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125章 钉头七箭

    赵娅珍心知不好,赶忙转身往外跑,想去找王梓轩求救。

    林金成脸色一变,“快,她要跑了!”

    “放心!她跑不了!”黑袍老者冷笑道,只见他口中念念有词,忽然趴在地上,嘭的磕了一个头。

    王梓轩正要将车子调头离开,见赵娅珍一脸急切的跑回来。

    这么杏急?长得帅就是有福利,吸引力够大!

    王梓轩松开安全带推门下车,一本正经的问道:“珍姐,有事情?”

    赵娅珍忽然头一晕,嘤咛一声扑入王梓轩怀中。

    我勒个去,这么主动,竟然投怀送抱,王梓轩愕然,这可是大街上,也太热情了!

    忽然王梓轩微微皱眉,赵娅珍额面之上竟然灰气萦绕,像是受了诅咒,他口中诵念四神护身咒,剑指点在她的眉心,将萦绕的灰气击散。

    赵娅珍头脑一清,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在男人怀里,刚想惊叫,仰头看清王梓轩俊美异常的脸,顿时满脸喜色,随即又惊恐的道:“有坏人,那个林金成带着……”

    “我知道了!”王梓轩正色,将赵娅珍扶好,看向追赶过来的林金成,和随后走来的,额头上一个大包,身穿黑袍的丑陋老者。

    王梓轩眼睛微眯,马来巫术又称“降头”,马来语叫BOMOH,在当地是一种令人生畏的“奇门”,而巫师因此又被称为“降头师”。

    虽然马来是一个***国家,但马来的巫术风气之盛,到了让人望而生畏的地步,社会上公开谈论巫术,人们不以为忤,一些陈年旧案迟迟不能告破,或者丢了什么心爱、贵重的东西找不到,往往会礼聘降头师来帮忙。

    而对面这个黑衣老者显然是一名“傩术”巫师,所谓“傩术”,指让自己进入“神人交流”或“神灵附体”的特殊状态的法术,或祝福或诅咒。

    傩术巫师会磕头请神,磕头越多越狠越灵,因此看一个巫师的傩术灵不灵,看他头上的包大不大,包越大越多,傩术自然也就越厉害。

    眼前的黑袍老者头顶大包,显然是一名精通傩术的巫师。

    “王大师,他很可怕……”赵娅珍想到之前自己的晕倒,心有余悸的道。

    “邪魔外道,不足一晒!”王梓轩抬头看天。

    正好是午时三刻,对方还是邪术诅咒,他最克制的东西。

    “大师?”王金成眼中恨意闪烁,但不敢上前,他知道王梓轩会功夫,他不是对手,转头看向黑袍老者。

    “你是风水大师?”黑袍老者眯眼道。

    王梓轩面无表情,巫师手段诡异,不能轻易搭腔,否则容易着道。

    他心中苦笑,他给李兆天出损主意,结果令东南亚的巫师跑来香江一大群,真是自作自受。

    王梓轩也不敢大意,暗中掐诀,右手摁住衣服里面的四神纹镜,默念四神护身咒,表面却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原来是大师,失敬了,我错了,请接受我最诚挚的歉意!”黑袍老者貌似诚恳的说着,口中念念有词,在赵娅珍与沿街路人们惊疑目光中,跪了下去,五体投地,对王梓轩大礼参拜,“嘭!”的一个头下去。

    过路行人看得脑门疼,地面都被震动,不少行人都围观了过来。

    林金成面无表情,在旁看得心中冷笑,王梓轩,你死定了!

    王梓轩负手看天,悠然自得,黑袍老者却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

    高下立判!

    黑袍老者惊骇的看向王梓轩,他想拜倒对方,结果对方竟然无事,怎么可能?

    “废物!”林金成低声冷哼道。

    黑袍老者闻听脸色一变,怨毒的看了林金成一眼,他反手从身后布袋中拎出一只公鸡,用右手一下拧掉鸡头,口中念念有词,诡笑着看向王梓轩,再次大礼参拜王梓轩。

    “嘭嘭嘭嘭嘭嘭嘭!”地震一般,一连七个巨大声响的头磕下去,他状若疯魔的狂笑着,抬头看向王梓轩,笑容却一下僵在他面无血色的脸上,他的双眼、鼻孔、耳孔开始流血,而嘴里也唔唔往外吐血,竟然七窍流血!

    王梓轩微笑看向他,显得高深莫测。

    路上行人一片哗然,被诡异场面惊骇不已,有人忽然喊嚷,“是电视里《运转乾坤》里的风水大师王大师啊,我看过那个节目!”

    “是九龙王大师,是他高街伏魔,镇压百鬼,真正的大师高人!”

    “他身边的是大明星冯程程啊!”

    “那个老头为什么要磕头啊!?还七窍流血?他样子好恐怖啊!”

    “那是降头师,在施展‘钉头七箭’,最为恐怖歹毒的禁术,杀人于无形!王大师法力高强,才会无事!”

    王梓轩面无表情,心中却听得哭笑不得,这联想力够丰富的,你当这封神演义呢,还钉头七箭,如果是钉头七箭,他转身就跑。

    林金成闻听却骇然的看向王梓轩,他忽然转身就跑,黑袍老者愕然的转头,咬牙切齿的道:“你还没给我五万块!……”他无力扑倒在地,又呕出一大口血来。

    黑袍老者血泪横流,想起自己的遭遇,满腹委屈,竟然憋屈的哭嚎了出来。

    他被朋友从东马拉来香江助阵,结果朋友将他扔到宾馆就不管了。

    香江的消费太特么的贵了,合租宾馆的铁丝网床铺窄小的不够伸腿,价格还死贵,带来的钱都花光,他已经饿了三天的肚子,都将施法的血祭公鸡吃了一只,满以为见到林金成能赚到钱,结果他还跑了,这是天绝他杜坤啊!

    围观众人目瞪口呆:“那丑鬼降头师怎么哭了?”

    王梓轩打量一眼逃远的林金成,眼中冷意闪过,又打量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的傩术巫师,心思百转。

    巫师杜坤正哭的伤心,泪眼朦胧的忽然看到眼前铮亮的名牌皮凉鞋,一脸畏惧的抬头看向王梓轩。

    却见王梓轩单膝蹲在地上,递给他手绢,柔声安抚道:“不要伤心了,也不要害怕,我看出他是想借我的手害你,我以前也遇到过这种坏人,后来我狠狠收拾了他,当时我心里别提有多痛快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