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94章 咒打小人

    上午快9点登机,到达东京羽田机场的时候已经下午14:10。

    东急凯彼德大饭店是一间五星级酒店,提供舒适的客房,距离受欢迎的筑地市场,东京塔及增上寺等景点仅几步之遥。

    王梓轩带着甄慧敏等人直接到酒店前台取了钥匙,他已经定下这里的豪华俱乐部特大号床间。

    前世他曾经陪师傅周康节来过,所以轻车熟路,而甄慧敏等人以为王梓轩早有安排,也没有多问,只是眼里都是好奇。

    值得一提是,在RB不需要给小费,无论买什么都会收取5%的消费税。

    甄慧敏大姨妈探亲感觉身体不舒服,和甄母留在房间收拾行李。

    王梓轩带着林根宝与周小寒出门,想去买些桂圆与红枣给甄慧敏煲汤,但走了许多商场和店铺都说没有,不知不觉越走越远。

    一名身穿白色狩衣,手托六壬式盘的男人从他们身边经过。

    周小寒好奇打量,小声问:“阿哥,你快看,那位小姐姐穿的裙子很好看!……”

    王梓轩赶忙捂住周小寒的嘴,用日语笑着向对方道歉,却见身穿白色狩衣的男子淡然瞄了周小寒一眼,甩袖离开,但却从他宽大的袖子中飘落了一张纸人。

    王梓轩皱眉,只见林根宝哈腰捡起纸人:“小姐,你的东西掉了!”

    身穿白色狩衣的男人脚下一顿,柳眉一立,又加快了脚步。

    林根宝好奇的拿着一张人型的白纸打量,周小寒也好奇跑过去对着阳光看,只见纸人里面似乎隐隐约约写着魑魅两个字。

    王梓轩抬手阻止,话到嘴边,周小寒忽然感觉纸人烫手,惊叫丢开,纸人一下活了过来,猛地撞向周小寒的肚子,林根宝刚要阻止,却见纸人以诡异的角度,又一脚踢向他肚子,大意之下林根宝登时中招。

    两人好似被烙铁烫到一般,疼得脸上扭曲,白纸小人掐着腰站在地上,指着他们两人,一副斥责说教的架势。

    王梓轩幸灾乐祸道:“看人不看喉结?漂亮的就管人家叫小姐,那是男人,不教训你们才怪!”

    “阿哥,疼!……”感觉肚子火烧火燎的疼,周小寒与林根宝捂着肚子蹲到地上。

    王梓轩掐诀默念四神护身咒:“青龙孟章甲寅,白虎监兵甲申,朱雀陵光甲午,玄武执明甲子,四曾前后围绕,勿令外邪来扰!……”

    他双手在林根宝与周小寒身上一拍,灼痛感消失,两人顿时长出了一口气。

    纸人似乎怕王梓轩,捻手捻脚的转身要跑,王梓轩一脚踩了下去,亮出着墨竹图卷轴蹲下,捏着纸人敲打起来。

    “打你个小人头,等你有气无得抖。打你只小人手,等你有手没得动。打你只小人脚,等你有脚没得走……”

    白纸小人惨痛状,极力扭动挣扎的模样,却怎么也无法挣脱。

    即便周小寒与林根宝冒犯,那也是无心之失,何况他的人哪轮到别人教训,必须十倍打过来!

    林根宝与周小寒身上已经不疼了,看着王梓轩“打小人”,有种想笑的冲动,但想到之前的灼痛,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周小寒好奇的道:“这是什么啊,阿哥!?”

    “式神!”王梓轩打足二十下收手,任由纸人化作白光逃跑。

    “式神是什么鬼?”周小寒愕然。

    林根宝皱眉,这种传说中的东西竟然真的存在,跟茅山的“纸人法”很像。

    “式神,又称识神,式者,侍也,以理解为是‘侍神’的意思,就是侍奉其主的神怪或是灵体。”

    “阴阳师操控式神是阴阳术师的主要法力技能。”

    “有通过封印函定下契约书的,有通过结印方法降服的,有以朋友关系自愿递交,可以剪纸而成形,只要念出约定的咒语,随时控制召唤出来,连人的魂魄都可以使用,也有以活的生物为凭借做为式神。”

    “阴阳师又是什么?”林根宝好奇。

    “阴阳师源于华夏,是掌握着阴阳道,懂得观星宿、相人面,还会测方位、知灾异,画符念咒、施行幻术的一种巫师。”

    “阿哥,你打了那个纸人,他不会找来算账吧。”周小寒担心道。

    “如果他敢纠缠不清,那休怪我狠辣无情!”王梓轩抖手,指尖出现一枚叠成八卦形状的蓝符。

    树梢间的一只乌鸦,透过枝叶,俯视树下的王梓轩三人,赶忙振翅飞走。

    察觉监视的式神乌鸦惊走,王梓轩并未掉以轻心。

    “哇,阿哥,你好厉害!”周小寒满眼都是小星星。

    王梓轩微笑,不置可否。

    如今RB的阴阳道已经没落,阴阳师们大多蛰伏,而且他们很现实,认为阴阳相调,得失相抵,付出和收获要成正比,遇到实力差不多的对手,阴阳师通常会三思而后行,多半会选择退避忍让,不敢贸然出手。

    什么替天行道,斩妖除魔,什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在阴阳师看来很忌讳,他们只看契约行事,当然金钱是一种契约,血脉是一种契约,誓言也是一种契约。

    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劫难,王梓轩并未训斥周小寒与林根宝,对方阴阳师是为了试探他,而周小寒他们只是给了对方出手的理由。

    两名身穿和服的绝色女子,打着油纸伞,款款婷婷的缓步经过,当看到王梓轩,双双驻足鞠躬,那一低头的娇羞,不胜温柔,看得林根宝与周小寒都不禁目光痴迷。

    待她们走远,周小寒打量依然痴迷的王梓轩,小声道:“听说RB的马妹体贴、贤淑、还很温柔的,旁边就有小旅馆,还赠免费套子,阿哥你双飞二奶,我保证回去不告诉阿嫂。”

    林根宝想笑又不敢笑,极力忍耐,吭哧吭哧,脸憋通红。

    王梓轩目光痴迷的打量着,两名和服女子动人的曲线,不以为然地的撇嘴道:

    “二奶你个头,温柔,那是你们接触的少,天天深入交流就会有一种很假的感觉,一切都那么不真实,笑容是假的,享受的表情是假的,就连叫床……叫人起床的温柔都是假的!”

    他心里可不是表面的色迷心窍,王梓轩时刻在紧绷着心弦,谁能想到,两名身姿婀娜的绝色女子,在他眼里是两只色彩斑斓的翩跹蝴蝶。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