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128章 野鹤无粮

    王梓轩转头对虎皮猫摊开两只手,左手心一枚“皇家猫粮”,右手心什么都没有,然后将两只手握成拳头,晃了晃,左手里面还能听见响声。

    “来,阿豹,你看,美味的皇家猫粮饼干。你猜那只手里有,猜对有奖哦!”

    甄慧敏给猫咪起了名字叫甄慧豹。

    这还用问么?虎皮猫咪毫不犹豫的抬爪指向了王梓轩的左手,左手张开,果然有一枚“皇家猫粮”。

    虎皮猫咪开心的喵喵叫。

    甄慧敏见猫咪选中,叼起“皇家猫粮”嚼了起来,她看得发笑,“老公,要是我也会选左手啊,我都听到左手里有响动。”

    意犹未尽的虎皮猫仔也喵叫。

    “是么?”王梓轩坏笑。

    他右手缓缓张开,一把“皇家猫粮”露出来,虎皮猫仔张大了嘴巴,随后露出一副生无可恋的哀怨模样。

    王梓轩心里偷笑,跟本王斗,忽悠你到怀疑人生。

    “我……”甄慧敏目瞪口呆。

    正巧电视上,TVB新闻台插播新闻,陈经理代表电视台向知名风水大师王梓轩与赵娅珍公开道歉,澄清原因,电视上又采访了当时在场的行人,再次证实了两人的清白。

    公开宣扬巫术的事情电视台当然不可能做,新闻经过剪辑,只说赵娅珍中暑晕倒,王梓轩去搀扶,但这已经足够。

    王梓轩一本正经问:“阿敏,你怎么看?”

    “老公,我以后都信你!保证不胡思乱想。”甄慧敏嘟嘴扮可怜。

    “要以实际行动证明!”王梓轩抱着肩膀撇嘴卖萌。

    “阿豹在看呢!”甄慧敏脸色微红。

    王梓轩将一把鱼脯放它面前,虎皮猫咪赶忙两只胖爪捂眼配合,萌萌的模样看得王梓轩笑出声来。

    忽然电视上播报的车祸新闻看的他一皱眉。

    林金成竟然死了?那名巫师也太狠了,他只是暗示狠狠收拾一顿,怎么要了他命?

    王梓轩抬头看,发现自己头上的庆云没有损失,心里暗呼一口气,自己不沾因果就好,管他去死。

    林金成可没有王梓轩的福运功德护身,更做了不少恶事,又处在他人生最低谷的霉运时期,所以禁不住傩术诅咒。

    第二天两名警察过来例行公事,调查林金成的死因。

    两名旺角警署的警察非常客气,临行前任达嵘特意叮嘱他们要注意方式方法,对方是九龙王大师,港督府座上客,警务处长雷蒙德都要礼遇,两人在楼下车位看到兰博基尼超跑上无字头7号车牌,心中更是敬畏。

    香江前十号无字头车牌,就是警察都不敢随意开罚单,小偷都不敢碰,这车牌代表车主背后巨大的能量,黑白两道都要给面子。

    王梓轩实话实说,讲诉了经过,并询问了林金成的死因,不胜唏嘘的给出十四字总结:

    “色字头上一把刀,林先生太杏急了!”

    他的意思,林金成之前在邵大亨的居家舞会上就急色,下药的手段都上用,之后又去夜总会买醉,喝了酒还要开车,开车不系安全带,还超速驾驶急着带小姐回酒店刁嗨,可见急色到何种地步。

    林金成不定在开车的时候怎么急色分心,开车分心,不出事才怪,哪怕他系上安全带也会没事,否则车上的酒小姐怎么没事?这是自己作的,怨不得任何人!

    两名警察深以为然的点头,他们知道报告怎么写了。

    王梓轩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一名家族继承人的死亡不是小事,马来林家一定会派人调查林金成的死因,但如此不堪的死因,顾及家族声誉,估计马来林家多半会选择低调处理,息事宁人。

    ……

    何琼欣与罗启文的婚礼在半岛酒店举办,何家与许家联姻。

    何超嬛是伴娘,一身白色礼裙的她,走出新娘所在的套房内间。

    她忽然捂着胸口吓了一跳,原来空无一人的落地窗前,不知何时竟然站着一个男人。

    对方一身黑色的西装,挺拔的身躯背对她,身上散发出的冷峻气势仿佛君临天下的帝王,在俯瞰他的天下。

    窗前男人的背影,已是一道夺目的风景,何超嬛看得怦然心动。

    王梓轩接连碰壁!他发现高估了自己对几家的影响力,担保贷款的事情,几大家族竟然都在推诿拖延,但那又怎样,谁也无法阻止本王的崛起!

    笼鸡有食汤锅近,野鹤无粮天地宽。

    只有依靠自己,才能真正自在,只有自己强大,才是真正强大!

    听到身后的声响,王梓轩转过身来,见是何超嬛,赶忙收敛心神,冷峻的脸上露出和煦笑容,仿佛春回大地一般:“何小姐。”

    “王大师,你怎么会在这里?”何超嬛惊讶。

    如果王梓轩没转回身,她都难以想象刚才冷傲气势的男人会是王梓轩。

    “新郎官等的急了,我这伴郎来看看准备的怎么样了。”王梓轩微微一笑。

    今天他与何孝哲作为新郎罗启文的伴郎,一早上七点就起床,早饭不及吃,穿着还不能太靓衫,以免超过新郎罗启文,不过罗家和酒店有许多水果和比利时的手工巧克力等零食。

    阿妹小寒喜欢吃巧克力,王梓轩没客气,巧克力直接装了一后备厢。

    他的座驾今天是婚车之一,就当收婚车费了。

    “化妆师说还要半个小时呢,你怎么不敲门进去?”何超嬛苦笑,她也是在里面等的不耐烦,出来透透气。

    “女人化妆千万别超过两个小时,否则就不是化妆,是装修了!”王梓轩笑着打趣,岔开话题,前后确实已经过去三个小时。

    “咯咯……你这话真该让何琼欣听听。”何超嬛忍不住笑。

    她与何琼欣小时候因为抢娃娃打起来过,那以后两人就不对付,如果不是父亲指派,她肯定不过来当她伴娘。

    “阿嬛,在跟谁讲话?……”穿着白色礼裙的许晋芳出来,一看到王梓轩,冰冷的脸色瞬间回暖,目光盈盈,娇艳的红唇微微开合,却讲不出话来。

    这就是王梓轩不进去的原因,许晋芳是何琼欣的另一位伴娘。

    两个人四目相对,欲语还休的样子,看得何超嬛左右打量。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