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121章 世态炎凉

    李大师经验丰富,他才不会将话说满,他模棱两可的淡然道:“其实你们这些有钱人,不是一生修来的福,都是多生累世行善积德,孝亲尊师,普济众生,才能有现在这些福。”

    “我听大师所讲。”李家城扶了扶眼镜点头,一脸诚恳。

    他就不喜欢李大师这种模棱两可,两头堵的话,不像王大师那般自信,言出肯定。

    可惜那位王大师心向何氏,不可能一心为他李家谋划,但好在已经花钱铺好伏笔,想必日后有事对方不会坐视不理。

    经过深思熟虑,李家城决定听从两位大师之言,修建大浪湾道公路,因为他李家在大浪湾有块地皮,更因为王梓轩说起那块地皮在龙脊之上,地皮增值之后,李家有赚。

    而且修路的钱不能只他李家出,他打算说服香江其他几大家族一起,再借势劝说麦港督捞政绩,让港府也出钱出人出力,加入其中,这样他省钱,还皆大欢喜。

    一起在莲记吃过早茶,将警务处长雷德蒙送去警务处,王梓轩电话联系邵老先生,驱车赶去新界西贡清水湾的邵氏片场别墅,应邀参加居家舞会。

    王梓轩打算借着参加舞会,顺便说动邵老先生出面牵线搭桥,联系华夏银行,按照他的设计修建华银大厦那柄“三棱钢刀”,以邵老先生刚捐献国内资助过亿巨额资金的声望,对方想要推辞这种好事都难,更不会怀疑他别有私心。

    新界西贡清水湾道的邵氏片场,五十至六十年代分阶段兴建,七十至今仍在展,整个片场可分为商业区、制作区和居住区三个部分。

    而位处片场东北一隅的邵氏别墅,清水湾大厦,嘉澍路8号,建于71年,是区内少有的分层式住宅。

    别墅位处山边,面临宏阔海景,别墅包括一个游泳池,可供水底拍摄之用,在地窖又有一个私家试片室,可以放映新片,方便商务会谈,今天这里明星荟萃,泳池边上佳丽成群,邵大亨召开居家舞会。

    蝴蝶面具放在桌角一边,赵娅珍坐在角落的椅子里发怔,她今天穿着一件米黄色碎格长裙,娇小玲珑的身材更显韵味,频频吸引舞会男杏的视线。

    但却没人敢凑过来,因为无线高层放出风声,现在正打压赵娅珍。

    舞厅中歌舞升平,台上身材黑色无袖旗袍,兴致正浓的李梦华正在乐曲声中,扭动腰肢歌唱着《金缕衣》。

    劝君莫惜金缕衣

    劝君惜取少年时

    有花堪折直须折

    莫待无花空折枝

    空折枝恨已迟

    情难尽忘无意

    年华似水逝……

    台下一众邵氏明星艺人和无线职员纷纷溜须,鼓掌叫好。

    赵娅珍的心境却与厅中热闹场景不符,她与TVB的合约即将到期,不想再续签,原本打算拍完《观世音》就隐退。

    今天李梦华却将她叫到房间里,暗示她无论如何今天都要陪好马来西亚的林老板,不然后果是什么不言而喻。

    赵娅珍听的心中冰冷,如今的无线邵老先生作为大股东又不太管事,无论邵氏影业与TVB电视台,凡事都由李梦华做主,如果李梦华想要对付她,方法简直太多了,单是毁掉她的声誉就令她无法接受,她看过太多这样的例子。

    往日《上海滩》,她大红大紫之时,李梦华和颜悦色对她姐妹相称,如今知她决定退隐态度大变,以前的相熟的艺人朋友也和她保持距离,将她孤立起来,赵娅珍愈加体会到了什么叫世态炎凉。

    酒意上涌,即便赵娅珍再不喜欢饮酒,但邵大亨与无线几位大股东的提酒她也不得不喝,现实就是这般残酷,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哎呀,阿珍你在这里,我刚刚有事情和邵伯父谈了一会儿,没有时间陪你,来,我们干一杯。”一个西装笔挺的谢顶男子满脸笑容的走过来。

    “林先生,今天我有些不舒服。”赵娅珍柔弱姿态,想对方怜香惜玉,但没成想对方却毫无绅士风度,更肆无忌惮的看她胸口,令她不禁心生厌恶。

    林金成一屁股靠着赵娅珍坐下:“那就不喝酒,阿珍,为什么不去跳舞。”

    “我有些累了。”赵娅珍被对方身上的香水味熏得微微蹙眉,挪了一下身子。

    令仿佛没觉察她的冷淡,林金成继续靠过去,说道:“累了就休息会儿。饿了吗,六伯家法国大厨的鹅肝不错的。”

    “林先生有心,我现在不想吃东西。”赵娅珍继续往旁边挪动。

    “哦,对了,这是我为你买的金项链,五千块。”林金成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首饰盒。

    “谢谢林先生的好意,无功不受禄,请拿回去,抱歉,我身体不舒服!”赵娅珍实在受不了纠缠,皱着眉头拒绝道。

    “阿珍,林先生一番盛情,你怎么这那的都不给面子啊。”无线电视台的一位高层端着酒杯走了过来。

    “陈经理,我实在不舒服。”赵娅珍为难的起身解释。

    “之前别人的酒都喝了,到我这里偏偏不舒服,又说累又说那,瞧不起我们马来林氏是吧?”林金成面色不虞。

    见无线高层来帮忙,林金成的语气也强硬了起来。

    “林先生,严重了,阿珍她确实有些不舒服,看在我的面上,就让她陪你再喝最后一杯,这样总行了吧?”陈经理与林金成暗下交换了一个眼色说道。

    赵娅珍听的脸色难看,之前的酒原本就在胃中翻涌,再喝一杯兴许自己就会醉倒,陈经理表面是在帮她,其实却在落井下石,真是小人行径。

    “陈经理,我真的很难受,我要回家了。”赵娅珍察觉陈经理与这位林先生眉来眼去,不怀好意,拿起手袋起身说道。

    “赵小姐,一杯酒而已,至于这么为难?”陈经理沉下脸来,打量着自己手中的酒杯,慢条斯理的说道。

    赵娅珍只想早点脱身,“……,我喝!”强忍着难受,伸手去拿酒杯。

    “不难为你,就喝这杯红酒吧。”林金成嘴角扬起一抹冷笑,一片白色药片不着痕迹的落入葡萄酒杯中,恰巧被正从书房出来的王梓轩看到。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