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75章 细思则恐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罗家众人一见王梓轩如此架势不禁心中感叹,这位大师才是高人,当真没将凶宅看在眼里啊。

    罗家请来的大师姓方,身高不足一米六,身体瘦小,蓄有胡须,不仅不修边幅,身上穿的黄色法袍也是破破旧旧,虽然不至于有补丁,但风格款式和布料,却都给人一种很古板的感觉。

    他脸色铁青,没成想他竟然被个年轻后生仔压一头。

    方大师嗤笑一声,“解天罡那个不学无术的契仔?”

    王梓轩不怒反喜,他长这么大,最不怕和人互怼。

    香江的十几位知名大师里,方大师的实力其实还不错,堪舆和中医方面有独到之处,但名声却最小,脾气也最臭,时常自砸招牌向金主讲明他解决不了问题,惹得金主付账极不情愿。

    这位方大师其实只要懂得一点包装,随便忽悠一点点,名声也不会比其他大师差,不过,王梓轩就欣赏这种耿直脾气,换成一个老奸巨猾的老狐狸,今天很难被他糊弄走。

    罗家人丝毫没有劝架的意思,本埠人向来精乖,他们在旁观望。

    王梓轩抱拳拱手笑:“王某向来敬老尊贤,方大师有礼。”体现出他的胸襟气度。

    “你也配为大师?黄口小儿,传闻你中学都未未毕业,不学无术,我听讲你狮子大开口,向罗家索要百万巨款?你黑心不?”王梓轩越是不生气,方大师反而越气,吹胡子瞪眼,他出手罗家才给20万。

    罗家众人交头接耳,小声议论,确实王梓轩有些黑。

    王梓轩仰头大笑,似乎听到非常好笑的事情,笑得方大师脸色愈加难看,笑得罗家众人心中疑惑。

    其实王梓轩不过是在拖延时间,心中措辞,笑罢,王梓轩道:“我只是无名鼠辈,您干嘛总拿我以前的事儿抓住不放呢?”

    “哼,你还有点自知自明。”方大师嗤笑一声,没有听出王梓轩话里的弦外之音。

    在场可不是谁都听不出来,所谓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这是骂方大师是狗,心说这位王大师嘴够利的。

    “至于一百万,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讲故事?众人面面相觑。

    “有一个故事,说的是一家公司的精密设备出了问题,于是公司请人维修却都无办法,只好找到一名德国工程师维修,工程师仔细检查一番后,在一个部件上用锤子敲了一下。”

    “生产线瞬间正常工作,德国工程师收了一万美元的维修费,公司老板质疑太黑,德国工程师说,敲一下只值一美元,知道在哪里敲,价值九千九百九十九美元。”

    方大师的脸青一阵白一阵,这是拐弯打脸,讥刺他学艺不精啊。

    王梓轩说完,看向罗家众人,见他们若有所思,继续说道:

    “那一百万,方大师应该先了解一下再讲话,我王梓轩从不提钱,只是为朋友解难,愿不愿意给钱这是他们的事情,如果他们不愿意,我王梓轩分文不收。”

    “听说方大师在这里做法事,我本不想来,几次推辞,担心伤了方大师你的面子,既然大师自信可以解决问题,我可以马上离开。”

    王梓轩说离开,脚下却丝毫没有动的意思,罗家众人却都纷纷上前劝说他不要走,王梓轩似笑非笑的看他。

    方大师气的快要呕血,脸色铁青,终归是手底见真章,他确实无力为罗家解决问题,感觉再待下去也是自取其辱,转身带着三名徒弟愤然离去。

    罗家众人阻拦的意思一下的没有,跟红顶白,不过如此,王梓轩同情的看了一眼小老头。

    他目的达到的心中偷笑,好可爱的老头,就这杏格,以后劝回来也不难。

    王梓轩被众人簇拥着来到别墅,他却并未直接进门,反而先敲了敲门。

    罗家众人面面相觑,别墅里面明明没有人。

    “大师,为什么你要敲门?”罗启文疑惑。

    王梓轩微微一笑,“大家出门住宾馆酒店的时候,是否看到过服务员开门之前先敲门?”

    “里边明明没人,要知道,世上除了人,还有很多没有住宿地方的东西,他们通常借宿在宾馆,所以进门的时候先敲门,让他们离开,将房间给你住,我敲门的道理也一样。”

    罗家众人胆子小的已经听得脸色发白。

    他们回想以往,确实遇到过酒店的服务员在开门之前敲门,此前还以为对方担心之前房客未退房离开,或担心走错房间,所以礼貌敲门,现在想来……

    细思则恐!

    王梓轩忍笑,一本正经道:“这些东西并无恶意,不会有太大的麻烦,可被捉弄了也是挺吓人的,所以我先敲门,不过大家放心,我在这里,保你们平安无事。”

    罗家众人纷纷道谢。

    只见王梓轩闲庭信步一般,直接在客厅的西南方画了一个圈,让雇来的工人撬开地板,再让罗家众人退去一旁。

    “根宝,看好,八方天罗阵!”他神情一肃,掐决念诵天罗地网咒:

    “冥冥玉皇大帝玉尊,一断天瘟路、二断地瘟门、三断人有路、四断鬼无门、五断瘟路、六断披盗、七断邪师路、八断灾瘟五庙神、九断巫师邪教路、十断吾师有路行,自从老师断过后,人来有路,一切邪师邪法鬼无门,若有青脸红面人来使法,踏在天罗地网不容情,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王梓轩步罡踏斗,从林根宝手中抓起八枚铜钱掷向八方,又念咒将黄旗送去八方,钉入铜钱空方内,口中喊喝,

    “黄旗为令,铜钱为牢,送入八方布天罗!”

    他动作酷炫,呼呼带风,颇有高人风范,门口观望的罗家众人看得傻眼,暗道厉害。

    王梓轩吩咐,“开挖!”

    大师在场施法,工人们看得底气大壮,锹镐并用,立即动土,挖到三米多深,竟挖出一具骸骨。

    别墅当中无端刮起阴风,绕做一团,直冲王梓轩和林根宝二人。

    罗家众人激灵灵打了一个寒战,眼中满是骇然。

    只见王梓轩背负双手,他神情淡然,如春风扑面,阴煞退避。

    他前面磨蹭多话,其实就是在等这午时三刻,他纯阳八字的每日最强时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