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76章 文同墨竹

    林根宝可不敢怠慢,右手横着伏魔铜钱法剑,左手掐着一张驱煞符纸,满脸警惕。

    在场所有人感觉阴风扑面,寒气森森,在他们的骇然目光中,王梓轩跃下坑中。

    惊叹连连,王大师当真是艺高人胆大。

    王梓轩掐诀念诵往生咒,“太上敕令,超汝孤魂……”

    往生咒可化解冤情债主,化解一切又厄,道家修行之人念诵可超度亡魂。

    别墅中扑面的阴风逐渐散去,众人暗呼了一口气。

    王梓轩让林根宝取来棺椁木盒将尸骨放入,看到脚下的长方木盒,王梓轩心花怒放,赶忙贴了一张符纸。

    罗启文快步过来,“大师,这是何物?”

    王梓轩一脸凝重,以退为进道,“就是此物招来鬼魅横行,需立刻拿去镇压,罗先生若感兴趣,可以你们拿去处理。”

    罗启文还以为出土什么宝物,一听是需要镇压的邪物,赶忙摇头:“还是交于大师处理。”

    “罗先生,将棺椁木盒拿去坟场妥善安葬,这是你罗家因果,需要你家了结,不可轻忽,根宝,剩下的事情你帮罗先生去做。”

    “是,大师!”林根宝躬身道。

    包括他在内,众人无不对王梓轩心中佩服,之前方大师折腾三天无果,王大师10分钟搞定,当真干脆利落,雷厉风行。

    “化煞已毕,王某暂时告辞了。”王梓轩抱拳拱手,莫测高深的托着长条木盒转身离开,留下交头接耳的罗家众人。

    真的没事了?罗启文将信将疑的追上来询问。

    “大师,别墅没有问题了?”

    “别墅我已看过,主卧室需要修改,色调以素雅温暖为宜,切忌太过鲜艳,也不要布置得琳琅满目,过度豪华,闪闪发光的饰物尤为不宜,其他无有大碍。”

    王梓轩头也不回,潇洒摆手。

    罗家请来方大师看过几遍,自然没有大问题,一会那位方大师醒过味跑回来,看到他手中东西就坏菜了,赶紧跑路。

    王梓轩开着摩根跑车回到家,小心翼翼,宝贝一样从木盒当中取出画卷,别人眼中只是其貌不扬的发黄古卷,但王梓轩却依稀能听见里面竹叶哗哗响声。

    打开一看,是一幅墨竹图,王梓轩心中微微诧异,竟然是文同的墨竹图!

    传闻真品墨竹图在博物院,那幅不知真假,但王梓轩只看灵气,这幅文同的墨竹图即便是赝品,也是堪比一件极品法器的古董字画,很可能是历史上哪位风水大师的精心仿作。

    他将墨竹图挂到卧室,越看越是喜欢。

    为什么海滨别墅会有鬼?

    原因就在墨竹图这幅画上。

    竹不能在西南位的里鬼门和东北位的表鬼门,因为竹子是空心的会招鬼入宅,尤其这种灵气盈盈,堪比极品法器的竹画,堪比招魂幡,但却毫无煞气,难怪罗家请来的风水大师都瞒了过去。

    甄慧敏回来,一眼看到墙上的古画,她知道王梓轩很注重房间风水,就是仙人掌和人偶公仔都不放卧室,竟然挂上一幅古画。

    “老公,你回来了,这是……文同的墨竹图?”甄慧敏疑惑,她也看过新闻,这幅应该是赝品才对。

    “只是赝品,不过比原版价值更高,给我一个亿都不卖!”王梓轩意气风发。

    “一个亿的赝品?”甄慧敏咂舌。

    “只多不少,这可是宝贝,香江绝无仅有,如果用它布下镇宅风水局,家宅平安、富贵、文昌,诸邪避退,就是地震海啸等天灾都不用怕。”

    “平安、富贵、文昌?”甄慧敏以置信。

    “竹子的寓意中有竹报平安富贵之说法。在古人看来竹子和平安紧密联系在一起,有平安竹和富贵竹的说法。其次,竹子的寓意中有步步高升的说法。”

    “有句俗话叫做芝麻开花节节高,比喻人们的生活或者学习工作等像竹子的生长那样一节比一节高,一直长成参天的竹子,长成栋梁之才。”

    甄慧敏听得点头,暗赞老公博学多才。

    “唯一不足就是此物怕火,以后要是家里失火,一定记得先拿这幅墨竹图,只要这幅画没事,我们轻松东山再起。”王梓轩满脸欣喜的道。

    他还有事情没说,这幅文同墨竹图还可以辅助修炼,所以王梓轩才将它放入卧室。

    “老公,这是哪里来的?”甄慧敏懵懂,她只知这幅画贵重。

    王梓轩微微一笑,“为罗家海滨别墅化灾,罗家送的。”

    “老公你好厉害。”见老公开心,甄慧敏也为他高兴。

    ……

    “养汪不教不如汪!……”

    周小寒嘴里碎碎念,不住控诉那些喜欢养狗,却给别人带来麻烦的家伙。

    现在富康小区很多人家养狗,早晚都能遇到很多遛狗的人,溜就溜吧,问题很多人居然让狗狗随地拉撒,小区的步行道简直无法直视,草地更是犹如地雷阵,小区的清洁阿姨也是看的心塞,收拾不起那些或大坨或小坨的便便。

    王梓轩今天接周小寒放学回来,去时装店看了一眼,回来的时候讲了一个笑话,正嘻哈的周小寒忘记看脚下,结果中招。

    白天还好,晚上昏黄路灯下,很容易踩到“地雷”,这不,周小寒就苦不堪言。

    “我以后一定不养狗!”周小寒忿忿的道。

    王梓轩忍笑点头,“我也这么认为,快去草地清一清脚底!”

    “啊!”周小寒尖叫,她又踩到更大一坨。

    王梓轩笑到肚子疼。

    回到家一进门,甄慧敏就欣喜的跑过来,“老公,小寒,快看看,可不可爱?”

    她怀里竟然抱着一只三月大的雌杏白色泰迪犬。

    周小寒咧嘴,看王梓轩。

    “哇,好可爱,老婆,哪里来的?”面对情致盎然的娇妻,王梓轩当然不会扫兴话。

    “楼上姑婆出门,让妈妈帮忙看几天,老公,你看它好可爱哦!”

    “她出门了?真是太好……太可爱了!”王梓轩一本正经忍笑,那老姑婆不在,今晚可以尽情嗨起。

    阿哥重色轻妹!周小寒拎着鞋去洗手间洗刷。

    化悲愤为食欲,晚饭周小寒干掉三只红烧猪手。

    养狗和看别人养狗,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

    王梓轩一大清早起来洗漱,却见甄慧敏在看着地板上的狗屎:老公,狗狗这么恶心,还会阿屎的?”

    简直瀑布汗!

    王梓轩尬笑,趁机教育,“阿敏,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人,自然也没有十全十美的狗,你既然要享受伴侣、狗狗给你带来的好,那就要承担他们给你带来的麻烦。”

    甄慧敏点头:“老公,我明白了。”

    这天,吃过晚饭。

    王梓轩揽着甄慧敏看电视。

    却见三个月大的泰迪竟然抱着她的脚蹭啊蹭的,动来动去,狗屁一耸一耸。

    甄慧敏脸色微红的白他一眼,挪脚,泰迪竟然又追上去,看得王梓轩一头黑线,这泰迪明明是一条母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