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112章 天荒衍典

    缓步走在路上的贺国彰似乎感应到,回头看向富康花园的方向。

    “师傅,就这么算了?我去杀……”他的徒弟摸着嘴角,心有不甘的道。

    “不要动他!”贺国彰眼中闪过一道寒芒。

    “是。”黑衣汉子噤若寒蝉。

    贺国彰狞笑着喃喃自语道:“解老鬼魂飞魄散,张老鬼也被我阴死,如今还有谁能阻我!?”

    任达嵘从警车上下来,带着十多名荷枪实弹的军装警员快步过来:“王大师,有没有事情?”

    王梓轩寒暄几句,将任达嵘劝走,只让他帮忙调查贺国彰。

    朋友之道要把握尺度,找朋友帮忙可以,如果对方能力之外,那就是强人所难了。

    他和张氏两名弟子,带着狸花猫的尸体去安葬。

    回来已经傍晚。

    在王梓轩的开导哄劝下,甄慧敏与雌猫仔逐渐开朗起来,因为卖萌可爱,家里三个女人很快接受了虎斑猫仔,专门给她准备了猫窝,甄慧敏还给猫仔起了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名字,甄慧豹。

    想到狸花猫,王梓轩便心中发狠,悄悄准备法器、阵法和画符备战。

    还不待他找贺国彰算账。

    一则消息传来,贺国彰以香江首席风水大师自居,邀战香江各位大师,李兆天斗法落败重伤,在玛丽医院养伤。

    李兆天要求见王梓轩。

    现在哪有心情搭理他,王梓轩不见!

    书房里。

    方大师与张太坐在王梓轩下手,两人忧心忡忡,贺国彰以切磋为名,实则对香江首席风水大师的名号志在必得,指不定会什么时候登门挑战。

    张太叹息一声道:“王大师,有些事情,是该告诉你的时候了!”

    “如果是劝我去见李兆天,那就算了。”王梓轩面无表情。

    他记恩也记仇,李兆天几次三番害他,一个正缘桃花咒差点要了他的命,如果他有机会下手,张大师的面子也不好使。

    “你的契爷解大师,死于贺国彰之手!”张太沉声道。

    王梓轩神情木然的听着。

    不是不震惊,而是他越是遇到大事越会喜怒不行于色。

    “八年前,贺国彰得知你八字纯阳,想得到你的心头血修炼邪法,解大师为护你被贺国彰的邪术重伤,魂飞魄散。”

    “我丈夫与解大师相交莫逆,为此与贺国彰一战,李大师当时也在场为先夫压阵,他们逼迫贺国彰发下誓言,永不回香江!”

    王梓轩双眼微眯,难怪李兆天知道他的生辰八字,原来也是当年的知情人。

    张太与方大师对视一眼,暗自惊叹王梓轩的城府,竟然如此镇定。

    “王大师,虽然你与李大师有仇,但他当年毕竟维护过你,你终归欠他一个人情!”张太叹息道。

    一方是丈夫的师弟,一方是对张氏有恩的王梓轩,她夹于中间很难做。

    “我会走一趟!”王梓轩淡然点头。

    他早就怀疑过解天罡的死因,竟然是为他而死,而且还魂飞魄散,这个因果结的太大了,必须要还。

    现在他又多了一个让贺国彰死的理由。

    方大师欲言又止。

    王梓轩心思百转,必须稳定军心,否则不战自溃,他淡然一笑:“家里的事情你们多操心,贺国彰的事情我来摆平。”

    怎么摆平,见过李兆天再说。

    玛丽医院是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

    遇到帅哥问路,模样俏丽的小护士原本兴奋的脸色微红,闻听王梓轩询问李兆天的病房,脸色瞬间惨白,慌忙为他们指了方向,一脸恐惧的快步离开。

    病床上的李兆天双眼佝偻着,仿佛一具干尸,令人望而生畏,难怪小护士那副模样。

    因为李兆天每天子时都会尿血,血液都从尿道流光了。

    林根宝捂着鼻子跑出去,回来的时候他戴着一个口罩,并将一个口罩递给王梓轩。

    王梓轩摆手,他前世八字纯阴,今生八字纯阳,又有福运和功德护体,这种邪术对他无效。

    他面无表情,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李兆天这么多年将造孽当成事业来干,几次三番差点将他害死,如今恶人也被恶人磨,遭了报应,他不拍手称快,已经是气度过人。

    李兆天一见到王梓轩,便爬跪在床上不住磕头,不住赔罪,但已经说不出话来,王梓轩让到一边,不受。

    王梓轩站到门口,病房里臭气熏天,就这里空气好些,难怪病房其床位空着,住厕所都比这里的空气清新。

    李兆天的两名弟子对视一眼,满脸惶恐,跪倒在地不住向王梓轩磕头。

    “王大师请救我师傅!看在张大师的份上。”李兆天的刘姓弟子乞求道。

    这是中了什么邪术?望气术竟然看不穿,王梓轩心中凛然。

    “李大师这是怎么了?”

    “我师傅与贺国彰斗法,不知他用了什么邪术,我师傅吐血回来,又尿血不止。”刘姓弟子哭诉道。

    “还有什么?”王梓轩皱眉。

    “我师傅身后生了脓包,气味就是从那出来的……”满眼恐惧的刘姓男子欲言又止。

    王梓轩沉声道:“不说,我就走了。”

    “我们……我们后背也长了这个…………”李兆天的两名徒弟掀开后背衣服,露出往外冒着白浆的脓包,看得林根宝头皮发麻。

    这究竟是什么邪术!?

    李兆天比划手势,他的弟子赶忙取纸笔给他。

    他飞快写画,然后拿给王梓轩看。

    王梓轩定睛看去,心头一跳,贺国彰得到了天荒衍典!!

    这不可能!那邪典不是已经失传了么?

    “师兄,这天荒衍典是什么?”林根宝好奇。

    王梓轩沉声道:“《天荒衍典》是洪荒时代一套更改阴阳的阵法和法术的荟萃典籍,其中大多数阵法和法术属于‘逆天折寿’的范畴,也就是说逆天行事,因此折寿,其残卷辗转落到全真教手中。”

    “北宋末年,有个人名叫李万杉,他是全真祖师马丹阳的门生,后来因为偷看《天荒衍典》残卷被逐出师门。”

    “这李万杉是个天才,但是喜欢以搞破坏的方式来炫耀自己的才能,只要能让他的才华找到用武之地,哪怕是作奸犯科也会乐此不疲。”

    “他后来跑去盗墓,目的是为了研究古尸,糅合他看到的天荒衍典残卷,最终真被他悟出一套损阴丧德的邪术,也起名叫《天荒衍典》,事实上只是糅合天荒衍典残篇、全真法术和他研究古尸捣鼓出来的邪术,而你们,中的就是这种邪术!”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