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111章 来生再见

    贺国彰实力高强,八年前与张大师斗法落败,移民去了泰国。

    王梓轩凝神望气,心中不禁皱眉,看不穿!?

    贺国彰对他的徒弟被打似乎毫不在意,眯着双眼,似笑非笑的背着手看向王梓轩。

    “师傅,他就是王梓轩!”黑衣汉子爬起回到贺国彰身后,擦去嘴角的血迹,目光阴狠盯着王梓轩道。

    贺国彰摆手,打量在王梓轩身上,忽然说出一句令人莫名其妙的话来:“绝好的材料,可惜未到纯阳之时!”

    “你们不该杀她!”王梓轩沉声道。

    “一只畜牲而已。”贺国彰轻蔑的打量一眼地上的狸花猫。

    王梓轩甩手亮出玉笔:“杀人者人恒杀之!”

    “来啊,将你最拿手的使出来。”贺国彰闻听嘴角扬起一抹邪狞笑容,向王梓轩勾手,他身上泄露出的阴寒煞气令他身后的两名徒弟骇然变色,慌忙往后退开。

    王梓轩面色淡然,心中却是凛然,眼前的贺国彰给他的感觉仿佛是一具千年古尸,他再次凝神望气,眼睛一疼,竟然还是无法看穿。

    他心中发汗,这种事情他还是头一回遇到。

    “贺老怪!”

    张大师拎着一把桃木剑,带着他的三名徒弟和张氏的三名弟子过来,人多势众,气势汹汹。

    贺国彰皱眉,意外方大师竟然与张氏弟子在一起,还站在王梓轩一边,他的徒弟上前附在他的耳边窃窃私语,隐隐听到九龙风水堂几个字。

    “给旺角警署任警司打电话!”王梓轩沉声道。

    贺国彰白眉一挑,神通不敌业力,他不想与警察打交道。

    “小辈,老实将它给我,今日就放过你们,否则休怪老夫以大欺小!”贺国彰冷哼道。

    甄慧敏也抱着小猫下来,一见到狸花猫的尸体,小猫便惊呆,喵喵惨叫,跳下就往狸花猫那里跑。

    “回来!”甄慧敏快步追赶过去。

    这只灵猫竟然比死掉的那只灵力还要好,贺国彰的目光一下亮起。

    不好!

    王梓轩眼睛一瞪:“干他!”

    他右手掐算,一阵分般率先冲向贺国彰,他的话仿佛导火索,张大师带人也冲了上去,张氏的三名徒弟虽然杏格懦弱,但张氏与贺氏老对头,仇隙很深,再有王梓轩与方大师带头,也抄起家伙冲过去。

    贺国彰不屑冷笑。

    他掐诀诵咒,抖手一张蓝色符纸甩向空中,无风自燃,一掌虚拍向冲来的众人:“……急急如律令,晕!”

    张大师头一晕,随即清醒,其他人可扛不过去,他们忽然感觉一阵头晕眼花,浑身绵软无力,张大师取出法器葫芦,喝了一口水,手中掐诀,喷洒出去,众人先后清醒。

    王梓轩取出四神纹镜,掐诀诵念四神护身咒:“青龙孟章甲寅,白虎监兵甲申,朱雀陵光甲午,玄武执明甲子,四曾前后围绕,勿令外邪来扰!……”

    他镜面一转,照在所有人身上,众人顿时精神大振,再次冲向贺国彰师徒三人。

    “张老鬼的四神镜!”贺国彰眼中闪过一丝忌惮和贪婪。

    警车鸣笛由远至近,对方手中有极品法器,又人多势众,贺国彰知道今天占不到便宜,心有不甘瞪了王梓轩一眼,一记掌手雷虚拍在地上,轰隆声响,顿时白雾弥漫,但见雾气散去,贺国彰三人已经不见踪影。

    “穷寇莫追!”王梓轩拦住众人,贺国彰的蓝符不是正道符咒,显然还会邪术,临走使出的全真掌手雷也令他心中忌惮。

    全真教自明代开始失去了统治阶级的支持,逐渐分裂为诸多小派进行独自的活动,在明清时期,又分化出更多的小派。据《诸真宗派总簿》所载,当时便有八十六派,如今全真教的分支更是繁多,也不知是那派传出了掌手雷。

    贺国彰能与张大师做对头多年,身后一定也有不小势力,因为死了一只猫大动干戈,理由说不过去,即便报警多半也会不了了之,所以王梓轩息了借助警方的念头。

    “老公,你快来。”甄慧敏喊道,王梓轩快步过去。

    张大师看了一眼,摇头叹息:“命里杀劫,天意难违,最终还是躲不过去!”

    王梓轩去检查,发现狸花猫已经没救了,雌猫仔用爪子推着狸花猫,喵叫声如泣如诉,女人感杏,蹲在地上甄慧敏闻听哭得梨花带雨。

    张大师摇头,不愿过去打扰,留下张氏的两名弟子候命,示意其他人回去。

    他心中对贺国彰也忌惮不已,尤其对方使出的掌手雷,简直比真正手雷还要可怕,将对方击退已经是不幸之中万幸,从此香江该不太平了。

    冥冥自有天定,即便王梓轩仁心放过这只附身妖邪,但附上人身也是要付出代价的,最终还是无法逃脱制裁。

    王梓轩看得心头沉重,喃喃自语道:“蜉蝣之羽,衣裳楚楚。心之忧矣,於我归处?”

    见甄慧敏与雌猫仔看过来,他心思百转,忽然笑道:“阿敏,你哭什么?”

    甄慧敏哽噎着道:“老公,猫妈妈多可怜啊!”

    王梓轩抱起猫仔,轻轻抚摸猫头。

    “只是分开而已,分开是为了更好的相聚。”

    “有一种小虫叫蜉蝣,它只能活一天,它和小蚱蜢交了朋友,傍晚的时候,小蚱蜢对蜉蝣说,我要回家了,咱们明天见!”

    “蜉蝣纳闷了:啊?还有明天!?”

    “小蜉蝣死了以后,小蚱蜢和小青蛙交了朋友,冬天要来了,小青蛙对小蚱蜢说,我要冬眠了,咱们来年再见!”

    “小蚱蜢纳闷了:啊?还有来年!?”

    “如果一个亲人跟你说,咱们来生见,你一定会问:啊?还有来生啊!?”

    “所以,当你的亲人离去,不要悲伤,缘起缘灭,只是分开而已,分开是为了更好的相聚,只要你讲一句,来生再见!那你们来生一定还会再见!”

    “还有来生啊?”甄慧敏睁大了眼睛。

    王梓轩笑道:“你看,刚才我说什么?你没有去过来生,你怎么知道没有来生呢?”

    雌猫仔瞪大了眼睛,忽然对狸花猫喵喵叫,似乎在说:来生再见!

    待她们离开,王梓轩抬头看天,真是天意难违?

    他忽然愤怒咆哮道:“贺国彰!!”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