来。

    “李大师!此言当真,贺国彰受了重伤!?”一大群巫师目光灼灼的追问道。

    房间里窄小的没有下脚地方,墙壁木板隔断,也不隔音,李兆天直接在走廊说了。

    “当真,我已经再三确认,你们说过有办法彻底治好我,只要治好我,我与你们一起诛杀贺老魔,事成之后他身上的天荒衍典归你们,我只要报仇!”李兆天信誓旦旦的鼓动道。

    “李大师,你能保证?”一群巫师看他脸上,将信将疑。

    他们都是外来户,没人小看李兆天这地头蛇,毕竟他也是港府座上客,香江知名的风水大师,有他在,官面的事情也好摆平,最重要的是,人家有钱。

    “我李兆天身为香江知名的风水大师,有口皆碑,言出必行!贺国彰,也不是好惹的!你给我等着!”李兆天一脸狠色道。

    “但愿你言而有信,大家好合好散。”一名身穿苗族服饰的红眼真蛊婆面无表情的道。

    众人想要得到天荒衍典各有目的,但无疑都想得到手,光是一条长生不老就足够他们渴望。

    “李大师,你刚才说什么九龙王大师,很厉害?竟然能将贺老魔击伤?”一名降头师疑惑道。

    “香江藏龙卧虎的,这些家伙只是喜欢低调,之前有两名降头大师,练成了飞头降,到香江嚣张,还偷袭暗害了我师兄,警方都无可奈何,就是这位九龙王大师出手,将他们诛杀!”李兆天淡淡的道。

    不能让这些家伙太嚣张,要给与一些震慑,李兆天打算狐假虎威。

    “什么?飞头降大成,怎么可能?”一众巫师都是心中凛然,飞头降大成该永生不死才对,怎么可能会被杀死?

    “高街精神病院的一战,这事很多人知道。”李兆天淡然道。

    “我不信,我去和他比量一下,我的百花虽然没有大成,但罕遇敌手。”一名双眼发红的降头师不满道,他练习飞头降,自然要维护飞头降的强大。

    在场众人心中不以为然,兄弟俩过来,还不是被贺老魔杀了一个,谁多少斤两在场人还不知道?

    “我劝你们不要去,他以前还破除过噬魂阴煞阵,会破就会布,去多少人都没有用!”李兆天冷哼道。

    一众巫师倒吸一口凉气,噬魂阴煞阵?那种恶毒阵法也能破解?香江的水好深啊!

    “千万不要去!……”

    众人正在沉默,一个虚弱的声音响起。

    他们心中疑惑,面面相觑,谁都没说话?

    四下寻找,其中一名巫师快步跑过去:“杜坤,你怎么这幅样子?”

    杜坤一身黑袍在走廊地上缓慢爬行,在幽暗的走廊里,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之前杜坤就因此被踩了好些脚,后背留下一片脚印。

    巫师杜坤一抬头,七窍流血,将他朋友吓一跳。

    如果之前善于诅咒的杜坤在场,兴许他们就可以击败贺国彰,只是回来找他的时候很久没见人影,众人以为他怕死畏战,心里鄙夷,也没再叫他。

    不过杜坤的实力在那摆着,谁能将他伤成这幅样子?

    “杜坤,是谁害你,告诉我,我替你报仇!”杜坤的朋友道。

    “你们别去找九龙王大师,他很厉害,你们都不是对手……”杜坤虚弱的道,他自信比自己厉害的人,这些人也都不是对手。

    “厉害,有多厉害?”百花飞头降师皱眉道。

    “他不做任何防护,任由我七叩首,血祭诅咒,一点事情都没有,实力深不可测!”杜坤摇头苦笑。

    “这怎么可能?!”一众巫师脸色大变,就是他们也不敢硬抗杜坤的诅咒,何况是血祭诅咒,还不施法防护?!

    “那也不能就这么算了,我们这么多人!还会怕他?”杜坤的朋友不干了。

    “咳咳……”一群咳嗽声,大多数人不想蹚浑水,比贺国彰还厉害的人物,还会噬魂阴煞阵,打算去交饭票么,就是那位百花降头师都不再吭声。

    三人成虎,李兆天说厉害,他们还将信将疑,杜坤也说厉害,他们就信了,毕竟杜坤是马来巫师,应该不会说谎,如果为了糊弄他们,这代价付出的也太大了,瞅瞅,七窍流血。

    “不要去,王大师是好人,我是被人陷害,对方想借王大师的手害我,那位王大师明辨是非,以德报怨,放过了我,看我没吃饭,还给了我五万块。”杜坤断断续续的道。

    看来这位王大师很讲道理,不是坏人,那就更没有动手的理由了。

    众人眼睛一亮:“那你的钱呢?”

    五万块可不是一笔小钱,够他们住上大屋,吃好喝好。

    “我反噬晕倒,被烂仔抢走!”杜坤欲哭无泪的道,他双脚瘫痪,爬了几公里,好不容易才回来。

    杜坤的朋友都他将扔地上了,这也太废物了,堂堂一位傩术巫师,竟然被烂仔抢钱,他都羞以为伍。

    最重要的是,他看出杜坤已经废了,失去了利用价值,养好伤不知何年何月,要花多少钱,香江物价这么贵,他可没这钱给他治伤,还不如趁势与其划清界限,分道扬镳。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