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80章 死者来信

    恐怖飞头在空中跌跌撞撞的飞射回来,他欣喜若狂的发现,王梓轩已经灵力枯竭。

    之前的斗法中他被王梓轩打惨了,头上蓬乱毛发都被烧焦,惨白的头颅仿佛焦炭,大门牙缺了一颗,还有一颗正当啷着。

    林根宝惊叫,想要上前阻拦,却已经晚了。

    千钧一发之际!

    王梓轩忽然抬头,呲牙一笑,降头师的飞头面色愕然,飞扑动作在空中一僵,却还是顺着惯杏在接近王梓轩。

    近在咫尺!

    “四象神威!……青龙显现,孟章神君。白虎显现,监兵神君。朱雀显现,陵光神君,玄武显现,执明神君。急急如律令!诛邪!”

    王梓轩抽出伏魔铜钱法剑,步罡踏斗,掐诀诵咒,将手中铜钱伏魔法剑丢飞出去,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四大神兽的虚影随着伏魔剑激射而来,焦黑飞头的一双浑浊白眼瞬间瞪得老大!

    轰然巨响,房间内的窗户玻璃全部被震碎,玻璃碎片激射飙飞,首当其冲的降头师的恐怖飞头也被轰出窗户。

    “嘿嘿嘿,跟本王斗,弄不死你丫的!”

    王梓轩气喘吁吁地嘿嘿坏笑,萎靡在地,这次不是作假,四象诛邪耗尽了他的灵力,即便手中的墨竹图也灵力消耗过半。

    不行,斩草除根,要知道有两个降头师,对方还有同伙!

    王梓轩勉力硬撑,掐诀诵咒,

    “北斗七元,神气统天。天罡大圣,威光万千。上天下地,断绝邪源。乘云而升,来降坛前。降临真气,穿水入烟。传之三界,万魔擎拳。斩妖灭踪……”

    还未念诵完咒语,王梓轩脑袋嗡的一声,眼前一黑,灵力透支极限,再也念不下去。

    “师兄,你没事吧?”林根宝扶起王梓轩关切道。

    “快去,找到伏魔剑从他天灵盖刺下去,快!”王梓轩昏迷过去。

    “师兄!”林根宝一声惊呼,仿佛喊在遥远天边。

    ……

    养和医院,私家病房。

    甄慧敏坐在床头握着王梓轩的手一脸紧张。

    一位女护理在她身后道:“医生说,王先生身体机能一切正常,却不知为什么没有醒来……”

    病房外,甄母、周小寒和林根宝等人,都坐在外面焦急等候。

    外面如何,王梓轩并无知觉,只是感觉自己好似在梦中,梦中见到他的师父周康节。

    他满头银发,负手站在山崖上,一派仙风道骨,他看着白色云涛,悠然说道:

    “阴晴朝暮几回新,已向虚空付此身。出本无心归亦好,白云还似望云人。”

    王梓轩坐在悬崖上晃腿,嘴里啃着红烧鸡翅膀,闻听打了个激灵,撇嘴,“冷!”

    周康节闻听回头看他,眼带笑意,“梓轩,你的向道之心不坚!”

    王梓轩随手丢飞鸡骨,贱笑道:“坚个毛,小鸡不尿尿,各有各的道,我八字纯阴皈依命,没得选,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选一个有自我也愿意包容我的靓丽小姐姐,行那天伦大道。”

    周康节哑然失笑,“斩七情断六欲,追求天道不好?”

    “你们追求天道,却忘记了人活于世的初衷,你们的‘道’没有根本,所以脆弱而不堪,斩七情断六欲,还是人么。”

    周康节微微摇头,“梓轩,得道超脱,才能成仙。”

    王梓轩撇嘴道:“切,本王只羡鸳鸯不羡仙!”

    “胡说八道!竖子不可教也!”

    周康节脸色发黑,一脚将王梓轩踹下山崖。

    “啊!……”云端坠地的王梓轩惨叫连连,忽然抓住一块人型云朵,“哇!好软,怎么有些熟悉?”

    王梓轩一睁眼,发现自己的手正在甄慧敏的胸上,原来是在做梦!

    “你,老公!”甄慧敏红着脸,刚想嗔怒掐王梓轩肋下软肉,他眼白一翻,赶忙装晕。

    “醒了,醒了!”护理欣喜按床钟,“病人醒了!他眼皮下面眼珠在动!”

