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98章 警方一哥

    王梓轩拿着重新串起来的黑珍珠手链,心中沉吟。

    许晋芳急匆匆推门进来。

    “伯母出事了?”王梓轩淡然道。

    “阿轩,你知道了,妈咪她会不会有事?”许晋芳紧张的道。

    “成人善事,其功更倍,动人善愿,其量无涯!”王梓轩说的模棱两可,引人浮想联翩。

    他现在刚刚突破境界,心境不稳,也推算不出什么。

    “妈咪总做善事,难怪这次有惊无险。”许晋芳松了一口气。

    王梓轩微微一笑。

    “阿轩,我先回去,有事打这个号码,之前的事情我想起来了,是开玩笑的,你别生气,爹哋妈咪不会害你们。”许晋芳安心了许多,赶忙解释道。

    王梓轩不置可否,这世上最危险的就是人心,在自己的利益面前,再善良的人都会化为魔鬼。

    他微笑道:“我们一起回香江。”

    “那好,我去安排航班。”许晋芳点头,快步出去,又恢复了以往的干练。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如果不知东京风水大阵的事情,没有阴阳师监视还好,现在王梓轩已经没有继续游玩的心情。

    富康花园小区。

    王梓轩一家,大包小裹的往家里搬运,这次来东京算得上是满载而归,行李箱就七八个,索尼录音机,CD机,家庭摄像机等电器也买了不少。

    方大师最先收到消息,赶忙让他的徒弟来帮忙,笑着与王梓轩一家寒暄。

    楼上的姑婆也听到动静,抱着泰迪狗来算账。

    姑婆还未开口斥责,王梓轩笑着脸将一个索尼WM-40随身录音机塞过去,将她的一番话给噎了回去。

    “阿姨,这是阿敏特意带给你的礼物。”

    伸手不打笑脸人,姑婆有些尴尬的看了眼手里的索尼WM-40随身听:“狗的事……”

    王梓轩诚恳道:“对了阿姨,狗狗屁屁可能是细菌感染,下部瘙痒难忍,平日要做好保洁工作,这是我家里的金霉素眼药膏,也能起到消炎杀菌的作用。”

    “你有心了。”姑婆老大不好意思。

    原来是她想多误会了,也难怪了,她的狗狗可是母狗,竟然错怪了人家,这录音机一定不便宜,回头将自己那副手镯送人家吧。

    见姑婆抱着狗狗上楼,王梓轩笑着挥手。

    方大师笑着开口,“老弟,咱们一起开一家风水公司怎么样?”

    “老哥,我还有事!何家的车子在楼下等我,回头再商议。”王梓轩笑道。

    “你忙,你忙,这事不急。”方大师笑。

    王梓轩与甄慧敏她们打过招呼,带着拖着皮箱的林根宝下楼,何孝哲代表何家要去养和医院去探望许丁安妮,赶来接他。

    将林根宝送回家,平治房车调头从海底隧道过海,赶去养和医院。

    许良镛双目如鹰,看到王梓轩进门,打量一眼许晋芳,锐利的目光收敛,看向王梓轩,微笑点头。

    病房里,许晋芳与徐晋安姐弟俩正与病床上的许丁安妮讲话,见他们进来顿时收声。

    许晋芳面无表情,他的弟弟徐晋安戴着一副金丝眼镜,却是满脸好奇打量王梓轩。

    “阿轩、阿哲,快坐。”许丁安妮目光复杂,她是真心喜欢王梓轩,否则也不会违心劝离甄慧敏,促成女儿与王梓轩。

    她去半岛酒店喝下午茶的时候遇到车祸,只是受了一些惊吓,人没有事,可以说是有惊无险。

    王梓轩宽慰了几句,送出一张安神红符,便起身告辞与何孝哲告辞。

    电梯间里挤得满满全是人,何孝哲鬼使神差的忽然想捉弄王梓轩一下,就对他说:“轩仔,你那个包皮手术做了吗?”

    所有人都看向王梓轩,却见他淡定的看着何孝哲,歉意的道:

    “抱歉,何先生,那位病人的手术安排在明天,等我给他做完马上为你安排时间,让你等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

    所有人顿时都看向何孝哲,他满脸通红的掏软布擦拭眼镜片,掩饰尴尬。

    出来电梯,何孝哲哭笑不得的跟上,和王梓轩斗嘴,自己就从来没有赢过。

    “王先生,好巧!……你又变帅了!”一名女护士喊嚷,顿时几名女护士回头,皆是一脸欣喜的围上来。

    “嗨,美女们,我就爱看你们笑,你们的笑容让我的心情一整天都充满阳光……”

    此前甄母在养和医院做手术,王梓轩嘴甜,和这些医生护士都混熟。

    王梓轩寒暄几句,笑着跟她们道别。

    “阿轩,那个护士长不错啊。”何孝哲回头打量一眼,小声道。

    “人家六月份刚结婚,老公是个拳击教练。”王梓轩随口道。

    “这你都知道。”何孝哲愕然。

    “看看面相就知道了。”王梓轩当然不会出卖自己,他知道是因为当时他赶了礼钱。

    圣人无全能,就是周文王在世也不可能事无巨细,什么都算到,什么都算准,否则后果就是夭寿,凡事都有个度。

    “那你快看看我现在怎样!”

    王梓轩细看何孝哲额面,断言道:“耳朵灰黑,泪堂发黑,眼白发黄,唇色无华,你肾虚。”

    他可是很记仇的,这种坑队友的家伙,有机会要小惩大诫。

    “难怪近日脚后跟酸软。”何孝哲脸色微变。

    王梓轩面色凝重道:“二哥,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来日方长,要知节制,半年内最好不要行房事,否则会影响传宗接代。”

    “那么惨?!”何孝哲欲哭无泪,半年不能做那种爱做的事情,还不要了他的命?

    见何孝哲沮丧,王梓轩又安抚道:“不用担心,回头我帮你挑选一些补药,补补身体,将养两周应该差不多了。”

    “那太好了,我跟药行打招呼,到时挂我的账!”何孝哲顿时喜形于色。

    王梓轩微笑不语。

    ……

    张大师过头七下葬,送别仪式在香江殡仪馆主泽堂举行。

    本埠葬礼很多讲究,诸如“多谢”要讲“有心”,殡仪馆门外,来宾们逐个领取吉仪。

    吉仪是一个白色的直度信封,中间有一道红条,上面以蓝色字写“吉仪”,内有里面有一份张大师的生平介绍,一条白色纸巾、一粒糖和一枚一元硬币。

    纸巾的用途是给来宾抹眼泪,而那粒糖的用意,则是借甜味来给丧礼参加者减少哀痛和伤感,要在当日内吃下,一元硬币则是用作帛金的回礼,必须在当日用掉,不得带回,否则会带来霉气和恶运。

    令王梓轩意外的是,香江警方的“一哥”,警务处处长雷蒙德在任达嵘的陪同下也到场,锐利的目光不时落在他的身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