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129章 摄运邪法

    “许小姐。”王梓轩率先打破僵局。

    “那五百万的支票为什么不收,高街的事情是你解决,是你应得的。”许晋芳面无表情的开口。

    王梓轩微微一笑:“我不需要。”

    他有自己的心中骄傲。

    五百万?不要?何超嬛难以置信的看王梓轩,昨天对方还去浅水湾,向她父亲提起担保贷款的事情,只是父亲并未一口答应。

    父亲对她讲,几家私下里沟通过,不希望王梓轩拥有太多财富,从而脱离对他们的依赖,以后有事也难以请动。

    竟然拒绝,何超嬛可是知道许晋芳的脾气,准会生气。

    “你不喜欢就算了,需要的话随时告诉我,之前的投资也有你一份,我们还是朋友。”许晋芳微微一笑。

    何超嬛目瞪口呆,阿芳姐竟然笑了,他们两人之间一定有什么。

    “我出去了,别忘了提醒阿欣今天的节目,一会见。”王梓轩告辞,又笑着向何超嬛点头,出门。

    许家他也去过了,许良镛以最近资金周转不灵,也在向汇丰贷款,难以帮他为借口拒绝了他,王梓轩知道许晋芳在帮他,但他不需要。

    待他离开,何超嬛迫不及待追问:“阿芳姐,你是不是喜欢王大师!”

    “他已经有妻子!”

    许晋芳站到落地窗前,恰好是王梓轩之前站立过的地方,红唇轻起,话里透出浓浓的落寞。

    许晋芳一身白色的礼裙,背对着她,在落地窗前站成一道夺目的风景,何超嬛再次看得怦然心动。

    她忽然发现,许晋芳与王梓轩身上有许多相同的特质,只不过王大师掩饰的很好。

    “让那个女人自己离开啊,我的话,若心态恰好,我便会豁了出去。”何超嬛不以为然。

    王梓轩的妻子甄慧敏她曾经见过,长得挺漂亮,但也仅此而已。

    “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他说那是一份责任!”许晋芳淡淡道。

    “这样啊……王大师倒是钟情,但那个女人未必会对他钟情啊,世上诱惑这么多,只要让她变心,你们不就可以在一起喽。”何超嬛想了想,出主意道。

    许晋芳看了何超嬛一眼,恢复冰山表情,不容置喙的淡淡说道:

    “阿嬛,破坏人家庭的事情,不要去做,更不要想,我们之间的事情,更不需要你来插手!”

    何超嬛默然点头,许家虽然一直低调,但实力不比她何家差,只不过很多资产不在香江,所以相对名声不显,她父亲甚至有让她嫁入许家的心思。

    王梓轩回到一楼大厅,见到罗启文,一点不见外的边剥橘子吃,边告诉他新娘就快准备好,只是还需要再等一段时间。

    来宾入席,甄慧敏和周小寒被安排在靠前面一桌,看着如此盛大婚宴现场都是心中艳羡,据说两人新婚共计花费约一亿七千万,包下整月飞机蜜月旅行,新娘身上的配饰就数百万。

    现场花团锦簇,现场装饰如宫殿,富贵奢华感是第一映象,布满了白色、红色的玫瑰鲜花海,浪漫至极。

    还有巨型的七层粉色婚礼蛋糕。

    何家与罗家联姻,香江知名的家族纷纷到场捧面。

    酒店外有众多豪车云集,劳斯莱斯幻影就超过10部,很多车都是定制款。

    何洪威与罗安国亲自门口招待,大亨大佬悠集,麦德港督也在警务处长雷蒙德等人的陪同下到场。

    王梓轩一眼看到了麦德港督身边银发背头的贺国彰,他的右手包裹着纱布,面无血色,显然身上还有不轻伤势。

    港督亲自到场,众人起身给面才坐下,看着何罗两家族长与其寒暄。

    王梓轩凝神望气,看向贺国彰,还是看不出深浅,《天荒衍典》中的邪法却是诡异,这家伙来这里想要做什么?

    却见贺国彰站在麦德身后,左手掐诀,右手捧着一面凹陷的八卦镜,朝着他们,嘴唇微动,似乎念念有词,何洪威与罗安国察觉诡异,心中惊疑不定,回头看向王梓轩。

    在王梓轩眼中,贺国彰手中的八卦凹镜形成一个漆黑的庞大漩涡,在收摄何洪威与罗安国头顶的福运庆云。

    王梓轩看得心中凛然,摄运邪法!

    何洪威看向他,身为何氏风水顾问,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不能坐视不理,何况在场这么多人看着,硬着头皮也只能上了,他不着痕迹的抽出一枚窥天符塞入袖口。

    王梓轩微笑过去,挡在何洪威与罗安国身前,酒会上的宾客们心中惊愕,不知王梓轩要做什么。

    只见王梓轩笑着与麦德港督招呼:“麦港督好久不见。”

    “王大师。”麦德港督微笑打招呼,“我为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香江首席风水大师,贺国彰大师。”

    “真正的大师不会在恐惧和胁迫中产生,会受到人们衷心的敬佩和爱戴。”王梓轩淡然笑道,话里透出浓浓的讥讽。

    看到自己头上的一小朵庆云正在被撕扯,他心中发狠,麦德港督的面子也不好使。

    王梓轩表面从容淡定,内里却是如临大敌,窥天符没有示警自燃,证明可以一战,那就玩把大的,他准备倾尽全部灵力,出手绝杀!

    他双手在袖中飞快掐诀,默声诵念金光神咒,王梓轩衣服里的四神纹镜是八卦凸镜,他准备以四神纹镜释放金光身!

    “天地玄宗(掐子位),万炁本根(掐丑位),广修亿劫(掐寅位),证吾神通(掐卯位),三界内外(掐辰位),惟道独尊(掐巳位),体有金光(掐午位),覆映吾身(掐子位),视之不见(掐亥位),听之不闻(掐戌位),包罗天地(掐酉位),养育群生(掐申位),受持万遍(掐未位),身有光明(掐午位)”

    “三界侍卫(掐子位),五帝司迎(掐午位),万神朝礼(掐丑位),役使雷霆(掐未位),鬼妖丧胆(掐寅位),精怪亡形(掐申位),内有霹雳(掐卯位),雷神隐名(掐酉位),洞慧交彻(掐辰位),五气腾腾(掐戌位),金光速现(掐巳位),覆护真人(掐亥位),急急如律令!”

    常人眼中并无任何异样,只是感觉一阵暖风吹过去,但在王梓轩眼中,他胸口的四神纹镜四神齐出,化作四色金柱旋转着轰击在漆黑的巨大漩涡中。

    不想在众人面前失态,为了香江首席风水大师的面子,贺国彰大刺刺站在原地,硬受了王梓轩的倾力一击。

    哐当一声,贺国彰右手捧着的八卦铜镜掉落地上,摔裂两瓣,大厅里一静,众人都循声看过来,贺国彰踉跄后退一步,苍白的脸色露出病态的红润,目光惊愕的看向王梓轩。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