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82章 大师出手

    摩根跑车行至港仔海道旁,不能继续再往前开。

    台阶许多处已被山泥冲垮,林根宝前面探路,王梓轩走在后面。

    “师兄你看,张大师就是在那处出事。”

    王梓轩顺着灵根宝的手指方向看去,那是华人永远坟场的一片露天灵灰位。

    此处俯瞰,海景无敌。

    可惜的是,墓地封土几乎塌陷,周围一片狼藉,不少坟墓被泥石冲坏,附近不少正在清理自家先人坟墓,正在谩骂张大师的人。

    他们见王梓轩上来,顿时面色不善,王梓轩在灵堂维护张大师的话已经传遍,他们都知道王梓轩是张大师的朋友。

    横眉侧目!

    方才车停在山下,王梓轩就已经察觉出了不对。

    他凝神望气,整座华人永远坟场竟然阴气深深,煞气弥漫。

    按理说这里是藏风聚水的风水宝地,该有祥和紫气才对,为什么有煞气?

    我勒个去,好你个张大师,死了还算计我一回,将法器藏在这里,分明是让我为你修补护山阵法,消除邪物。

    王梓轩握着墨竹图,打量周围死者家属们的表情,将林根宝招手过来,对他轻声嘱咐几句。

    林根宝张大了嘴巴,刚想说什么,王梓轩挥手打断,轻声道: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只要目的和结果是善的,那做的就是善事,无需多讲,去做!”

    说着王梓轩向上走去,林根宝苦笑,师兄的话不敢不听,他快步下山。

    之前谩骂张大师之人,见他过来,纷纷冷哼侧目,不给他好脸色。

    周围气氛实在压抑,但王梓轩视若无睹,拎着画卷静静伫立。

    一名半谢顶的老者从人群中出来,黑着脸道:“大师此来何事,华人坟场不欢迎你!”

    “稍等,我问一下此地之主!”

    “问一下此地之主,问谁?!”老者以为自己听差,不远处冷眼观望的众人闻听也是一脸错愕。

    这里是坟场,能问谁?

    却见王梓轩手指掐诀在眉心通灵,山间没有一丝风起,树林无缘无故的沙沙作响,老者目瞪口呆。

    其他观望之人察觉周遭异像,感觉毛骨悚然,纷纷骇然看向王梓轩,坟场山间,一片哗然。

    王梓轩睁眼,神情肃穆的看向之前那些辱骂张大师的人,义正言辞的朗声警告,“众多先人长眠在此,尔等注意口舌,祸从口出!心要正念!”

    周围众人赫然点头,山间一下清静下来。

    老者中诧异,没想王梓轩虽然年纪轻轻,大师气场却十足,将坟场众人都给震慑住。

    “大师,谢昌年有礼,我是华人永远坟场管理会委员。”老者低声抱拳,这次态度恭谨许多。

    树林当中,林根宝收起数根威亚钢丝,一脸苦笑,师兄让他弄威亚钢丝过来,竟然是为了弄虚作假,还理直气壮的讲,若不是亲眼见他本事,他都有些怀疑师兄是骗子一流。

    不过师兄还让他回家躲避凶险,自己该不该走呢?

    王梓轩一脸诚恳道:“谢老先生,我来,是为张大师正名!”

    “他为了保护永远坟场而死,有邪道大降头师要以坟场骸骨阴气修炼童尸邪术,张大师为了阻止对方,在此斗法,造成山泥崩塌。”

    “啊!当真有此事?!”周围哗然一片。

    “哎,张大师是华人坟场的风水顾问,怎么可能害自己,而且雷雨天上坟场本就是寻常人都清楚的风水师忌讳,他身为风水大师怎么可能不知!”

    “啊,我们错怪了张大师!”谢昌年一脸愧疚的道。

    往日他与张大师也交情不错,后者的坟场风水顾问也是他推荐的,但也因为如此,出事后他备受指责,为了自己的利益才不得不表明立场。

    “千真万确,大家是否感觉身体阴冷?而且情绪异常烦躁?这是因为邪道大降师破坏了此处张大师布下的风水阵,影响此处风水磁场,阴煞入体。”

    “而且此处坟场的骸骨即将被邪恶大降师亵渎,阴宅风水关系到子孙后代的贫富贵贱,关系到后人的平安幸福,后果可想而知。”

    众人无不惊呼,这可怎么好,那个该死的降头师在哪里?

    “大师,大可否出手解决?”谢昌年拱手道。

    王梓轩摇头叹息,“至今张大师还未下葬,尔等所作所为,令人齿冷心寒,天怒人怨,谁还肯再为你等做事。”

    在场众人无不变色,难怪没有风水师来帮忙。

    他们并不知道,很多风水师以为张大师遇到了杀师地,何况张大师都出事,他们哪敢过来。

    “这……大师,我们……”谢昌年满脸愧悔之色。

    张大师的下葬问题必须解决,而他契爷的骨灰还在算命铺供着,也该如土为安,而香江坟场的露天灵灰位价格昂贵,好点的地方价值千万,他可出不起这个钱。

    “大师,该出多少,您讲个数,我大家一起出。”众人议论纷纷后,又推举谢昌年开口。

    王梓轩摆手,“我分文不收,但大家需要给张大师一个交待,而且我契爷解天罡需要一处灵灰位,他们老朋友希望可以作伴。”

    竟然不是为自己要钱,众人心中对王梓轩的评价瞬间攀升。“好,请大师出手!”谢昌年回头看一眼,见众人无异议,抱拳拱手道。

    “大家速速退去山下躲避,今日之事莫要传出,小心祸从口出!”王梓轩抬手望天。

    众人闻听,赶忙快步下山,山泥路滑,有人跌倒也慌忙爬起,头也不回,这位大师要跟邪恶大降师斗法,他们这些有钱人最是惜命,生怕被波及到。

    山下公路上的房车纷纷离开,很快散去,只有谢昌年在公路上翘首,睁大了眼睛遥遥观望大师作法。

    王梓轩“诸葛马前课”掐算了一下,第五课下中。

    五十年中,其数有八,小人道长,生灵荼毒。

    艾玛,好大的胸罩啊!

    呸呸,坏的不灵好的灵!

    王梓轩面色凝重,小心驶得万年船,抖手亮出玉笔,斜指天空砧状云,摆出酷炫造型!

    他在等雷!

    懂天象的风水师都知道,砧状云是雷雨的预兆,而雷雨天气,术士不敢嘚瑟,阴煞邪物更不敢嘚瑟,正是他修补护山阵法的最佳时机。

    狂风骤起,一道电光霹雳撕裂天空。

    王梓轩霎时动笔,几乎与电光合拍,一笔风雷动!

    雷声滚滚!

    王梓轩步罡踏斗,开始在地上飞快写画,此时午时三刻,正是他八字纯阳血脉之力最强之时!

    抓紧时间!随着王梓轩不停画符补阵。

    山下的谢昌年老先生看得不禁惊呼,这位王大师真乃高人,施法之时动如雷震,竟然可令风云变色!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