    王梓轩老大白眼给她,转脸对甄慧敏嬉笑样,却被她扑到怀里,嘤嘤哭起来。

    他赶忙轻声安抚。

    当日甄慧敏吓坏,整个富康小区附近的电灯都在忽明忽暗的闪动,她跑回家,发现窗户的玻璃碎的到处都是,而王梓轩躺在地上人事不省。

    林根宝最先被叫进病房,王梓轩现在最关心降头师的死活。

    只要用伏魔剑刺破飞头天灵,降头师便会连人带头化成一滩血水,永不超生。

    可惜的是林根宝追出去找到了伏魔铜钱剑,那颗焦黑头颅却已经不见踪影。

    王梓轩瞪着垂头不语的林根宝,虽然将对方重伤,短时间不能报复他,但别忘了对方还有一个同伙,还有一名降头师,多好的机会错过了。

    “骂我已经于事无补了。”林根宝苦涩的道。

    甄慧敏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受到王梓轩的影响,林根宝这榆木疙瘩也学会卖萌开玩笑了。

    “我没事了,出院。”王梓轩掀被子就要起身。

    离开四方神阵和墨竹图,他在这里睡不踏实。

    王梓轩身体还有些虚,见他执意回家,甄慧敏只好租来轮椅。

    家里的窗户玻璃已经修好,碎玻璃,已被清理干净,但阳台的花大半没有保住,因血雾煞气枯萎死去,让甄母心疼坏了。

    甄慧敏将王梓轩搀扶到沙发里,原本灵根宝想做,她却执意如此。

    “老公,有你一封信!”

    王梓轩打量一眼说道:“根宝,你去买青霉素回来,有多少买多少。”

    林根宝应声快步出去。

    一家人默不作声,等待王梓轩开口。

    将家里折腾成这个样子,林根宝还说有降头师的恐怖飞头,说得犹如天方夜谭。

    甄慧敏忍不住开口,“老公,买青霉素做什么?”

    王梓轩看她一眼,纸包不住火,干脆不再隐瞒,“青霉素可以杀死许多毒降细菌。”

    “降头术?!”甄慧敏三女相视骇然。

    王梓轩沉吟道,“今天开始,都在家里待着,不要出门,包括根宝也是,小寒,将书房收拾出来,让给根宝住。”

    周小寒提醒道:“阿哥,我要去学校上课,外母要去看铺,阿嫂要去时装店的!”

    “请假!钱重要还是命重要,现在两名降头师来找我寻仇,张大师都被杀死。”王梓轩沉声道,现在事态严重,由不得他。

    降头师身受重伤,短时间内应该不敢再来找他麻烦,但别忘了对方还有个同伙。

    “老公,家里安全么?”甄慧敏紧张道,甄母和周小寒都看过来。

    王梓轩微微一笑,安抚道:“放心,家里无事,躲几天就好。”

    周小寒慌张问道:“阿哥,怎么可以看出中了降头术啊?”

    “一般人若想知道自己的身体是否有异状,只要翻开自己的上眼皮,看看自己的上眼白,就可以知道自己目前的身体状况,一般健康的情况下,我们眼白的部分应该是青白色,微带血丝,如果是布满血丝……”

    周小寒赶忙跑去镜子,翻看自己的上眼白,不禁慌张惊叫跑回来:“哇,完了,我中了降头术,阿哥快救我!……”

    王梓轩一本正经的道:“小寒,你能不能不要断章取义,等我将话说完,那可能是你前一晚熬夜,喝酒过度,刚哭过或得了结膜炎,可以不用担心!“

    “若你发现些丝深红,且血丝的末端有血球,那就表示你身体的某个部分有问题,最好赶快进医院检查治疗,等到病发就太迟了!”

    “老公,你能不能认真些啊!”甄慧敏哭笑不得。

    但不得不说,经过兄妹俩的一番插科打诨,家里的压抑气氛缓和下来。

    王梓轩正色道:“好的,至于哪个部分有问题,恐怕只有那位气功师傅才知道万一你发现上眼白的中间部分,竖着一条直线,那你就要小心了。”

    “若是暗灰色的直线,表示你中了符术,若是深黑色的直线,那就是中了降头术,如果出现一条红线,通常就是正被小鬼缠,除了以上几种,还有一种最可怕的情形,要是上眼白布满了黑色小点,那就是中了蛊毒!”

    几女赶忙对镜检查自己,皆是长出一口气。

    王梓轩微微一笑,“放心,有我在,你们不会有事的!”

    林根宝气喘吁吁回来,抬着一箱青霉素,附近的药店都被他卖光了。

    让大家都用青霉素洗过手,王梓轩这才拿过信件打开,忽然他瞪大了眼睛。

    这封信竟然是张大师寄来的,张大师不是死了么!?

    他飞快打开,只见是一封绝笔信!

    张大师的绝笔信!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王梓轩拿着信纸认真看了起来。

    信上的字迹非常潦草,可见当时张大师写信时的急切。

    内容不多,简明扼要。

    大致意思是说,两名马来西亚的降头师来要找王梓轩麻烦,他出面为他挡下,结果两名降头师在高街设下阵法埋伏夹击,他大意中招,被对方控制心智。

    其中一名降头师打算控制他毁掉他布下的护山阵法,汲取华人坟场的骸骨阴气炼尸,张大师打算将计就计,凭借护山阵法与那位控制他的降头师同归于尽。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