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115章 虎豹别墅

    甄慧敏三女在家叹猫。

    王梓轩心中惋惜,打算择日为狸花猫修建一座像样些的坟墓。

    他带着工人来到石澳荒地,意外的是,山头土包下面竟然被挖出一个洞。

    是谁这么缺德,难道是贺国彰?!

    王梓轩克制着怒火,连忙让工人挖开土包,狸花猫不见了,只见棺椁北头中板出现了一个洞,洞眼毛毛糙糙的,保留着动物爪印和齿痕,还遗落下橘黄色的猫毛。

    王梓轩看得面无表情,心中却是目瞪口呆,棺椁中许多挠痕,是从里面被破开?狸花猫诈死还是诈尸?

    他凝神望气,观察周围,没有丝毫阴气和煞气。

    难道说,猫真有九条命?

    指挥工人用新土将土包填平,王梓轩若无其事回家。

    进了书房,王梓轩便准备红使用道家秘术豆占法来寻找狸花猫。

    道家秘术豆占法需要一些灵气充足的红豆,一盏油灯和一支竹签。

    红豆又名相思豆,传说在遥远的古代,红豆树生出的果子是白色的。

    古时有位男子出征,妻子朝夕倚树下祈望,因为思夫哭于树下。

    日复一日,男子杳无音信,最后妻子哭出血泪,滴入泥土渗入树根,从此红豆树长出红色小果,后人称之为相思豆。

    术士便以红豆施法来寻人寻物。

    王梓轩掐诀诵咒,点燃油灯放在窗台上,心中默想狸花猫,并将自己的姓名、出生日期及住址说清,随意抓起一把红豆,放在桌案上,用竹签拨豆,每次拨九粒,最后少于九的余数,便是占算所得数。

    再依据“九宫飞星”的理论,推断狸花猫所在的方位。

    诡异的是,书房里骤然起风,西南方刮来,窗台上的油灯忽的被吹灭,桌案上的红豆滚落一地。

    有高手阻他施法推算,竟然可以透过四方神阵的护持,可见对方实力高深莫测。

    王梓轩心中凛然,好在对方似乎并无恶意,否则会趁机反噬他。

    卦象为坤,猫在西南,那个方向岂不是虎豹别墅!?……

    另一头,李兆天与贺国彰开掐。

    李兆天身为香江成名数十年的风水大师,一旦不要脸起来,简直没有下限。

    他真按照王梓轩出的主意做了,死也要拉着贺国彰一起死。

    他让徒弟找来记者召开记者招待会,公开宣扬泰国降头师贺国彰,得到了全本《天荒衍典》,上面的降头邪术,将会形成大面积的瘟疫,他为了阻止对方作恶,身中邪术,命不久矣。

    大多数人认为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李兆天的演技与凄惨模样为他博得了不少人的同情。

    一夜之间,忽然跳出不少神秘人物为李兆天抱打不平,力挺他与贺国彰对着干。

    港府得知此事,为了不引起民众恐慌,顾不得什么言论自由,让警方将消息封锁,但纸包不住火,香江上流社会还是知道了这件事情,紧接着各种谣言四起,都是针对贺国彰。

    有李兆天证实邪术的可怕,人人自危,战争财必须要发,王梓轩的指示下,九龙风水堂趁机推出各种辟邪吉祥物,公开在TVB打广告。

    黑道还发出了千万悬赏贺国彰师徒的人头,一时间香江风声鹤唳,贺国彰在必列者士街的住宅四周被警察日夜蹲守,严密监控,又天天有人上门追问《天荒衍典》的事情。

    贺国彰家里甚至出现了黑巫术“油鬼仔”留下的黑油痕迹和“五鬼搬运”的符纸人。

    他的家里开始每天被众多术士各式手段光顾,一时间,众矢之的贺国彰应付的焦头烂额,几欲抓狂。

    提高福运和功德护持加身可以立于不败之地,王梓轩积攒福运功德,等待时机。

    ……

    今天警务处处长雷蒙德请王梓轩为他的家宅看风水。

    雷蒙德亲自在门口迎接,寒暄几句开口问道:

    “王大师,从哪开始看?”

    王梓轩微微一笑:“家宅看门口、祸福知八.九。”

    “大门风水吉凶是影响宅运的主要因素,我们就从这里开始吧。”

    雷蒙德请教道:“王大师,听说,那个泰国人贺国彰会邪术,真有那么可怕?”

    王梓轩从容淡定道:“空穴不来风,与高街那魔头一般。”

    雷蒙德眼睛一亮,听出王梓轩话里的意思,心里对他评价再次攀升几分。

    “有什么可以防备那种可怕的病毒邪术?”

    王梓轩淡然笑道:“我们九龙风水堂,最近新推出了开光五行八卦福与阴阳五行护身符,前者护佑家宅,后者护佑人身,配合使用,可以无视邪术。”

    最近因为李兆天与贺国彰的事情,香江人人自危,九龙风水堂在王梓轩的指示下,趁机推出各种辟邪吉祥物,生意不是一般的红火,昨日一天就进项五十多万。

    数钱收到手抽筋,现在他都希望李兆天与贺国彰可以斗得更狠更久一点了。

    雷蒙德笑着点头:“大师请。”

    交谈中,王梓轩婉转说出大浪湾7号地标事情,这事情并不难,雷蒙德承诺帮忙。

    他微微一笑又道:“严处长容光焕发,每天早上健身?”

    雷蒙德的中文名叫严道国,他与香江首富李家城的私交不错,经常被后者邀请一起晨练,打高尔夫球。

    大浪湾7号地址地标搞定,但通往石澳村的那条公路不修,王梓轩的那块地还是不值钱,修路是很花钱的,那条公路起码几个亿,王梓轩可出不起。

    但香江首富的李家修得起,而且李家正好也有一块大浪湾道的地皮,他打起了李家的主意。

    自家的地产增值会增加他的福运,更有劝善修路的十方功德拿,王梓轩正想试试他刚刚制成的窥天符效果。

    雷蒙德笑着到“不忙的时候早上与李先生打球,经常听他谈球经,大师喜不喜欢高尔夫,明早一起?”

    王梓轩笑道:“那好,明早我来找严处长。”

    雷蒙德的半山新宅,环山抱水,藏风聚气,是块好地,王梓轩目测至少价值五百万。

    王梓轩从大门到后院一路委婉夸赞。

    雷蒙德喜形于色,愈发高兴。

    两人走进主宅,看了一圈。

    “大师,我这大屋有没有问题?”雷蒙德似乎随口问道。

    光是夸好,一点问题看不出也不行,否则雷蒙德认为王梓轩在敷衍了事。

    打量房间里的布局,王梓轩皱眉道:“屋外地理环境非常不错,可这家宅里面……”

    “什么?”雷蒙德惊讶。

    王梓轩凝重道:“房屋缺角、死门临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