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78章 杀机四溢

    香江仔华人永远坟场,简称香江仔坟场,位于香江仔与田湾之间,是香江华人永远坟场管理委员会辖下的一处坟地,而张大师便是华人坟场的风水顾问。

    王梓轩听得惊疑不定,雷雨天去坟地是忌讳,张大师不可能不知这些。

    是昨夜高街发生了什么,还是……

    李兆天!?

    王梓轩首先怀疑张大师的死与李兆天有关。

    电话刚放下,无线的李梦华又打来电话,之前张大师在《运转乾坤》节目做嘉宾主持人,王梓轩也有到场。

    现在张大师罹难,影响会极为糟糕,直接影响到节目的收视率,希望王梓轩帮忙。

    谁能想到电视上教人如何趋吉避凶的风水大师,最后竟死于天灾。

    李梦华惋惜道,“现在很多人提及他,都要讲一句泄露天机……”

    屁的泄露天机,王梓轩敷衍几句撂下电话。

    有些人眼里只有自己的利益,哪管他人死活,想深令人齿冷心寒,但这就是现实和人杏。

    林根宝得到消息,飞快赶来。

    “师兄,你知道了,张大师他,哎……”林根宝千言万语,最终化为一声叹息。

    王梓轩心头沉重,对方与他亦师亦友,待他不薄,将毕生经验的笔记给他,更有看护之恩,虽然因为李兆天的事情两人疏远,但思来想去,无论如何,王梓轩决定为他吊唁。

    张大师家住湾仔区,灵堂就设在家里。

    以往张大师是豪门座上客,现在他罹难,前来吊唁的人不少,披麻戴孝的张家人忙着待客,王梓轩带着林根宝的到来引起很多人注意。

    “泄露天机,必遭天谴!你与张神棍一丘之貉!”一名豪门公子指着王梓轩的鼻子大骂。

    灵堂倏然一静。

    张大师冒雨去华人坟场,遭遇泥石流,冲垮了不少坟墓,被连累到的家主自然诸多怨气,但不想有人年轻气盛,竟然跑来灵堂出口谩骂,逝者也不放过!

    竟然当众骂他头上,王梓轩心中本就抑郁不快。

    一脚扇他脸上,将对方撂倒在地,王梓轩脸色阴沉的道,“小心祸从口出!”

    豪门子弟身后的家人刚想上来,林根宝倏然一跃,挡在身前,灵堂之中霎时剑拔弩张。

    失态了!一时激愤,王梓轩偷眼打量四周,冷静下来,指着外面的倾盆暴雨,悲愤说道,

    “外面天都在哭,为张大师的牺牲不值!升米恩斗米仇!”

    似乎配合王梓轩在说话,咔嚓一道闪电,轰隆隆雷响,众人半是疑惑半是心惊,都看过来,想听王梓轩如何说。

    “张大师算到华人坟场将有天灾罹难,我劝他顺天而为,袖手旁观,他却为坚持心中理念,行善积德,极力阻止,舍身成仁,却遭无知尔等诋毁谩骂!”

    轰隆隆又一声电闪雷鸣,吓得原本愤怒的豪门公子脸色发白。

    待雷声消失,王梓轩道,“去上一炷香,恭恭敬敬祈求张大师在天之灵的原谅,举头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

    见他不为所动,王梓轩附在他耳边轻声道:“你敢稍有怠慢,我就拼得孽债,削你今生福禄寿!”

    豪门公子难以置信的看向王梓轩,脸色惶恐,乖乖跑去磕头赔罪祷告。

    众人看向王梓轩的表情各异,人群中的许良镛夫妇微微颔首。

    张大师家眷上前感谢王梓轩的仗义直言,又哭诉,永远坟场不肯接受张大师下葬,而她身后张大师的三个徒弟唯唯诺诺不吭声,可见不成器。

    人走茶凉,王梓轩也没有太好办法,温言宽慰了他几句,答应帮她想办法,张大师的家眷不迭告谢。

    粉菊花粉大师被两名女学生搀扶进门,两眼哭红,看向王梓轩颔首,刚才的话,她有听到,心中感觉安慰,暗道王梓轩是重情重义之人,现在大多数人都是讥刺言语,敢站出来,表明立场维护张大师声誉的人并不多。

    王梓轩看着张大师的遗像,心头沉重,写了一张十万的支票交给张大师的家眷,出了灵堂,他骤然在往来人群中发现李兆天师徒。

    冤家路窄,这老家伙也来了!

    王梓轩心中暗凛,他自知不是李兆天对手。

    他现在刚入观气境中期,而李兆天是资深的观气境后期,李大师是观气境顶峰,

    当然,如果有准备的话,王梓轩并不怵李兆天,因为他现在拥有堪比极品法器的墨竹图,足够抹平两者之间的实力差距,如果在家中,有“四方神阵”增幅,王梓轩的实力甚至与张大师不遑多让。

    但现在墨竹图不在身上,更不是家中,好汉不吃眼前亏,他赶忙拉着林根宝战略转移。

    天色见黑。

    来到偏僻无人的停车处,再走一段路就可以上车。

    李兆天忽然带着两名徒弟从墙后走出,挡住去路。

    他呵呵冷笑道,“王梓轩,敢凭借天雷削我十年寿命,现在没有我师兄护着你,今日我就送你归西!”

