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83章 阴煞尸童

    “天地玄宗,万炁本根,广修亿劫,证吾神通,体有金光,覆映吾身,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天之光,地之光,日月星之光,普通之大光,光光照十方……”

    咒语念出,金光四散,黑煞之气无所遁形,一片片被驱散。

    王梓轩所念金光神咒,是内炼金光元神护体,降魔卫道,驱邪镇煞之中,此种咒法威力最大,但也最耗灵力,只坚持不过几分钟,王梓轩便觉胸口窒闷,血气上涌。

    幸亏手中有墨竹图,否则王梓轩也难以坚持多久。

    一只血色小手忽然从山顶一处墓穴伸出,浑身密布血红裂纹的婴儿诡异冒头,倏然睁眼,双眼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绿色。

    这是那名与张大师同归于尽降头师的鬼童,因为后者死去,童鬼脱离了控制。

    一名坟场路过的管理人员看得两股打颤,裤管滴滴答答,竟然吓尿了。

    血红婴儿眼眸中闪过凶煞神色,盯着他,口中发出‘咯咯’的瘆人笑声,倏然僵直不动。

    隐隐听到婴儿笑声,王梓轩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竖立起来。

    王梓轩猛然抬头,凝神望气,只见一只恐怖赤红童鬼架着滚滚黑煞扑下山来,遥遥向他一抓。

    我勒个去,活人炼尸,阴煞尸童!

    阴煞尸童未到,黑色煞气骤然扑来,王梓轩小心肝乱颤,踉跄倒退,身上包饶的金光越见薄弱。

    如果不是天雷滚滚阴煞尸童无法全力,如果不是他八字纯阳,天生克制阴煞,此时又是午时三刻,王梓轩已被黑煞入体,鬼抓而死。

    实力堪比观气境界后期的阴煞尸童!

    害怕无用,他知道不可力敌,只有重新撑起护山阵法,取出张大师的法器,他才有一线生机!

    王梓轩一个转身卸去惯杏,狠心咬破指尖,抹去眉间,指尖血!

    出手就是绝招!

    指尖血、眉间血和心头血,不止可以用来画顶级符,还能辅助施法,是术士的压箱底牌。

    王梓轩口中念咒,眉间血迹瞬间干涸消失,阴煞尸童瞬息而至,王梓轩眉间彷如显出一道竖眼,倏然睁开,目光幻化金红之气正射阴煞尸童,后者一阵瘆人啼哭,被击飞老远,转瞬又张牙舞爪飞射而来。

    趁着金红之气冲开的一条道路,王梓轩连蹦带跳飞快跑到阵心。

    用嘴叼着墨竹图卷轴,火速掐诀念咒,“北斗七元,神气统天。天罡大圣,威光万千。上天下地,断绝邪源!……”

    王梓轩身上金光四射,阴煞尸童利爪一次次被弹开,但也因此摇摇欲坠。

    破釜沉舟,王梓轩拿出最后杀手锏,纯阳灵血,眉间血!

    左手剑指,划破眉间,在右手掌心飞快画符,“急急如律令,阵起!”王梓轩步罡踏斗,一掌拍向阵心,竟然从中取出一面仿如墨玉般的八卦铜镜。

    护山阵法一补全,满山紫色气云骤盛,源源不绝汇入铜镜之中。

    王梓轩倏然拿着八卦铜镜对扑来的阴煞尸童一照,金色光柱照射而出,后者一声凄厉啼哭,抓下自己右臂,骤然一划天空,凭空出现一道漆黑缝隙,眼看尸童就要钻入缝隙逃之夭夭。

    咔嚓一声霹雳,天空一道紫色雷弧降下,瞬息将阴煞尸童吞没其中。

    王梓轩不禁大喜,打量手中墨玉般的铜镜,值了,竟然又是一件极品法器,他的墨竹图灵气几近耗光,需要长年累月的蕴养恢复,现在又多了一件极品法器八卦镜,当真好运。

    下面还有一本发黄古卷《三元总录》?好东西!

    财不露白,赶紧都塞怀里。

    直到阵法完全生效,王梓轩才算松气,瘫软趴在地上,真娘的凶险,幸亏他逆天改命,有福运护身,又谨慎带了墨竹图护身,否则这次肯定扑街。

    生活不易,全靠运气!

    乌云密布,坟场幽寂无声。

    难为周小寒与甄慧敏两女忘了恐惧,跟着林根宝找翻华人坟场。

    王梓轩让林根宝回去,他便回去告诉了甄慧敏与周小寒,带着他们过来找。

    谢昌年还等在山下,不知山上情况如何,他不敢贸然上来。

    终于看到王梓轩,趴在地上不动!

    周小寒咧嘴大哭。

    顾不上安抚周小寒,甄慧敏跌跌撞撞冲过去,翻过王梓轩,确认是他,抱起他的头便失声痛哭。

    正哭得伤心,忽然感觉有人在捏她屁股揉搓,打开手,又抓回来,什么时候了,还作怪!

    甄慧敏红着泪眼转头瞪周小寒,却见她在撇嘴看自己屁股。

    手?老公?再一听王梓轩微弱的鼾声,甄慧敏哭笑不得。

    王梓轩被送到山下,谢昌年不敢怠慢,亲自驾房车将他送回家。

    一大清早,王梓轩被甄慧敏叫起床。

    王梓轩困得睁不开眼,卖萌赖床,“老婆,让我睡一会,你来刁嗨嘛。”

    甄慧敏娇声唤道:“老公,快起了,张大师的家眷弟子一早过来啦。”

    王梓轩瞬间睁眼,张师奶立在卧室门口,眼中溢满感激。

    谢昌年都跟她说了,王梓轩昨日中午去坟场说服一众香江的家族之人,修补护山阵法,更施法降下雷霆灭杀邪物,当时天雷滚滚,极为震撼,不过王大师也因此受伤昏迷。

    王梓轩若无其事的趿拖鞋起床去洗漱。

    出来时,茶点已经摆上桌,甄母坐着一言不发。不痴不聋,不做家翁,只要王梓轩没事就好,女儿嫁给王梓轩那天甄母就有了思想准备。

    周小寒嘴上热情招呼张师奶和张大师的三名徒弟,自己却迫不及待的先开动起来。

    “老婆,有蛋挞!”王梓轩拉着甄慧敏的手坐下。

    昨天下午林根宝回来说明事情经过,一家人当真吓坏,生怕王梓轩出事,甄慧敏依旧沉着脸,家里有外人在,不好说他。

    坐下吃一个,王梓轩不忘嘴甜,喂甄慧敏,“老婆买的蛋挞最好吃,你先吃一口。”

    张师奶和张大师的三名弟子看得尴尬,没成想这位大师还有如此宠妻的一面,甄慧敏当真好福气。

    甄慧敏丢他白眼,“是张师奶从莲记打包带过来的。”

    王梓轩翻脸比翻书快,转瞬正色,“谢谢张师奶。”

    张师奶颔首笑道:“该道谢的是我,王大师先是当日仗义执言,此后又为先夫解决了身后事,谢先生已经过去,答应在坟场“资”字位安排。”

    “张师奶客气,张大师与我亦师亦友,他出事我也很难过,所做这些是应有之义!”

    张师奶和张大师的三名徒弟对王梓轩更生敬佩。

    “大师,这是谢昌年老先生今早代表诸多家族送来的钱,一共两百三十五万,请大师收下!”张师奶从桌下拎起一个手提箱,推给王梓轩。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