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127章 登门道谢

    车祸现场,货车司机许某证实,撞车时力度很大,林金成的座驾车头都撞烂了,因方向盘嵌入胸腔,林金成直接毙命。

    警察问询之时,酒小姐仍然结结巴巴,浑身战栗,她对之前车祸仍然心有余悸,万幸自己系好了安全带,没有什么事。

    警察初步判定,林某酒后驾车,因车速较高,撞上许某所开的货车,当场死亡,幸运的是,车上的酒小姐毫发无伤。

    但酒小姐描述,林某很有钱出手也很大方,要带她去半岛酒店,喝酒时还跟她吹嘘,他家在马来有钱有势,这次过来是代表家族与邵氏谈一笔生意,酒小姐还说林某曾痛骂一个叫王梓轩的男人。

    有仇家?原本打算以交通事故结案的警察又重视起来,牵涉豪门家族的案子都不是小事情。

    巫术诅咒杀人于无形,警察根本调查不出死因,但有任何疑点也不能放过。

    巫师杜坤再次呕血,他只是想林金成倒霉三个月,没想要他的命,诅咒反噬的后果严重,杜坤身上的伤势愈加严重,昏迷之前,他隐隐看到几名烂仔将他身上的钱全部拿走。

    他心里哭嚎,天要亡他杜坤啊!

    被刘大律师硬拉去福临门吃了一顿大餐,王梓轩哼着歌,拎着打包袋回家,开门的时候他愕然发现,家里大门竟然被反锁了,只有人在里面才能反锁!

    王梓轩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阿敏!?”王梓轩摁门铃,拍门。

    “哼!去找你的冯程程吧!”甄慧敏抱着猫咪在看电视,闻听又拿起纸巾盒,她气愤的向着门口哭喊道。

    她在家做好饭等王梓轩回来,结果TVB新闻,老公竟然在大街上,将赵娅珍搂在怀里,是谁受得了?

    门外的王梓轩脸色发黑,是之前的TVB记者,好你个李梦华!

    殊不知另一头,渐趋高调,以手腕狠辣著称的李梦华,此时正在无线电视台的办公室里气到歇斯底里,她正在训斥新闻部的一干经理。

    她正想方设法寻求王梓轩的原谅,下面人就自作主张搞王梓轩,还涎着脸跑她这里邀功!

    “都出去!立刻,马上!滚!”随手将桌案上的文件夹丢出去,一干经理落荒而逃。

    忽然电话铃声响,心情极为糟糕的李梦华刚想训斥新闻部的经理,忽然一愣,再次问话确认,才默然放下了电话。

    林金成竟然死了,上午得罪王大师,中午请马来巫师对付王大师,下午就死了……

    警察说是酒驾车祸,鬼才相信这种鬼话。

    该怎么应对马来林家的责问还在次要。

    心中引发无限联想的李梦华脊背发寒,她又不禁联系到老头子对王梓轩的异常看重,愈加后悔得罪了对方。

    李梦华左思右想,王梓轩为了赵娅珍做那么多,关系一定很好,看来要在赵娅珍身上下功夫了。

    王梓轩从隔壁方大师家翻阳台跳进自家阳台,听到声音的甄慧敏抱着猫睁大了眼睛,见他面色不善系袖口纽扣,结结巴巴的捂着屁股后退:“老、老公!”

    “你还知道心虚?亏我还特意去福临门,给你带咖喱鱼蛋!”王梓轩将打包袋放在茶几上,理直气壮地的训斥道。

    甄慧敏感觉委屈:“你,电视上都播出了,你和那个冯程程抱在一起……”

    “我王梓轩仰不愧于天!”他暗自庆幸自己真没做什么,心说难怪窥天符会示警。

    王梓轩正要打电话去无线电视,询问赵娅珍家的电话,门铃忽然响起,甄慧敏去开门,意外的是,竟然会是赵娅珍夫妻俩。

    赵娅珍已经向看过新闻的丈夫黄先生诉说了情况,并将家居舞会上发生的事情全部讲明,随后李梦华又亲自打电话帮忙解释证实,并拜托赵娅珍向王梓轩为她说项。

    赵娅珍的丈夫黄先生似乎确信无疑,他通情达理的反过来柔声安抚赵娅珍,黄先生心里明镜,如果两个人之间真有什么,也不至于在那么多人面前,当街搂抱。

    当然黄先生也怀着谨慎,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他提出一起登门去感谢王大师,两人之间确实清清白白,赵娅珍也想澄清误会,就这样赵娅珍夫妻俩买了不菲礼物,向电视台的熟人询问了王梓轩的住址,亲自登门道谢。

    “阿敏,今天幸好有王大师,不然姐姐就惨了。”赵娅珍娓娓道来,将今天舞会上与家门口发生的事情经过。又向甄慧敏讲诉了一遍,话里透出的诚恳和感激发自肺腑。

    她的丈夫黄先生也在旁不迭感谢,暗中却在察言观色,王梓轩看他老婆的目光清澈,对方家里又有这样一位绝色娇妻,黄先生这才确信无疑。

    富康花园这里非常不错,黄先生寻思着在也这里买房,和王梓轩一家做邻居,楼里两位香江知名的风水大师坐镇,风水一定不错,日后再有什么巫师降头师的,安全方面也有了保障。

    赵娅珍夫妻俩一起解释,比赵娅珍一个人说服力要强大太多,后者讲明当时是被巫师诅咒,晕倒被王梓轩救下,正好被记者错位拍摄到,大街上很多路人都可以证明,有必要的话她可以找来当时拍摄的两名记者。

    甄慧敏已经深信不疑,她现在满心在寻思,一会该如何寻求老公的原谅。

    王梓轩始终微笑,闻听摆手,义正言辞道:“珍姐客气了,我说过,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对不会缺席!”

    甄慧敏点头微笑,与赵娅珍寒暄,眼睛却可怜兮兮的不时看王梓轩。

    “王大师,李……”赵娅珍刚说了一句,王梓轩脸色便一沉,说不下去了。

    赵娅珍心中苦笑,李梦华的拜托的事情她已经尽力了。

    送走千恩万谢告辞离开的赵娅珍夫妇,王梓轩坐在沙发里,抱着肩膀看着甄慧敏。

    他义正言辞的道:“明白了?夫妻之间最起码的信任呢?多少夫妻因为这种误会感情破裂?如果有人纯心挑拨,离间我们夫妻之间的感情,你岂不是轻易上当?”

    “所谓捉贼拿赃,捉奸在床,无凭无据的莫要信口雌黄,即便有一天你捉奸在床,也要给对方一个辩解的机会,因为眼睛和耳朵有时候也会欺骗你!”

    “眼见为实,眼睛和耳朵还会骗人?”甄慧敏嘟嘴。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