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65章 高街鬼屋

    嘿嘿晚课后。

    找来一块黑板,王梓轩拿着教鞭绘声绘色的,为甄慧敏讲解他的英文速记法。

    pregnant怀孕——扑来个男的

    ambulance救护车——俺不能死

    ponderous肥胖的——胖的要死

    pest害虫——拍死它

    ambition雄心——俺必胜

    agony痛苦——爱过你

    lawyer律师——捞爷

    ……

    甄慧敏笑的眼泪都出来,老公真是人才,英文单词竟然还能这样学?

    许晋芳上了花边新闻。

    许丁安妮为许晋芳在新加坡相中一名华裔精英,打算过两天安排两人相亲,结果对方遭遇车祸。

    消息传回香江,彻底为许晋芳扣上了克夫高帽,已经接连克死四人,前三名至少还是未婚夫,这位还未相亲便扑街,所谓的界水则止,远隔重洋都阻止不了。

    许良镛夫妻一脸愁云,许晋芳却不当一回事,犹自邀王梓轩去枪会打飞碟。

    男人哪有不喜玩枪的。

    王梓轩上辈子就喜欢玩枪,还获取IPSC(国际实用射击协会)会员资格,经常被知他喜好的金主们邀请到枪会射飞碟。

    枪会草坪上,许晋芳身穿红色射击服,斜带一顶红色贝雷帽,黄色护目镜,英姿飒爽。

    见工作人员为她送来双管猎枪,王梓轩一旁看得眼馋手痒,“许小姐让我试试。”

    “你会射击?”

    “不会!”

    王梓轩是不会出卖自己的。

    许晋芳明媚一笑,“那你先看,我示范两次。”

    戴上耳机,她向抛碟机方向打个手势,砰砰两声,竟然全部打空,许晋芳脸上发烫,“我在适应手感。”

    “噢。”王梓轩一本正经点头。

    许晋芳脸色发黑,接过工作人员递上的猎枪,射击,“又打歪了!”关键时候丢脸,许晋芳恨不得将猎枪摔地上。

    王梓轩忍笑,眨眨眼睛,“看你射击,我想起一个故事。”

    “什么故事?”许晋芳疑惑。

    “话说有个国王,打算替公主征婚,将一个苹果放在公主头上,让三位射击高手去射击,扬言谁要是把苹果射中就有机会娶走公主。”

    “第一位高手瞄准五秒钟,啪一声,苹果碎了,公主无事,这位高手吹了一口手枪上的青烟:I am 佐罗!,第二名高手瞄准三秒钟。啪一声,苹果碎了,公主无事,这位高手吹了一口手枪上的青烟:I am 007!”

    见王梓轩停顿,许晋芳好奇追问,“第三个高手呢?”

    “第三位高手瞄了三个小时,啪一声,公主碎了,西瓜没事,这位高手镇定地吹了一口手枪上的青烟:I’m sorry(对不起)。”

    “哼,我没打中很好笑嘛?”许晋芳嘟嘴,认为这是在讥刺她。

    “可能是枪有问题,我帮你看看!”王梓轩忍笑,将猎枪接过来。

    “别!……”许晋芳刚想说你不会危险,却见王梓轩熟练的换过子弹,咔嚓一声甩上猎枪,向碟机方向挥手,枪托抵住肩胛,专注,瞄准,砰砰两声,紫色粉末半空中飘落。

    许晋芳看得红唇杏感微张,“你会射击!?”

    “不会啊,刚才看你这样射击,就学会了。”王梓轩一本正经,他总不能说自己上辈子玩过。

    许晋芳惊讶道,“你真厉害!”

    身旁美女夸赞,王梓轩生出表现欲,换上子弹,砰砰,又是一连两枪,弹无虚发。

    “阿轩,我们去比试固定靶射击。”许晋芳刚才脱靶,想找会面子,固定靶她最强项。

    射击草坪上空无一人,唯有身穿一蓝一红射击服,俊男美女的两人。

    比赛之前,许晋芳挑衅,“输的人,要答应对方一件事。”

    她想起临来前父亲嘱咐的事情。

    王梓轩扛枪打趣,“美女,给个香吻也行?”

    “看你本事啦!”许晋芳脸色微红,娇哼道。

    砰砰,许晋芳先打靶,似乎在羞恼发泄。

    王梓轩一旁看得紧张,不会玩笑开过头了吧?

    换人射击,许晋芳的视线紧随王梓轩,见他运枪击射如神,专注的神情看得许晋芳心跳加速。

    枪声犹在回荡。

    有工作人员报靶数,“许小姐九十七环。”

    许晋芳收敛心思,微抬下巴,傲娇得意,“你欠我一次!”

    王梓轩微微一笑。

    又有工作人员报王梓轩靶数,“王先生,九十九环。”

    许晋芳瞪大眼睛,这怎么可能?不动靶她最强项,竟然也输给王梓轩,还打出九十九环的高分。

    王梓轩扛着枪,坏笑提醒,“愿赌服输啊美女,还记得你讲过的话?”

    许晋芳咬唇,脸色微红,良久才道,“你是蒙的,不算,……考试快过了吧?”

    “后天考华夏文学,五号大后天考音乐,就OK啦。”

    香江的高考相当折磨人,譬如今年,第一门视觉艺术考试在3月31日,而最后一门音乐却在5月5日,历经两个多月。

    “有把握?”许晋芳好奇,她没想到王梓轩竟然要考香江大学,其实去国外大学更容易一些,当然入学容易,至于毕业就看自己了。

    “谁知道呢,尽人事,听天命!”王梓轩微微一笑。

    “你考音乐?你还会音乐?”许晋芳好奇。

    王梓轩嬉笑糊弄过去,他会的大多是日后的流行歌,现在有钱就不想再委屈人家。

    许晋芳看他一眼说道,“董事会看中高街那块地,但是听说那里很邪,我爹哋想请你给看看!”

    “高街?”王梓轩眼皮一跳。

    高街原称第四街,是港岛西营盘西半山区的一条街道,临近香江大学,西端连接薄扶林道,东端则连接般咸道。

    那个街区以前是麻风病院,二战又在那里当刑场,阴气重的很,房子租不起价,所以很多有点儿小钱的小地痞流氓喜欢往那边凑,王梓轩曾经去看过,阴气森森,难怪被人称为高街鬼屋。

    “最近要应付考试。”王梓轩微微一笑,婉转拒绝。

    “我让爹哋再联系其他大师。”许晋芳道,她不想让王梓轩冒险。

    王梓轩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最后两科考完,王梓轩与甄慧敏都长呼一口气,甄慧敏两个月里瘦了四斤,要知道她并不胖,可见两个月的折磨,反倒是王梓轩轻松些,一群博士教授为了保证他过关,格外为他加小灶。

    王梓轩到书店还书,恰巧遇到何琼欣,找了间茶室漫无目的聊天,提及利世文,何琼欣捧着茶杯叹气,

    “虽然我恨他骗我,现在知道他死于海难,我仍然很难过……”

    忽来厄运,利家由于全球石油危机导致世界航运业急剧衰退,使庞大的船队变成了利家航业的沉重负担,负债高达数十亿,资金链断裂的利家几近破产。

    而为利家雪上加霜,招惹邵氏的利世文被家族抛弃,派去马来西亚,结果死于海难。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