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70章 暗夜狙击

    郑楚红话里的暗示,对于王梓轩前世这种夜店常客来说,再熟悉不过。

    王梓轩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他是披着羊皮的灰太狼。

    大家你情我愿,只是交流一下,日后还是朋友,少拿道德绑架。

    他将车停在一个偏僻的地方,眼角扫量四周,确定没人。

    郑楚红默默看他做着一切,明眸善睐。

    王梓轩看向她,忽然心中一凛,这风情万种的大美女,眼中竟然没有丝毫的意乱情迷,却闪过一丝狡黠。

    上辈子他见过不少狼友被这种美女白扇过巴掌,被人家白白戏弄了一番,还有苦说不出。

    用强?玩你丫的倾家荡产,声名狼藉。

    跟本王来这套?

    王梓轩瞬间应对,他笑着道:“郑小姐,我去将阿敏接出来,我们一起吃宵夜?”

    郑楚红原本正心中得意,闻听一脸的愕然,她自认演技可以,难道被对方识破?要不就是说,眼前的男人真的深爱他的妻子?

    她也是临时起意,想要挑逗一下王梓轩,看这位大师究竟是否口是心非,即便被对方强迫发生什么,她也并不在意,毕竟对方如此英俊。

    “阿轩,送我回家,今晚很开心!”

    郑楚红笑得一脸阳光,却看得令人心酸,说出来令人很难理解,其实郑楚红对伴侣的要求并不高,能看入眼,一心一意。

    王梓轩做到了,但可惜一心一意的对象不是她。

    为什么看起来很受欢迎的女神,实际上诚意十足的追求者很少?三文鱼和鸡胸脯同时摆在菜市场里,为什么肯定鸡胸脯买的人多,销量更大?

    ……

    许氏大宅。

    许良镛夫妇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刚刚结束《运转乾坤》的无线电视台正在播放广告。

    “最近两个月,晋芳与轩仔走得太近,我试探两人感情,晋芳竟然因私废公,将高街的事情推出去,可见轩仔于晋芳心里有多重……”许良镛皱眉道。

    许丁安妮纠结,“讲心里话,轩仔我挺喜欢,不过风水师,会五弊三缺……”

    许良镛不以为意的道,“张大师说,轩仔福缘深厚,没有五弊三缺一说,他家里花开成海,可见一斑。”

    许丁安妮也听女儿回来讲过,“我看他也不像是福薄短命之人。”

    许良镛揽她肩,双目如鹰,“何氏得他助,如今香江大赢家,我也看好他,而且之前张大师告诉我,轩仔八字纯阳,可解晋芳的克夫命。”

    许丁安妮眼前一亮,“当真,那不如促成她们?”

    女儿晋芳的克夫命是许丁安妮最大的困恼,之前还能说碰巧,接连四次克死人,就是她这做母亲的也深信不疑了,以后谁还敢娶?

    许良镛皱眉,微微摇头道:“其他还次要,关键问题是,轩仔现在已经有老婆。”

    “老公,那怎么办?”

    许良镛皱眉,“老婆仔,这个还要看轩仔心意,看得出他少年老成,是个很有主意的人,跟晋芳有得一拼。”

    “给那甄慧敏一笔钱,让她自觉离开轩仔……”

    世上没有所谓的绝对的好人和坏人,牵涉到自己子女的终生幸福,一贯少女心的许丁安妮也起了私心。

    许良镛若有所思道:“看看再说吧,还不知道她们两个怎么想的。”

    “晋芳怎么还没有回来?”许丁安妮问。

    “晋芳要强,今晚又要在公司加班吧。”许良镛道。

    ……

    两人恢复从容一路谈笑,刚到郑楚红家的小区门口,忽然一辆黑色宾利先一步停挡在门口。

    门一开,一脸寒霜的许晋芳走下车,冰冷的目光看得郑楚红身体微微一颤。

    “许小姐,这么巧?”王梓轩挥手笑。

    郑楚红松开安全带,嫣然一笑道,“阿轩,就送到这里吧,今晚谢你送我回来,改天和你叹茶。”

    本埠人把饮茶,又称“叹茶”。“叹”是俗语,为享受之意。

    王梓轩微微一笑,“下次我带阿敏一起,你们一定谈得来。”

    许晋芳看着两人谈话,一语不发。

    郑楚红推门下车,微微颔首,礼貌招呼,“许小姐!”

    她自然认识许氏家族的大小姐许晋芳,虽然对方异常低调,几乎没有登上过媒体。

    曾经有好事之人,将她们拿来相比,但意外的是许晋芳竟然压她一头,今天看来果然名不虚传,许晋芳不止冷艳惊人,高贵的气质与强大的气场也是寻常女人难比。

    郑楚红丝毫不怀疑,许晋芳如果去饰演武则天,根本不用演技,只要在那里一站,就是一个活生生的武则天,她站在对方身边都隐隐感觉自惭形秽。

    许晋芳微微点头,并不应声,一如往昔的冷傲。

    “郑小姐,你上楼吧,到家以后开阳台灯,挥一下手。”王梓轩开口道。

    “好的。”郑楚红笑着点头,她将手袋甩在身后,哼着歌往家走,眼角的余光却在留意身后。

    两人却没给她机会,一直看她进入楼道。

    王梓轩转过头,“许小姐,挺晚了,拜拜!”