    察觉身后一下围上来十多个凶煞汉子,王梓轩小心肝乱颤。

    女人,他现在需要女人!

    身边没有女人,“桑冲逃命术”用不了。

    输人不输阵,心里即便再慌张,他脸上也是保持微笑。

    “终于将你引入局,是你自己找死,怨不得我了!”王梓轩一番话说得杀机四溢。

    “什么!?”听得几次吃瘪的李兆天四下张望,惊疑不定。

    别看王梓轩年轻,他生杏狡猾,善于营造氛围,气势不小。

    “根宝,小的交给你,往死里打!”王梓轩沉声道。

    “交给我!”林根宝向李兆天的两名徒弟勾手,他做过李晓龙的武术指导,咏春拳深得奥义,但三拳难敌四手,好虎架不住狼多,他踹飞一个率先冲过来的家伙,撒丫子就跑,他并未害怕,只是准备采用游击战术,逐个击破。

    这些人都有默契,为王梓轩两人腾出地方,轰隆隆跑过去。

    “说!是不是你害死张大师!”王梓轩缓步逼近。

    李兆天脸色阴晴不定,眼神闪躲。

    招架不住王梓轩眼神逼迫,他歇斯底里的叫嚷道,“不关我事,我李兆天就是再贪图富贵,也不会害我师兄。”

    “张大师,你没死?!”王梓轩愕然的看向李兆天身后。

    “什么!?”李兆天猛然回头。

    王梓轩逮住时机,纵身偷袭,一脚扫他脸上,登时将李兆天踢倒在地。

    他攥住李兆天的辫子,一脚踏在他的脸上,眼中杀机四溢,“动一动我弄死你,讲,张大师怎么死的,敢骗我一句,让你生不如死!”

    敢骗我!李兆天刚要诵咒反击,忽然眼中满是骇然。

    他猛然发现,王梓轩的右手剑指赫然掐着一张,叠成八卦状的蓝符!

    黄、红、蓝、紫、金。

    会蓝符的无疑都是实力强劲的风水大师。

    李兆天心中恐慌,王梓轩竟然比他师兄还厉害,隐藏得好深,难怪师兄劝他不要与王梓轩为敌,还讲他破除了噬魂阴煞阵,李兆天之前将信将疑,直至现在才确信无疑。

    “……就、就是你,我只知道马来西亚来了两个降头师,要对你出手,被我师兄得知后出手拦住,一定是他们……事后我也想找他们算账,可我不是他们的对手啊!”

    “马来西亚的降头师?”王梓轩心中一凛,他蓦然想起去年被他阴死的那个黑衣降头师,来找他寻仇的,还一次来了两个!?

    忽然,王梓轩身后发冷,隐隐听到低沉的换气声,回头一看,他眼中满是骇然,树梢上竟然有一颗脸色惨白的人头,眉心一竖红线,浑白眼珠转动着正在看向他。

    “我真的没有说谎啊!”李兆天犹自解释,心里合计着是否要趁着王梓轩分心偷袭他。

    “李兆天,当初答应张大师饶你三次,你还有最后一次,滚!”

    决不能两面树敌!王梓轩抬起脚,甩掉发辫,李兆天立即狼狈而逃。

    王梓轩眼角余光看着身后,凝神望气!

    在他眼中,煞气冲霄,血雾弥漫,竟然是七段即将大成的飞头降!

    降头师练飞头降,就像张无忌练乾坤大挪移,每练成一层,他的功力就会为之大增,七个阶段练成之后,降头师便能长生不死。

    之后,当他施展飞头降,那些零零落落的胃肠,就不会随头飞行,变得轻巧俐落,不易被发现,也就比较容易达到自己的目的。

    但在前面七个阶段中,头颅拖着肠胃而行,其飞行高度绝不能超过三公尺,凭此推断,这名降头师的飞头降已经大成。

    如果按照风水师的境界来划分,这位降头师至少是观气境顶峰,张大师那种等级的人物。

    飞头降难练,极少听说有人能练成飞头降。

    他手中的蓝符,只是包裹红符的唬人假货,正面对抗,他真没有把握将李兆天怎样,所以急中生智,想出这个法子暂时震慑住他,为自己争取时间提升修为。

    但没成想,身旁还有一个更恐怖的降头师在窥视,对方很可能就是害死张大师的真正凶手,若不是对方也忌惮他手中蓝符,兴许已经对他动手。

    王梓轩一动不敢动。

    他脸上的微笑不变,风轻云淡的模样,仿佛成竹在胸,手中掐着一张八卦状的蓝符,似乎在等待降头师先出手,再给予对方雷霆一击。

    飞头似乎犹豫,离地飞行起来,下面拖着沥沥拉拉的肠子,呃呃声响的不时往上收缩,黑血滴答落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