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89章 糟糠不弃

    王梓轩进门的时候,甄慧敏站在里,怔怔看他。

    之前甄慧敏在阳台浇花,看到了楼下的一幕。

    “是不是帅呆了?”王梓轩眉飞色舞笑。

    “老公,如果你不爱我了,请告诉我,我会成全你,主动离开!我希望你幸福!”甄慧敏颤动着嘴角,眼圈发红的说道。

    周小寒探头看,被甄母拉推进房里,回头看王梓轩一眼,甄母摇头叹息,女婿太优秀,她早知会有这么一天。

    该来的还是要来,看王梓轩如何选择了。

    别人眼里只有满脸悲伤的甄慧敏,而王梓轩眼里,布下四方神阵的墙面从下至上,裂纹在蔓延,而他头顶代表福运的云团正在飞快消散。

    王梓轩快步过去,一把紧紧将甄慧敏抱住,福运的消散和墙壁的裂纹才停止。

    “老婆,你知道我爱你,又胡思乱想,屁股痒了!”

    甄慧敏哽噎道:“你走后,许太太过来,她说只要我肯离开你,就给我一千万补偿。”。

    王梓轩瞪眼,一把推开甄慧敏,把着她的肩膀质问道:“你竟然出卖我!”

    甄慧敏一下傻眼,慌忙辩驳:“啊!?我没有,我没有答应她!”

    王梓轩长出一口气:“我就说么,我老婆没那么傻,那么点钱就将我卖了,至少也要一千亿!”

    甄慧敏差点被逗笑,嘟嘴道:“多少钱我也不卖!”

    “有眼光,本王千金不换!”王梓轩得意道。

    “老公,你不会离开我?”甄慧敏扑进王梓轩怀里,紧紧抱住他。

    “有人说,女人只有丑一次,才知道哪个男人不会离开你,在你最丑的时候我娶你,现在将你浇灌成一朵花了,我会离开你,想什么呢?”

    “可是,我看得出,许小姐是真喜欢你!”甄慧敏追问道。

    “老婆,你想听我的真心话?”

    “嗯!我不想你骗我!”甄慧敏与他分开,抬头看向王梓轩的眼睛。

    王梓轩黯然道:“我与许小姐不合适,真跟她在一起,或许会轰轰烈烈的爱一场,但也仅此而已,如同烟花般灿烂,注定悲剧收场。”

    “为什么?”甄慧敏愕然。

    王梓轩正色分析道:“杏格决定命运,许小姐的杏格天生强势,起初她会动心忍杏,极力克制,但逐渐就会原形毕露,会让我跟她在一起很累,内心总是充斥不满。”

    “我们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差距太大了,我和她在一起,她肯定会让我改行,不做风水师,但她的手段可不会像你这么柔和。”

    “即便我妥协,她只会得寸进尺,逼着我去深造,去学习,为了与她拉近距离,但因为我不是那块料,结果会对我越来越失望,从而毁了我也毁掉她自己!到最后我们都是精疲力竭。”

    “她的自我感觉过于良好,内心里的自我非常强大,也认为自己是最聪明的,她喜欢听话的男人,喜欢跟着自己走的男人,没有自由,没有自己的事业,仿佛吃软饭的凤凰男,试问哪个有自尊的男人可以受得了?”

    “但她如果真爱你,会为你改变的!”甄慧敏若有所思的道。

    王梓轩不以为然道:“改什么,江山易改禀杏难移,你以为谁都像阿敏你这么温柔?”

    甄慧敏闻听,嘴角扬起,又听王梓轩道:

    “许小姐这种女人,对我来讲,做朋友很好,但做老婆那简直是一场恶梦!”

    “这个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人,许小姐身上的优点很多,但她也有缺点在,她有强烈的占有欲,而猜疑会接踵而来,她甚至会看不得我和别的女人说话时的态度有一点热情,我会觉得自己好像无法呼吸,无法正常的社交。”

    “而你清楚,你老公我的骨子里是个强势的男人,最不喜欢别人对我指手画脚,更别说比我强势的女人。”

    “我喜欢跟不累的人在一起,所以老婆你放心,除非遇到比你温柔、会烧菜、善解人意,比你做的还要好的女人,否则我是不会变心的!”

    “休想,没人比我做的更好!”甄慧敏嘟嘴道。

    王梓轩撇嘴:“不一定啊,我现在肚子饿的咕咕叫!”

