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81章 一尸两命

    趁着自己清醒时张大师写下这封信,希望王梓轩能继续他的事业,以风水术来导世人向善。

    在信里张大师还将他秘籍和法器的藏匿地点告诉他,信上字里行间对他透出殷殷期望,却对自己的身后事、家人和弟子未提一字。

    世上竟然还有这种傻子,令王梓轩不禁鼻子发酸。

    多好的一个老头,竟然就这么死了。

    “老公?”甄慧敏察觉王梓轩的悲伤,关切道。

    “你们拿去看吧。”王梓轩将信纸递给甄慧敏。

    几人拿去观瞧,周小寒蹲到地上嘤嘤哭了起来。

    他还记得小时候张大师过来时,曾经抱过她,这些年还暗中照顾他们兄妹,竟然就这样死了。

    “阿敏,和我到房间去,我有事情和你做。”王梓轩面色凝重道。

    他虽然伤感,但心里也是长吁一口气,华人坟场爆发泥石流,竟然是张大师与那位控制他的降头师同归于尽所造成的,竟然印证了他之前在灵堂,为张大师的辩解。

    现在只要应对一名重伤的降头师,去了他的心头大患。

    当然他并不会轻举妄动,王梓轩清楚自家事,离开四方神阵的增幅,即便那位降头师重伤他也未必是对手,何况高街是对方的主场,已经布下即便张大师都着了道的险恶阵法。

    现在需要尽快恢复实力才能自保,最快的方法只有和甄慧敏双修才能达到这个目的。

    回到卧室,将门一关,王梓轩面色凝重的说道:

    “老婆,拯救世界只能靠你了!”

    “啊,什么?”甄慧敏愕然。

    王梓轩一脸悲壮,大义凛然的握拳道:“现在,邪恶的降头师就要将飞头降练成,他会大量吸食孕妇腹中的胎儿,香江会生灵涂炭,我只有恢复实力才能去阻止他!”

    “老公,我需要怎么做?”甄慧敏睁大了一双杏仁大眼,郑重其事的抿嘴握拳。

    她从没想过,自己也有可以拯救世界的一天。

    王梓轩一本正经道,“刁嗨!但必须你主动!”

    “啊?为什么要我主动?”甄慧敏将信将疑看王梓轩,不是老公又为了自己爽快作弄她?

    “阿敏,本王心有余而力不足,只有靠你了!”王梓轩一脸真诚的道。

    甄母三人正坐在客厅忧心忡忡,忽然门铃声响,周小寒跑去看门镜,竟然是两名警察。

    周小寒没把门打开,隔一道防盗门怯怯问道:“阿sir来找谁?”

    “找王梓轩!”男警员对着门镜出示证件。

    周小寒看清对方证件,港岛警署事情报科。

    将两名警察请进家里,坐入沙发,林根宝去沏茶,周母也坐到沙发上心中疑惑。

    周小寒去卧室找王梓轩,刚想敲门,隐约听见里面响动。

    “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做这种事。”周小寒听得脸色微红,轻啐了一口,转身又回客厅。

    “我阿哥一会就来,阿Sir有什么事?”周小寒回来问道。

    两名警察不答,耐着杏子等候,逐渐等的焦躁,周小寒一次次敷衍催促,结果足足等了两个小时,王梓轩才神清气爽的穿着睡衣出来,丝毫没有之前的虚弱模样。

    “昨日晚间,发生数起人命,王先生知道么?那段时间你在哪里,在做什么?”警官阴沉着脸道。

    等候这么久,将他的礼貌和耐心都磨光,一副审讯犯人的架势。

    “妈,小寒,我饿了。”王梓轩并不应声,转头对甄母道。

    她们赶忙应声,去厨房,林根宝也被拉过去择菜,但三人都是好奇,不时探出头张望。

    王梓轩捧着茶杯喝了一口道:“我不懂阿sir在讲什么,昨日晚间,我和刘大律师在一起打牌,他可以为我作证。”

    睁着眼说瞎话啊,警官语塞。

    年轻警官经验不足,老警员却经验丰富许多。

    “好,我现在问你,你是一名风水大师?”

    “没错!”

    “你懂得术法,有证人指出,你曾经为水警鬼船除鬼。”

    王梓轩点头,并未隐瞒,“阿sir讲得对。”

    “哪个水警鬼船?”年轻警官愕然。

    “十多年前震惊香江的鬼船,就是这位王大师破除。”年老警员凝重道。

    年轻警官再看王梓轩,眼神中多了变化,不敢再有所怠慢,当年那起案件发生时,他还在念书,但对这件事也有所耳闻。

    年轻警官彻底收起轻视,将一沓照片放在茶几上推给王梓轩看,“王大师,你看看这些!我们想听实话,昨晚的到底是什么?”

    王梓轩看去,不禁皱眉,照片中异常血腥,都是孕妇的死状,降头师修炼飞头降,就要吸食孕妇腹中胎儿,结果便会造成一尸两命。

    “即将大成的飞头降!”王梓轩沉声道:

    “现在这名邪道降头师就要将飞头降练成,他必须大量吸食孕妇腹中的胎儿。”

    “飞头降?”两名警察面面相视,眼中尽是骇然。

    “用枪可以杀死他么?”年轻警官问。

    “普通物理伤害很难伤到飞头,普通子弹没有用!除非找到它的真身将其打碎,或者拖住他的飞头到正午被阳光暴晒!”王梓轩摇头。

    “请问大师,你知不知他躲在哪里?”年轻警官又问。

    “港岛高街,精神病院。”王梓轩并未隐瞒,虽然对警察不抱希望,但能给降头师找些麻烦也好。

    “大师,怎么可以杀死他?”年老警员问道。

    王梓轩沉吟下,取出一张红色驱煞符,抖手自燃,放入茶杯当中,推给警官。

    “将子弹在茶水中浸泡一刻钟,打他的眉心和眼睛!建议你们保持距离,否则徒然送命。”王梓轩面无表情的道。

    “大师,可否出手帮忙?”年老警员眼睛一亮,赶忙将茶杯扣上盖,小心端好。

    “我事情多,抽不开身。”王梓轩摇头。

    没有必胜把握,他可不会轻易渉险,去华人永远坟场取走张大师的法器才是关键,究竟是什么宝贝,王梓轩满心期待。

    “那我们告辞了!”年轻警官起身道。

    王梓轩将两名警察送走,叫上林根宝出门,带着墨竹图,直奔华人永远坟场。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