    许晋芳却抬手道,“我喜欢你!”

    他微微一怔,瞬间露出笑容,“咱们喜好一样,我也喜欢我自己!”

    友情炮还好,来真的他可不奉陪。

    咦,许晋芳怎么印堂灰暗?

    危险!!!

    王梓轩霎时间汗毛炸立,他近乎本能的施展“桑冲逃命术”!

    向戌方位,西北偏西!

    许晋芳惊呆,瞪大了双眼,王梓轩竟然主动吻上了自己。

    小区大门上的铁栏杆被击断,火星四溅。

    轰!……的声响,紧接着子弹划破空气的音爆才传来。

    “清醒一下,有人要杀你!”王梓轩拍拍许晋芳的脸。

    回到家的郑楚红对保姆摆手,跑到阳台,拿着高倍镜头照相机当望远镜往下看,有位追求者教她摄影,这是对方送她的生日礼物。

    令人惊讶的一幕映入眼帘,王梓轩竟然扇了许晋芳的耳光,后者反而很享受的样子。

    “谁!?”许晋芳忽然醒过神。

    宾利车上的白手套司机听到枪声,迅速倒车过来,“大小姐,你们快上车!”

    王梓轩看了他一眼,“宾利防不住狙击步枪,许小姐,你跟我走,更安全一些!”

    不待许晋芳再说话,在司机愕然的目光中,王梓轩左手的手指飞快掐算着,竟然忽蹦忽跳,各种姿态的快步奔跑,王梓轩再次使用出他的拿手逃命秘技,桑冲逃命术!

    这个趋吉避凶的逃命秘术有个最大的限制,就是附近必须有女人,这也是它的创造者最后被被捉的原因。

    我的天!郑楚红掩嘴惊呼,打完人就这么跑了,许小姐带着下车的保镖追上去了,这下王梓轩麻烦大了……

    王梓轩忽然一推追上来的许晋芳,一颗子弹擦断她的一丝头发,砰一声射入街边的树干,树叶飘落。

    “你家到底得罪了什么人!”王梓轩一边奔跑,一边脸色难看的问道。

    “我们也不知道,只是之前在墨西哥买了几块地。”许晋芳追赶着,轻声解释道。

    在一处工地楼下,王梓轩停住脚步,仰头看了一眼,“就是上面露台,你在下面等我,上面危险。”

    “我跟你一起去!”

    王梓轩和她对视一眼,不置可否。

    白手套司机上前一脚踹向拴着铁链的露台门,电影里的破门情景并未出现,铁门震得司机脚面发麻,王梓轩丢他好大白眼,这二货真不是杀手一伙的?

    司机无语退后,只见王梓轩从钱包里取出一根银色钢针,捅了捅铁锁,竟然开了。

    这也行?司机看呆。

    眼下没时间管这些,王梓轩猫着腰快步往露台边沿处奔跑,许晋芳紧随其后。

    遗憾的是,原地留下一把狙击枪,和一个手提箱,杀手已经消失不见。

    “你眉间的黑气已经消散,应该没事了。”

    许晋芳道,“阿轩,能否算一下他在哪里?上次这个杀手开卡车差点撞死我爹哋妈咪,被他跳海跑掉,以后肯定还会出手暗杀我们。”

    王梓轩凝神望气,时灵时不灵的望气术竟然不给面子。

    他正色摇头,“抱歉许小姐,我有我原则,不批命害人,即便是杀手。”

    凭空算对方来龙去脉,他又不是神仙。

    “……,我不为难你。”许晋芳沉默片刻才黯然的道。

    王梓轩无语,见她失望,心中不爽,一脚将手提箱踢了下去。

    忽然楼下响起“啊!……”的惨叫,紧接着“噗通”一声沉闷声响,三人赶忙跑去露台边沿向下看去。

    一个男人大字扑街。

    倒霉催的白人杀手,竟然把着墙沿躲藏在下面,被手提箱砸了头。

    王梓轩咽了一口唾沫,眼角瞅了下目瞪口呆的两人,总要讨点好处吧。

    他心中不忍似的抬头叹息一声,“为了你,破例一次!”

    白手套司机看向王梓轩,满心敬畏,他可不信是碰巧,只当大师出手,算无遗策,当真厉害。

    许晋芳目光盈盈的看向王梓轩,眼里满是情意。

    她转头对司机吩咐,“叫人清扫的干净些,不要为大师带来麻烦!”

    白手套司机赶忙躬身应命,快步下楼。

    王梓轩与许晋芳随后缓步下楼。

    “别开车,坐我的车送你回去,钥匙给我,让司机给你停去小区……我有些事跟你说。”

    王梓轩直言拒绝道,“许小姐,我们在一起不合适!”

    “求你,跟我上车!”许晋芳坚持。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