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79章 四象诛邪

    林根宝左右拎着两条脚腕回来,被他倒拖在地上的两个男人鼻青脸肿,显然没少受罪。

    “放了他们吧。”王梓轩微笑道。

    “是,师兄!”林根宝暗道王梓轩宅心仁厚,松开手,李兆天的两名徒弟爬起来狼狈而逃。

    其中一人慌乱中被石头绊倒,只见飞头临时转向,随即冲上去咬住了他的脖子,连咬带啃,鲜血喷溅,异常血腥,李兆天的另一名弟子直接吓尿了,雇来的打手本就出工不出力,一见如此恐怖场景吓得四散奔逃。

    “师兄,这到底是什么?”林根宝心中满是骇然的道。

    “飞头降,别看他的眼睛,别回头,跟我走!”王梓轩抓住林根宝的手腕沉声道。

    王梓轩和林根宝快走,到后来干脆用跑的。

    身后不时传来惨叫声,听得令人毛骨悚然。

    “混蛋,敢动我李兆天的弟子!……啊!……”

    王梓轩骇然回头,只见李兆天手持桃木剑与飞头战在一处,却一个大意,被咬中屁股,半个身子登时鲜血淋漓。

    李兆天扬手洒出一把红色符纸在空中自燃,捂着屁股,带着剩下的一名徒弟狼狈逃窜,而飞头在空中被定住刹那,犹豫似的盘旋一圈,竟然舍弃李兆天师徒,向他们飞来,低沉的换气声犹如就在耳边。

    忽然路过一个女学生,看到如此血腥诡异的一幕吓坏,哭着转身就跑。

    有女人!

    王梓轩眼睛一亮,桑冲逃命术!

    只见他脚下七转八转,拉着林根宝倏然来到女学生面前,风骚的一甩头发,微微一笑,在对方疑惑中,脚下猛然提速,恐怖飞头带着血雾顿时扑了一空。

    恐怖飞头紧追不舍,一路带起路人的惊叫,王梓轩无心观看,左手飞快掐算,数次躲过飞头的扑袭撕咬。

    林根宝吓得的一脸惨白,真是太恐怖,太惊险了,几次恐怖飞头的尖锐牙齿只差毫厘便咬中他,但他异常沉稳,左手挥舞伏魔铜钱法剑挡格,也起了一些作用。

    绕了一圈,两人上了摩根跑车,飙车飞奔,一路闯过无数红灯,但飞头依然穷追不舍,一副不杀死王梓轩便不肯罢休的架势。

    王梓轩心中发狠,这是逼他使出底牌杀招!

    一路冲进富康小区,王梓轩带着林根宝跳下车,车钥匙都来不及拔,电梯都来不及乘坐,拼命往楼上跑。

    终于冲进房里,王梓轩迅速指示林根宝将装法器的藤箱取来,他则迅速取从卧室中取出墨竹图,飞快将其圈好。

    没想刚得此宝不久,便要用到!

    王梓轩来到中庭,抖手取出玉笔上下翻飞,凭空画符,掐诀诵咒,大开四方神阵!

    “四方镇守,演化真灵。使东即东,使西即西,使南即南,使北即北,青龙白虎。阵仗纷纭。朱雀玄武,侍卫身形,吾奉威天大法,急急如律令!”

    四方神阵全部开启,整栋大楼都在微微颤动,在王梓轩眼中,房间内的墙壁金光流转。

    有四方神阵增幅,阵中的王梓轩实力大涨,只是不能持久,但现在手中有了堪比极品法器的墨竹图就不一样了,他如今的实力,就是相比张大师他也不遑多让。

    林根宝拎着藤箱过来,看得目眩神迷。

    王梓轩顾不得和他解释,降头师的飞头即将来袭,他劈手拿过伏魔铜钱剑,咬破左手食指,以纯阳指尖血为伏魔法剑增幅威能,插入腰间备用。

    窗外,大团血雾涌现,蓬头白面的飞头缓缓升起,一双猩红白眼眨动着看向王梓轩。

    王梓轩看得心惊胆战,脸上却一派从容微笑。

    他将手中墨竹画卷一转,掐诀诵咒!手中玉笔点指血雾当中,降头师的恐怖飞头。

    “四象神威!……青龙显现,孟章神君,急急如律令,诛邪!”

    栩栩如生的青龙虚影显现,怒目圆睁,盘旋在王梓轩左臂上方,向着血雾中的恐怖飞头,一声龙吟,巨大的音波炮一般轰鸣出去,其中散发出的巨大压迫感,令林根宝看得心中骇然。

    飞头一声诡异尖啸,被金色的音波轰飞出去,但在空中带着血雾盘旋几圈,低沉呼哧声中又飞了回来。

    王梓轩并未紧张,目光一凝,继续掐诀诵咒!

    “四象神威!……白虎显现,监兵神君,急急如律令!”

    一头纯白色的白虎虚影跳跃显现,出现在王梓轩的右臂上方,昂首虎啸,空中仿佛出现一个漩涡,无数杀伐之气瞬息汇聚,汇入玉笔当中。

    王梓轩目光一凝,“诛邪!”随着王梓轩玉笔点指,白虎虚影纵身扑向血雾当中的恐怖飞头,血雾一触白虎便冰雪般消融。

    血雾当中的恐怖飞头被白虎咬入口中,发出一声痛苦至极的嘶吼,牙齿错的山响,扭曲挣扎着,最终冲散了白虎虚影。

    “四象神威!……朱雀显现,陵光神君,急急如律令,诛邪!”

    火焰朱雀虚影,展翅欲飞,浓浓炽热烧尽万千煞气,残余的血雾登时蒸发干净,随着王梓轩玉笔点指,一声鸣啼,激射降头师的恐怖飞头。

    降头师的恐怖飞头惊叫逃窜,之前与白虎虚影碰撞,它已经受伤,承受不了朱雀这一击,降头师飞头上蓬乱毛发被火焰灼烧干净,但朱雀虚影不能离开太远距离,在阳台外的空中不甘盘旋鸣叫,王梓轩也无奈,眼瞅着降头师的恐怖飞头踉跄逃走。

    我勒个去,却见墨竹图画轴忽然着火,王梓轩赶忙扑灭,可别将他的宝贝烧坏了,朱雀虚影瞬间消失。

    见朱雀消失,飞头咔咔错牙,竟然晃晃悠悠又飞了回来,王梓轩正检查墨竹画卷,林根宝寒毛树立,赶忙呼喊小心。

    “四象神威!……玄武显现,执明神君。急急如律令,诛邪!”

    王梓轩的背后登时出现玄武虚影,墨玉般厚重,宛若是一座大山不需要丝毫的移动,便让人由衷生出心安之感。

    哐哧哐哧,降头师的恐怖飞头张开血盆大口,咬在玄武虚影甲背之上。

    金光闪动,牙齿崩飞,降头师的恐怖飞头惨叫连连,再次飞快逃窜出去。

    玄武虚影忽然一笑消失,王梓轩仿佛泄气的皮球,一下萎靡在地板上。

    降头师的恐怖飞头原本想要逃走,回头一看,发出骇人的错牙诡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