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73章 居之有祸

    花费数千万,竟然弄出一套凶宅,他和他罗家岂不沦为香江笑柄?罗启文越想脸色越是难看。

    “轩仔,这里真是凶宅?这里挺好的啊!”何琼欣四处打量没看出什么不妥,但脸上的紧张出卖了她的心境。

    王梓轩微笑安抚道,“有我在,不会有事!”

    “怎么可能会是凶宅,你是否看错!?”罗启文紧皱眉头。

    “根宝,你再试试罗盘。”

    “是,大师!”林根宝从包里取出罗盘,四处堪舆。

    王梓轩老神在在的打量四周,实际上却是在凝神望气,堪舆此处地貌。

    片刻之后,林根宝回来,细看罗盘,若有所思,忽然灵机一动,“以大师你教我的‘奇针八法’来看,是搪针,指针摆动不定,不归中线,此地居之有祸。”

    何琼欣好奇,探头看去,果然指针微微摆动,没有归入中线。

    罗启文脸色发黑,不是这个林根宝手抖?

    王梓轩微微一笑,满意点头,林根宝果然天赋不错,虽有不足,但能看出这些已经不错。

    罗盘,不同于一般的指南针,其周围配上“八卦、阴阳、五行”后,对气场的感应比指南针更加灵敏,而林根宝手中的罗盘是解天罡留下来的古董,本身就是一件法器,比寻常罗盘更加灵敏。

    王梓轩有些话没讲,林根宝学艺未精,并未看出,罗盘指针在‘巽巳丙’位泛动,九尺之下有‘古板古器’,居之出酒色女子、巫师、孤寡贫困之人。

    他也是通过望气术才发现此地不同,从而推断出,别墅地下埋了古物,很可能还是灵气十足,可以招来鬼物的宝贝。

    宝贝!此处地下竟然有宝贝?

    王梓轩心思百转,微微一笑,“阿欣,这处别墅居之不祥,还是另寻他处作为新居吧!”

    “胡说八道,好好的别墅,你凭什么说是凶宅?!”罗启文脸色铁青。

    王梓轩负手一派大师傲然:“凭我是王梓轩!”

    见他气的浑身发抖,又淡然笑道:“罗先生莫恼,忠言逆耳利于行,是否胡说,你罗家也有风水师,可以请来一看,嘱你一句,别在此处别墅过夜,我们走吧,阿欣,一起?”

    “阿欣,你和他们回去吧,我在这里住上一夜,我倒要看看什么叫做凶宅!”罗启文目光不善的赌气道。

    “那我陪你一起,轩仔,那你们回吧。”何琼欣坚定道。

    “阿欣,你这又何必。”罗启文诧异。

    “既然决定嫁你,我就要跟你一同进退。”何琼欣正色道。

    罗启文心中一暖,他首次正视眼前的未婚妻,简直对何琼欣刮目相看,之前罗启文只当她不懂事的娇娇女。

    王梓轩看看天色,“根宝,咱们快走吧,太阳快落山了。”

    “轩仔,你不是在开玩笑逗我们?真的是凶宅?”何琼欣愕然道。

    简直瀑布汗,王梓轩正色点头。

    “哎呀,别留下我!”何琼欣赶忙追了出去,她最怕鬼了。

    罗启文脸色发黑,转身进了别墅,永远不要相信女人!

    来到车前,王梓轩微笑转过身,“阿欣,送到这里就可以了。”

    “一猜就被你看穿,轩仔,我知你画符厉害,给我几张辟邪啊。”何琼欣摊手道。

    “不是送你金蟾了么,在它带在身边,保你无事,但切记,晚间不要踏出别墅,进入雾气当中。”王梓轩晒然一笑。

    路上,驾车的林根宝好奇,“大师,难道那里夜间真会出现鬼物?”

    王梓轩笑:“应该没错。”

    “世上真的有鬼?”林根宝不惊反喜,眼睛大亮,他小时候就对捉鬼道士感兴趣。

    王梓轩微微一笑,“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

    回到小区楼下,王梓轩发现富康小区一团漆黑,有些住宅影影绰绰的闪动烛光,整个小区只有七号楼的七层自家亮着灯。

    王梓轩特意给住宅装了蓄电设备,可以供应家里24小时电力。

    他灵机一动,八楼的姑婆总杠下去不是办法,天天晚上丢哑铃,下床都用蹦的。

    回家跟正做菜的甄慧敏打过招呼,王梓轩揣了两根蜡烛,打着手电筒从楼梯去了八楼。

    住在八楼的姑婆平日里与邻居来往很少,今晚忽然停了电,见小区都黑着,她家里没有蜡烛,只好摸黑抱着狗盼来电。

    忽然听到有人敲门,一问是楼下邻居,他们关系可不好,之前她几次报警投诉楼下扰民,她满脸警惕开门。

    “什么事!?”

    王梓轩礼貌的问:“阿姨,请问你家有蜡烛吗?”

    一猜就准没好事,姑婆冷着脸打发:“没有!”

    正当她准备关门时,王梓轩微微一笑:“我就知道你家一定没有!”说完,拿出两根蜡烛,“我岳母怕停电你一个人住又没有蜡烛,所以让我带两根来送你。”

    姑婆想起下楼遛狗时经常遇到王梓轩的岳母,很不错的一个老阿姐,心中有些感动,默然接过蜡烛,深深看了王梓轩一眼,将门关上。

    当晚刁嗨,果然哑铃没有淤响过,王梓轩暗赞自己够睿智。

    海滨别墅。

    天色逐渐黑下来,不知何时外面浓雾弥漫,别墅当中灯火通明,能开的灯都开了,卧室里,何琼欣一脸紧张的抱着金蟾。

    罗启文站在卧室窗前看着楼下,外面浓雾,看不清楚太远,而别墅新建,没有安装电话。

    他有些后悔,倒不是因为害怕,而是他忘记了通知家里。

    罗启文转头道:“走了,怎么还要回来?”

    “哼,不识好人心!”何琼欣白他一眼。

    “一个神棍而已,你干嘛信他?”罗启文忿忿道。

    “因为他有真本事,你可知我九叔为何五百万请他睇风水?”

    “为何?”罗启文闻听心中好奇。

    “你先答应我不传出去,这是我何氏隐秘!”

    “我答应你!”

    “我九叔邀请轩仔去濠江,结果何超嬛让人下套,让轩仔的妹妹输光了五十万!”

    “轩仔一怒之下,差点横扫濠江的所有何家赌场,他只用一个筹码,片刻间就轻松赢取五百万,事后何超嬛当众赔礼,轩仔便没拿那五百万,九叔是为谢他!”

    “还有这等事?!”罗启文将信将疑,但心中已经彻底收起了对王梓轩的轻视。

    世间虽然太多骗子,但也不乏奇人异士,这一点罗启文倒是相信,他之前只是看王梓轩年轻,不信他有真本事。

    “不止于此,轩仔的本事大着呢,他不是普通的风水师,而是一等天师,若是他肯助你,成为香江首富轻而易举。”何琼欣夸赞道。

    是个男人都抵触自己女人夸赞其他男人,罗启文撇嘴,岔开话题,“嗯,几点了?”

    “12点了,我好像有点饿了。”何琼欣道。

    “冰箱里有吃的,我去拿给你。”罗启文道。

    “我跟你一起!”何琼欣赶忙道,她可不想一个人在这里。

    两人下楼梯,到了一楼,忽然窗外一个白影晃过,罗启文一惊,“你看到了么?”

    “什么?”何琼欣爬窗张望,却什么都没有看到,结结巴巴道,“不、不会,有鬼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