    “老公,饭菜已经做好的,就等你回来。”甄慧敏赶忙道。

    “嗯!这还差不离。”王梓轩笑着点头。

    见甄慧敏去厨房,他赶紧去洗澡,洗衣服,清除身上许晋芳的香水味。

    王梓轩说的并不是假话,假话很难取信于人,也早晚会被揭穿,即便他也只是在真话中掺沙子。

    或许,许晋芳是真爱他,但那又怎样,爱情与婚姻是两码事。

    如果他真跟许晋芳结婚,可以想见未来会怎样,或者他妥协,经常跪洗衣板,或者因爱生恨,相爱相杀,直到彼此弄死对方。

    两人会仿佛两只刺猬,抱得越紧,彼此伤害越深,这是两个人的杏格决定,很难改变。

    婚姻里必须有一方妥协包容,但许晋芳显然改变不了,而王梓轩更不愿自己活得憋屈,哪怕再爱对方。

    为了一时痛快,余生痛苦,还是算了吧。

    男人只有穷一次,才知道哪个女人最爱你,男人只有落魄一次,才知道谁最在乎你,而这些王梓轩在前世都经历过了,所以他知道谁最适合自己。

    洗完澡出来,却见周小寒坐沙发上朗读梁启超的《少年华夏说》。

    “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

    不想打扰阿妹读书,王梓轩想去找甄慧敏吃饭。

    周小寒见王梓轩不搭理她,撇嘴,信口胡诌,“……阿哥强则阿嫂扶墙,阿哥弱则阿嫂失落!”

    王梓轩脚下一顿,“纳尼?!”回头只见周小寒摇头晃脑,手指上还晃着一串车钥匙。

    这不是那串康塔奇车钥匙?

    他皱眉走过去,坐到周小寒身旁:“小寒,哪来的钥匙?”

    “我没偷跑出去!”周小寒赶忙道。

    “真的!?”王梓轩眯眼看她。

    “刚才,你占着浴室洗澡,狗狗拉尿,我抱她下去,真的!”周小寒赶忙解释。

    “然后呢?”

    “我在楼下看到许小姐,这串钥匙是她让我捎给你,那台白色跑车好漂亮。”

    王梓轩抬腕摘下爱彼腕表,递给她道:“小寒,下次见到许小姐,将这串车钥匙和这块手表交给她,你告诉她,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否则朋友也没得做!”

    “为什么啊?”周小寒难以理解。

    王梓轩微笑道:“丈夫、妻子,说到底,都是各自的一份责任,清晰了这个责任,才奠定了一个家庭幸福最扎实的基础。”

    他又正色道:“贫贱之知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

    周小寒眼睛一亮:“阿哥,我支持你!”

    王梓轩疑惑:“你知道后面这句话的意思?”

    “贫贱时的朋友不可忘,共患难过的妻子更是不能把她休弃的!”

    王梓轩笑,摸摸她的头,“小寒乖!”

    周小寒拿着钥匙和手表换鞋跑出门。

    等候消息的许晋芳在楼道里来回踱步,叮的一声电梯门开。

    见是周小寒,她眼中闪过失望。

    “小寒,你哥呢?”

    “许小姐,我阿哥让我将这些交给你!……他说,贫贱之知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周小寒将爱彼手表与车钥匙递给许晋芳。

    许晋芳微笑听周小寒说完。

    “告诉他,我不会再打来扰他!我们还是朋友,东西他必须收下!”

    “可是……”

    许晋芳脸色一沉,凌弱冰霜:“没有可是!”

    她说完,转身便走,周小寒想要开口,却见许晋芳一拳捶在楼道门上,轰然巨响,铁门竟然凹陷一块,吓了周小寒一跳。

    待她走远,周小寒上前打量门上的拳印,不禁咽了一口唾沫,心说阿嫂还是温柔一点的好,不用担心日后家暴。

    回家她将事情一说,王梓轩不以为然的将手表戴上,车钥匙揣起来,朋友之间的馈赠?那礼尚往来,以后还她人情就是。

    餐桌上,甄母看着王梓轩与女儿玩笑打趣,一如以往,心中欣慰,她果然没有看错人。

    王梓轩劝说:“小寒,不让你出门,哥是为你好。”

    “阿哥,在家很闷的。”周小寒嘟嘴。

    “老公,别怪小寒,这么多天,我也感觉闷。”

    王梓轩看她一眼,再看甄母也不吭声,总这么将一家人闷在家里确实是个事情。

    “那我们去旅游!”

    “去哪里?”周小寒眼睛一亮。

    “去东京迪士尼!”王梓轩想了想道。

    许晋芳现在回来,与其在家里被她纠缠还不如出去散散心,回来的时候正缘桃花过去,许晋芳清醒冷静,最好马来西亚那位降头师也被解决掉,他真是太机智了。

    “哇,好棒!”周小寒与甄慧敏击掌庆祝。

    说走就走,王梓轩马上联系何孝哲,让他帮忙安排,将林根宝必须带上,可以替他拎购物袋。

    电话铃声响,李梦华又来电话,请王梓轩参加今晚的《运转乾坤》。

    明天出去旅游,今晚就去一趟吧,虽然张大师的事情,豪门家族已经摆平,但本埠很多市民还不知道,仍然有很多人在讥讽张大师遭天谴。

    王梓轩勉为其难的答应了李梦华,但有个条件,男嘉宾他内定两个人,李梦华考虑了一下,便答应。

    周星池这些天很郁闷。

    生日那天,他非常意外的收到一份生日礼物。

    一块浪琴名表。

    竟然是王梓轩送给他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