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74章 有鬼打墙

    “这世上哪里有鬼,可能是幻觉。”罗启文嘴硬,心中却是忐忑。

    忽然门铃声响。

    半夜三更的,两人面面相觑,都是心里发慌。

    “是谁!?”

    “我是林根宝!”

    虚惊一场,两人长呼一口气,罗启文快步去开门。

    别墅阴森森的,有个人作伴最好不过。

    林根宝拎着一把伏魔铜钱剑走进来,凝眉四下扫量,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

    这铜钱剑又称‘伏魔乾坤法剑’,是王梓轩挑选一百零八枚灵气十足的铜钱,以红线编制,在农历五月五日午时开光,专门为林根宝制作的一件法器。

    万物有灵,只用灵杏够的就可以拿来做法器。

    当然没有绝对,人工合成诸如塑料之类的东西就没有灵气。

    见林根宝四下张望,罗启文看得心里发毛,“你在看什么?”

    “你们见鬼了么?我转了几圈,什么都没有看到。”林根宝问道。

    “你才见鬼呢!”何琼欣瞪眼。

    罗启文打量他身上的白色功夫衫,给他好大白眼,感情之前看到的白影就是林根宝!

    林根宝尬笑,“抱歉,我不会讲话,你们多包涵。”

    “轩仔叫你来的?”何琼欣道。

    “大师担心你们有危险,让我过来保护你们。”林根宝正色道。

    “这里又没有事情,不用你保护。”罗启文并不领情,见林根宝瞪过来,想想对方也是出于好意,和缓了一下语气道:“二楼还有客房!”

    别墅里又来了一人,令人感觉安全了许多,何琼欣也不再害怕。

    楼上一主卧,两间侧卧,主卧是角落里的最后一个房间。

    罗启文将林根宝带去卧室左侧的客房,三人一人一间房,罗启文选了所谓的“骑楼”主卧。

    关了顶灯,只留下台灯的卧室有些昏暗,罗启文躺在床上休息,总是感觉闷闷的很压抑,不过也没觉得什么。

    夜里,罗启文迷迷糊糊的起夜去洗手间,伸手开床头灯,不亮,摸着墙去开顶灯也没亮,以为是停电了,透过微弱的月光,罗启文踩着拖鞋走向洗手间。

    方便过后,转身,准备出去的时候,门,门不见了!

    罗启文并没有害怕,以为自己睡迷糊,找错了方向,黑暗中他沿着墙壁摸索,几圈过去了,仍然没有找到门。

    他一下就慌了,在洗手间里四处找门,直到累得气喘嘘嘘,已经没别的想法了,罗启文只想出去,走出这该死的洗手间。

    就这么摸着,走着,不知道过了多久,脚下一凉,一下子就站在了门外。

    眼前是一脸紧张的何琼欣,而林根宝正挽了袖子在扇他耳光,见他醒来还一脸由衷喜色。

    林根宝原本老实本分,但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他仿如一张白纸被王梓轩倒了一瓶子墨水,蔫坏起来更损。

    他明明有更好方法不用,因为之前罗启文对王梓轩不敬,选择打醒。

    “你没事吧!吓死了我了,跑到我房间里来回摸墙,我们跟你说话也不理人!还从我身上踩过去!”

    肿着腮帮子的罗启文没心思计较槽牙活动,脸色惨白的讲述之前经过,何琼欣脸色发白的看向林根宝。

    “这很可能,是传说中的鬼打墙!”林根宝凝重的道。

    “鬼打墙?!”何琼欣与罗启文对视一眼,彼此皆在对方眼中看到恐惧。

    “啊!门哪里去啦?!”

    何琼欣忽然一声惊叫,听得罗启文头皮发炸,他扭头看去,发现卧室的门果然不见了,顶灯闪烁几下,忽然灭掉,令何琼欣又是一声尖叫。

    “区区魑魅魍魉,无需惧怕!”

    林根宝眼睛一亮,想起王梓轩的教授他对付鬼打墙的方法,将伏魔剑交于左手,一咬右手中指尖,曲指将血珠向前一弹,卧室的顶灯忽闪了两下骤然亮起。

    终于熬到天亮。

    早晨脸都没洗,罗启文他们就急匆匆离开了海滨别墅。

    罗启文先将林根宝送去富康花园,又将何琼欣送回何家,嘱她先别将别墅的事情告诉家里。

    第二天,罗家请来知名风水大师看海滨别墅。

    开坛做法,画符,驱煞,结果夜里依然有人遭遇鬼打墙,这些大师可没有王梓轩的望气术,自然查找不到原因。

    一连三天过去,罗家人彻底知晓厉害,登门求见王梓轩。

    但王梓轩婉言拒绝。

    最终罗家出到一百万,加上何琼欣连番劝说,王梓轩最终才答应出手。

    何琼欣见他答应,赶忙告辞回家,她可不想再去那个鬼地方。

    王梓轩身穿T恤,长腿短裤,脚下一双木屐凉拖,一件法器没带,法袍也没穿,最可气的是,胳膊上竟然挽个菜筐,看这架势,倒是像要去买菜更多些。

    “大师,这样、不需要带些东西?”罗启文咧嘴道。

    “只是小事,用不着大动干戈。”待白手套司机开车门,王梓轩挽着菜筐进去,淡然又道,“烦劳,铜锣湾的耀华街菜市场停一脚,谢谢。”

    罗启文无语,他真是见识到了这位高人。

    到了耀华街菜市场,王梓轩下车悠哉悠哉选菜,林根宝将菜筐接过去,罗启文无奈吊在后面,他一身西装革履在菜市场行走,无数买菜的姑婆阿姨对他指指点点,异常尴尬。

    林根宝小声说道,“大师,真不带法器啊?我看不懂,这是为什么啊?”

    王梓轩微微一笑,并未瞒他,“根宝,做人呢,要学会包装自己,抬举自己,话要会讲,事要会做,否则一辈子吃力不讨好,还拿着微薄薪水,被人视作利用的工具。”

    “罗家请的大师越兴师动众,我们越要显得不当一回事,这样更能衬托我们的实力。”

    林根宝若有所思。

    将菜筐送去铜锣湾的Vivian周记服装店,交给甄慧敏,已近中午,王梓轩讲饿,罗启文无奈,又安排王梓轩他们午饭,饭后催促司机紧赶,王梓轩到达别墅的时候已经午时。

    王梓轩一身休闲装悠闲下车,与别墅大门外身穿黄色法袍、手持桃木剑,全副武装的罗家大师形成鲜明对比。

    “我赶时间,教老婆煲汤,赶紧做完收工。”

    王梓轩向对方微微一笑,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将罗家请来的大师刚到嘴边的话噎了回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