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114章 养气之法

    王梓轩坐在车里翻看着《茅山真解》,李兆天与贺国彰都不是什么好人,就让他们狗咬狗去吧,死哪个都是为民除害,他没有丝毫的负罪感。

    林根宝开着车,见王梓轩在看书,几次欲言又止,一直到富康花园楼下。

    王梓轩淡然道:“有什么想问就说。”

    “师兄,修行界是不是很危险啊?”林根宝道,他感觉修行界好像比混江湖还要危险。

    王梓轩白眼:“哪里没有危险,一场小感冒都能死人呢,其实修行界很平静的,只要自己不找事,行善积德,福运功德护身,一辈子可能都遇不到什么危险。”

    “因为你福运和功德深厚,害你伤你杀你,都要付出沉重代价,谁敢动你,我们上头的天老大会干死他!”

    “极少有人愿意承担这个后果,修行之人大多不喜欢管闲事,更不喜欢杀生害命,尤其对福运和功德深厚之人。”

    王梓轩希望林根宝快些成长起来帮助自己,对他很有耐心,只要可以教授的便知无不尽。

    “师兄,那怎样才能福运和功德护身?”林根宝双眼放光,追问道。

    王梓轩微微一笑:“好善必昌,如若不昌,祖有余殃,殃尽还昌。作恶必灭,如若不灭,祖有余德,徳尽还灭!”

    “说白了就是行善积德做好事,譬如架桥、铺路、修建学校等等。譬如修一条路,什么人都能走,释家讲话就是十方功德,总之安心跟着我混,老实照我说的去做,你的福运和功德便会多起来。”

    林根宝点头,又请教道:“师兄,我在师傅的心得笔记中看到一个词,叫漏阳,是什么意思?”

    “小到呼吸喘气、大到外伤出血,都称之为漏阳。就是指人体的阳气泄露,鬼魂僵尸等冤孽不会袭击带有阴气的东西,所以术士发明了很多‘封阳’的方法。”

    “例如用礞石一类属阴的材料涂在身上,再憋住气,一些道行浅的小鬼僵尸就不会发现你,在他们眼中你就仿佛隐身了一样,都看不到你。突然漏阳现身,都能将他们吓个半死,可好玩了,以前我就这么吓过鬼,将来你入门到养气境也可以试试看。”王梓轩笑着道。

    林根宝张大了嘴巴,心说师兄真厉害,竟然还吓过鬼。

    “师兄,我什么时候才能突破入门,进入养气境啊?”

    王梓轩耐心讲解:“根宝,你首先要明白修行主旨。”

    “《吕祖百字铭》开篇就以‘养气忘言守’五个字讲明了修行主旨。”

    “凡修行者,先须养气。养气之法,在乎忘言守一。忘言则气不散,守一则神不出。诀曰:缄舌静,抱神定。”

    “用白话讲,大意是说:修行的人,必须先要学会养气。养气的方法,在乎少说话、守心于道,少说话则气不散,守心于道则元神内守、不着外境。”

    “口诀为:‘少说话,心安静,神定内守。’尤如蛰虫之蛰藏,道家谓之入定,而释家谓之禅定。”

    林根宝好奇道:“师兄你是怎么练的,为什么那么快?”

    自己有阿敏这个修行外挂的事情谁也不能告诉。王梓轩一本正经的道:“我在算命铺苦熬十多年呢,哪里能说快,天道酬勤,不断积累,才能厚积薄发!”

    想了想他又道:“我过阵子我要去香江大学读书,风水堂的事情你也要多参与,有事及时报给我知晓。”

    林根宝郑重点头,愕然问道:“好的,师兄,你懂这么多,还要读书?”

    王梓轩微微一笑:“读书的意义在与,它最终会成为你的气质和风骨。”

    林根宝若有所思,又问道:“师兄,《天荒衍典》的邪术就是降头术么?……”

    “《天荒衍典》被降头师们奉为圣典,但里面的法术和降术还不一样,譬如其中的摄魂术就有一个比喻,用白话翻译过来就是:人的心理防线,就好像一块坚硬的巨石,普通的方法想要攻破,无非是用大斧重锤狂砍猛砸,这样的方法既愚蠢又费力。”

    “高明的方法应该是仔细观察这块巨石,在上面找到哪怕是很细微的一道裂缝,在里面种上一棵草籽不断浇灌,等到小草生根发芽,根系钻入石内,巨石自然分崩离析。”

    “再直白点讲,就是找到对手心理上的破绽,然后针对这个破绽连续施压,以点破面,人在反复的暗示下,自然会开始产生疑惑,而疑心就能生暗鬼。‘疑心生暗鬼’这句俗语,就是出自《天荒衍典》。”

    林根宝点头,又问道:“如果那个人用《天荒衍典》上的邪术对付我们怎么办?”

    “会有人用屠龙刀砍蚊子?邪术威力逆天,但也折福折寿,而且被施法者福运越强,反噬的威力也越强,所以邪术也不能轻用。”

    “我感觉降术和邪术很厉害,甚至比茅山术还厉害!”

    “有得有失,都是逆天的法术,其实茅山术威力只高不低,相对降术副作用也少很多,但修炼的缓慢,而降术修炼快速,追求效果威力,但副作用也更大,每施降一次,便折福折寿一次,元朝时期,降师遍地,但大多数降师断子绝孙,不过四十便无疾而终,最终也导致了降术的失传。”

    王梓轩又道:“《天荒衍典》遭受天忌,得之不祥,不过它在心理学方面确实强大,譬如其中一个很简单小法术,可以让自己变成疯子!”

    林根宝难以置信的道:“还能让自己变成疯子?”

    “对啊,譬如每天对镜子问十次,‘你是谁!’用不上三个月,你就会疯掉,我曾经好奇试验过,真的可以令人疯掉!”

    “这么邪恶?”林根宝咧嘴。

    “术无正邪,人分善恶,诅咒与祝福其实就如阴阳两面,就如一把武器可以杀人也可以救人,关键在于用的人。”

    “我将那个小邪术改良了一下,譬如每天对着镜子说十次‘我是最帅的!’没用上三个月,我就变的更帅了!”

    “真的可以变帅,这是什么原理?”

    “原理么,因为自信,不会在人面前拘谨,别人就会感觉你很自然,而自然的美是最美的,而且自信会令你更专注,当你在专心做一件事时,就会更帅!”

    林根宝听得直言唾沫,他都打算试试了,他忽然难以置信的看向王梓轩:“师兄,你怎么知道这么多,难道你看过《天荒衍典》?”

    “看到过手抄本,但也是几页的残卷,全本的没看到过,传说真正的天荒衍典中有阵法可以化阴增阳,令人长生不死。”王梓轩撇嘴。

    林根宝听的呆若木鸡。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