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66章 人体艺术

    出来混是要还的,利世文用四方摄运煞阵借福,还害了人命,阵法反噬,即便侥幸活着也会生不如死,还连累家族一起背锅,传闻他爷爷和奶奶正在搞拍卖,已经卖了价值三亿的古董瓷器。

    何家又为何琼欣安排了一门亲事,罗氏纺织香江闻名,掌握罗氏话事权的二公子罗启文。

    何琼欣沮丧了一阵,认命地接受了家里为她安排的这桩婚事,但微胖的体型都瘦了下来,失去了以往的快乐。

    有些事情在冥冥之中已经注定,王梓轩大概推算到何琼欣这辈子只有这一次婚姻,而且日后的婚姻生活,并不像她想象的那么糟糕,还算幸福美满。

    “轩仔,我会幸福么?”何琼欣神情沮丧的道。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王梓轩忍笑唏嘘道。

    “又是上次那样的就算了,我现在真不想笑。”

    王梓轩微微一笑,“从前有一个美女失恋了,痛苦得死去活来。”

    “于是一个会布法的老和尚给她看一面镜子,她打开镜子,居然看到一片海滩,而海滩上是一个赤身裸体的自己。”

    “老和尚说,那就是前世的你,已经死了。然后依次过来了三个人,第一个人只是看了你一眼走了过去。”

    “而第二个人脱掉自己的衣服给你盖上了裸着的尸体,然后也走了。”

    “最后一个人不仅脱掉衣服,而且找来工具挖了一个坑,然后埋葬了你,并且在你的坟前种了好多花。”

    “老和尚说,那第一个人,是你的初恋,缘分浅到只能路过一下,第二个是与你热恋到快结婚的人,但最终也会离你而去。”

    “最后一个人才是相恋终身的人,会陪你到人生的终点,所以,美女,不要悲伤,因为利世文就是第二个人,你们的缘分只有这样了,必然要分手。”

    “美女一下开悟,然后从失恋中跳出来,很快结婚生子,过上了没羞没臊,杏福美满的生活……阿欣,你明白了么?”

    何琼欣瞪眼,“我是不是被那老和尚看光了?”

    王梓轩夸张的一个侧歪,何琼欣咯咯笑了起来。

    考试结束等通知,甄慧敏被王梓轩建议去学画。

    这一天,甄慧敏背着画板学画回来,跟王梓轩商议,她要请人体模特,练习人体素描。

    王梓轩瞪眼,“女的行,男的坚决不行!”

    “这是艺术!”甄慧敏嘟嘴。

    “那好吧,正好何孝哲晚上请我去富豪夜.总会,欣赏人体行为艺术。”

    “不行,不准去!”甄慧敏瞪眼。

    “这是艺术!”王梓轩学甄慧敏嘟嘴。

    甄慧敏哭笑不得,抱他胳膊摇晃撒娇,“老公,你不是讲,支持我学画的么?”

    王梓轩劝说,“这个真不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啊老婆。”

    “那你做我的模特。”甄慧敏眼睛一亮。

    “我?……”王梓轩语噎。

    卧室,窗帘拉的紧紧,王梓轩斜卧床上,右手胳膊肘支着身体,只腰间一块遮羞布,左手拿一个苹果吃着,眼睛瞪着正在不远处对着画板作画的甄慧敏。

    “老公,将那块布拿下来啊!”甄慧敏拿着画笔哭笑不得。

    “不拿!你的画以后给其别人看到,我不被曝光了?”王梓轩丢她白眼。

    又道,“若是有靓女看到我的雄厚本钱,勾引我怎么办,我这么帅,你放心?!”

    “那人家怎么画啊?”甄慧敏忍笑嘟嘴。

    王梓轩眼珠乱转,微微一笑,“老婆,你想成为著名画家么?”

    “当然啦,哪个画家不想?”甄慧敏道。

    “老婆,你想想,瓦西里.康定斯基发明抽象画,他就是世界级的,你也可以走捷径,发明创造啊!”

    “我?怎么创造啊?”甄慧敏眼睛一亮。

    王梓轩微微一笑,扯过浴巾围在腰间。“我教你啊!”

    “老公,你快说!”甄慧敏迫不及待。

    王梓轩将画板平铺放在床上,拿起铅笔在上面勾画,他自幼专注符道,绘画方面自然有些功底,画板上很快出现一张四不像的扭曲图画。

    “就这!”甄慧敏愕然,这算什么发明创造?

    “你看看!”王梓轩将一个钢管往画板上一放。

    甄慧敏目瞪口呆,钢管之上,竟然映像出酷帅跳舞造型的杰克逊,令她心中震撼不已。

    王梓轩循循善诱道,“这个叫反映抽象画,画法并不难,照着这个钢管画就行,以后再画带颜色的,只要练好这个,你就独树一帜,成为著名画家,将来我为你办画展!”

    “老公你好棒啊,但你为什么把它给我,这是你的创意啊。”

    “我们夫妻一体,我的不就是你的么。”王梓轩微微一笑。

    当年他喜欢过的一个女人喜欢绘画,这个他可是练了好久,可惜他八字纯阴,最终两人没有走到一起。

    “老公,你真好!”甄慧敏主动献吻。

    结果擦出激情火花,两人提前晚课,遮羞布终于拿下来。

    ……

    楼顶露台上,王梓轩一身白色功夫衫,随风飘逸出尘,他身边的林根宝站立一旁。

    王梓轩正色道:“武当鹤仙八段锦,注重温养,以养积健,以意行气,以气运身,舒经活络,灵通血气,柔韧筋骨,坚壮体质,共分为八段!”

    “交手举天调三焦、扩膀展翅走两招、单臂伸托后天运、顾盼生姿除积劳、龙虎**水火济、龙盘虎踞鼎炉调、仙眼开光亮拳劲、鹤功抖擞百疾消。”

    “你有暗疾在身,今后每日早晚习练,明天开始你替我去教邵老先生,对你的今后发展有莫大好处,路我已经为你铺好,就看你怎么走了。”

    王梓轩教林根宝武当鹤仙八段锦,让他去教邵仁楞,一来为自己省时省事,二来也可以帮助林根宝调理身体。

    “是!”林根宝抱拳拱手。心中对王梓轩更是佩服。

    院子里,洪家班一众龙虎武师正在练功,多日不见踪影的林根宝进门,他一身西装革履,双手拎着蜜汁烧鹅,仿佛脱胎换骨一般,众人几乎认不出。

    “根宝?你这些天去了哪里!”洪京宝快步迎过去,上下打量他。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