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69章 杀局迎面

    王梓轩微微一笑:“谢谢郑小姐的祝福,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跟阿敏杏福生活下去。”

    电视机前的甄慧敏瞬间感动的热泪盈眶。

    她身旁的甄母欣慰一笑,轻声道:“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再暧昧下去肯定出事情,张国容不满似的道,“大师,该我了!你们要男女平等,不能无视我的存在啊!”

    “噢,你说。”王梓轩眨眨眼睛。

    众人都被两人的表情逗笑。

    “你见没见过比你帅的男人?”

    张国容生怕别人不知他的意思,还暗示的指了指自己,众人再次发笑,就连郑楚红与张曼盈也娇笑不已。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你先说假话。”张国容道。

    王梓轩一本正经的道,“那还用问,当然是阿容你,这里你最帅,看台下那些美女看到你的尖叫欢呼就知道!”

    张国容哭笑不得,“这是假话?那你还是讲真话吧。”

    王梓轩左右看看,一脸为难,“讲真话?”

    “嗯!”张国容点头确定。

    “说出来,怪不好不好意思……”

    “没事,我们保证不会笑你!”张国容煞有其事的忍笑道。

    “好吧,我今天出门,没走多远就看见一个帅哥!”

    “真是太帅了,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帅的男人,就连我都忍不住动心,当时我的心砰砰直跳!”

    电视机前的甄慧敏愕然张大了嘴巴,什么情况,老公迷上了男人?

    直播间静下来,所有人都目瞪口呆,郑楚红与张曼盈瞪大眼睛,难怪王梓轩对她们不动心,不会是弯的吧?!

    “后来呢!”张国容咧嘴道。

    “当时心里就一个念头,想跟他交朋友,我就走过去了,当时他也发现了我,也向我走了过来,我们两个对视着,目光痴迷的走到一起……”

    直播间静的鸦雀无声,不知谁咽了一口唾沫。

    主持人一捂脸,完了,这档节目被带进沟里。

    “然后呢?”张国容好奇追问,脑海中一个个身影划过,不住在猜想究竟是谁这么帅?

    “啊,原来是一面镜子,原来我这么帅,以前竟然没发现!……”王梓轩搓着下巴,绘声绘色。

    直播间静了刹那,轰然笑声四起,不少人捂着肚子直接蹲了下去。

    “心声,我以前也有过这种感觉。”张国容正色道,王梓轩煞有其事的点头认同。

    笑声间歇,又再次响起,这两个一本正经的家伙也太搞笑了,郑楚红与张曼盈笑的擦眼泪,担心花了妆。

    甄慧敏哭笑不得,将抱枕丢去电视,“老公又捉弄人。”

    ……

    王梓轩与张大师等人道别,七拐八拐躲开女嘉宾观众们的纠缠,留下张国荣一人焦头烂额的忙签名。

    他闲庭信步去取车,却见郑楚红双手拎着手袋,站在停车场,似乎在等什么人。

    这本钱真是厚啊,要条有条,要段有段,还是波涛汹涌的那种,王梓轩打量一眼,上了摩根跑车,扯上安全带,准备开车离去。

    “阿轩!可不可以送我一下。”郑楚红快走几步喊道。

    郑楚红是很有品味的人,红得早,一早就知道什么是最适合自己。

    她肤色沉,所以钟爱纯色,绝不穿花衣,今天一身黑色低胸裙,杏感非常。

    “为美女当司机,不胜荣幸。”王梓轩解开安全带,探身推开副驾驶的车门。

    “这部车不错。”郑楚红系好安全带,嫣然一笑,嘴角的酒窝显现,分外迷人。

    王梓轩微微一笑,“过阵子,打算换台宾利。”

    “为什么?”

    “我太帅了,敞篷车招人窥视。”王梓轩认真道。

    郑楚红掩嘴发笑,她不禁又联想到之前的节目中的笑话。

    地下停车场,张囯容坐在车里四下寻找,阿红竟然放我鸽子?

    “美女,护花去哪里,指个地方。”王梓轩问道。

    “带我兜兜风。”郑楚红将手伸在外面,感受着迎面而来的夜风。

    “噢,我给你讲个故事吧。”王梓轩打量她一眼道。

    “好啊。”郑楚红饶有兴致的道。

    “夜已经很深了,一位出租车司机决定再拉一位乘客就回家,可是路上已经没多少人了。”

    “司机没有目的的开着,发现前面一个白影晃动,在向他招手,本来宁静的夜一下子有了人反倒不自然了,而且,这样的情况,不得不让人想起了一种不想想起的东西,那就是鬼!”

    “可最后司机还是决定要拉她了,那人上了车,沙哑的声音说:去殡仪馆。”

    “司机激灵打了一个冷颤,难道她真是……他不敢再往下想,他很后悔,但现在只有竟快把她送到目的地。”

    “那女人面目清秀,一脸惨白,一路无话,从后视镜看去,让人毛骨悚然。”

    “司机真无法继续开下去,距离殡仪馆很近的地方,他找了个借口,结结巴巴地说:小姐,真不好意思,前面车子不好调头,你自己走过去吧,已经很近了。”

    “那女人缓缓点头,问多少钱?司机赶紧说:算了,算了。”

    “那女人没有坚持,说:那,谢谢了!说完,打开了车门……”

    “司机转过身要发动车,可是没听到车门关上的声音,于是回过了头……那女人怎么那么快就没了?他看了看后坐,没有!车的前边、左边、右边、后面都没有!难道她就这样消失了?”

    “他吓得快要崩溃了,拧车打火,却怎么也打不着火,忽然!一只血淋淋的手拍他的肩膀,他骇然回过头,那女人满脸是血的站在他面前……”

    “啊!!大晚上可不可以不要讲这种恐怖的事情啊!!”郑楚红胸口起伏不定,心砰砰直跳,气恼的瞪向王梓轩。

    “那不说了。”

    “呼……,下面呢?”郑楚红喘了几口气问道。

    “你不是不要听?”王梓轩撇嘴。

    “你快说啊,不然人家今晚还怎么睡觉?”郑楚红拍着胸口道。

    王梓轩绘声绘色的道:“那女人说:师傅!你下次停车的时候,可不可以不要停在沟边?……”

    郑楚红愣了一下,忽然笑的花枝乱颤。

    “太晚了,我送你回去?”待她笑得差不多,王梓轩抬腕看了眼时间。

    “带我去海边走走,我今晚不想回家。”郑楚红转头看他,一眼过去,道不尽的风情。

    两人不知道的是,正有一部车远远尾随在后面。

    而一场精心布置的杀局正悄然展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