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124章 傩术巫师

    “王大师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啊,今天在书房,他还跟我讲很看好你,说你对我忠心,值得我信赖,还说我该给你的都会给你,我现在倒想知他日后对你如何评价了。”邵老先生眯起双眼,悠悠说道。

    邵老先生心中于琢磨王梓轩,所做这些是不是故意做给他看的,仔细一想又不像,他最忌惮身边的人拉帮结伙,难道是被他看穿自己杏格和心思?城府好深的后生仔,竟然让他也琢磨不透。

    “什么!?”李梦华心中震惊不已。

    “你自己看着办吧,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邵仁楞漠然的转身离开。

    他用惯了用李梦华做黑脸,视为自己可以信任的左右手,换一个人未必够忠诚,怎么可能自毁江山,自断臂膀,但最近李梦华有些膨胀,必须给予敲打,否则早晚会出问题,脱离他的掌控。

    王梓轩从邵氏别墅出来,带着赵娅珍去停车场取车。

    他察觉到一路尾随在他们身后的陈经理,心中若有所思,但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与赵娅珍谈笑风生。

    当看到白色的兰博基尼超跑,无字头7号车牌,赵娅珍心中惊讶不已,确定道:“王大师,这是你的车?这车牌?!”

    “车是一位朋友送的,车牌是麦德港督特批,警务处长雷蒙德代表警方送的。”王梓轩淡然笑道,掏出车钥匙,不经意的掉出一张支票,彷如未见。

    先假装成功,直到成功为止,真正成功的时候就该夹起尾巴,装低调了,王梓轩也没有办法,这就是世道人心,大家都认这个,为了自己多赚钱,不想装他也只能装了。

    旁边竖耳倾听的陈经理心中震撼,越加想要挽回自己的形象,王大师这种人千万不能得罪。

    赵娅珍心中更是惊叹,朋友能送出如此豪车,警方能送出无字头7号车牌,可见眼前王梓轩的能量有多大。

    陈经理快步过来,“王大师,你的东西掉了。”

    他快步哈腰拾起支票,打量一眼,不禁心头一跳,一连串的零,竟然是五百万的汇丰支票,微笑递给王梓轩。

    “陈经理,谢谢你,李家城先生早上送得,差点忘记。”王梓轩淡然笑。

    陈经理心中震撼,香江首富李家城送五百万,还差点忘记了?他飞快掏出一张名片,双手递过来,一脸的恭谨。

    “王大师,您千万别客气,以后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这是我的名片。”

    王梓轩淡然一笑,礼貌向他道别,旁边的赵娅珍心中惊讶,陈经理身为无线高层,李梦华都要给几分面子,竟然对王大师如此恭敬。

    坐入车内,赵娅珍刚想开口,却见王梓轩降下车窗,笑着向外挥手,示意其他人的车子先行,对方却不住摆手,笑着喊让他先行,王梓轩这才开车。

    所有人都没有开车,示意王梓轩先行,就凭这无字头7号车牌就够唬人,还有这从未见过的兰博基本超级跑车。

    王梓轩见此也未矫情,鸣笛示谢,开车离开。

    他专注驾车,路上赵娅珍眼角偷看王梓轩俊美的侧脸,几次欲言又止,眼看就要到她家楼下。

    “在这里停一下吧。”赵娅珍娇声道。

    “好的。”王梓轩娴熟的倒车停入车位,显示出不凡的驾驶技术。

    “珍姐,有事要讲?”王梓轩松开安全带。

    “我有些头晕。”赵娅珍含羞带怯的看他一下,闭上眼睛,粉面微红,酥胸起伏不停。

    身为一名老戏骨,肢体艺术已经刻入了她的骨子里,一颦一笑都能令男人心动不已。

    王梓轩老司机,对方一副任君品尝的架势,哪会不明白。

    他暗咽了一口唾沫,据他所知这位白娘子嘴很严的,看面相也是如此,你情我愿的交流一下,事后又不用他负责,多好的事情,他手里左手取出一张窥天符,凝神望气盯着头上代表福运的云团,他动心想要试试,看能不能打个友谊炮。

    赵娅珍呼吸微微急促,她还是头一回对男人如此大胆暗示。

    一来感激王梓轩仗义出手保护她;二来也因他帅的令她怦然心动,不介意与他发生些什么,来报答他;三来对方不可能日后纠缠自己,更会日后为她保驾护航。

    就在指尖马上要触碰到酥胸的刹那,王梓轩左手的窥天符变的发烫,而头上的云团倏然飞快消散,看得王梓轩心中大惊赶忙缩回手,降下车窗将燃烧的窥天符丢了出去。

    这是什么道理?走个边边这么难,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脸色粉红到脖颈的赵娅珍察觉王梓轩的手收回,感觉风吹进来,疑惑的睁眼:“怎么了?”

    王梓轩赶忙应对,柔声道:“珍姐,你领口有跟头发,想为你取下,又担心你误会,你说头晕,开窗给你透透气。”

    “阿轩,你人真好,以后有什么事想不通,来找珍姐,我愿意为你开解。”赵娅珍心中暗叹,神情自然的道。

    “好的,珍姐,你的事情,不用担心。”王梓轩笑着点头。

    大家都是聪明人,话不用说透。

    赵娅珍明眸善睐的深看他一眼:“今天谢谢你!”说完赵娅珍拿起手袋开门下车。

    她走到公寓门口,刚想回身向王梓轩摆手,却忽然眼睛睁大,眼露恐惧之色,只见林金成带着一名额头长着一个大包,丑陋无比的黑袍老者站在她家门口。

    看到赵娅珍,林金成丢下烟头,一脸阴狠的咬牙切齿道:“贱人!你害我被人打,又被父亲骂,今天我就玩残了你喂虫子!”

    “不要!”赵娅珍惊恐摇头,不住后退。

    “大师!交给你了,我要她乖乖听话。”林金成向他身旁的黑袍老者道。

    黑袍老者是他请来的傩术巫师,听闻王梓轩是一位风水大师,他马上往家里打电话求助,结果被父亲训斥一顿,他心中更是恼恨,又联系马来的巫师帮忙,结果恰巧有一位他认识的傩术巫师就在香江。

    而王梓轩两人在车上磨蹭的功夫,林金成带着傩术巫师先一步到了赵娅珍家。

    “林先生,说好的五万块?……”黑袍老者无视了赵娅珍,他只在乎钱,目标是谁他不在意。

    “我会差你钱吗,让我爽够,给你翻倍。”林金成冷哼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