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64章 再扔远些

    “你坏,又捉弄人家,老公,人家也想考香江大学。”甄慧敏嘟嘴道。

    王梓轩问,“真的?”

    甄慧敏赶忙不迭点头。

    “好吧。”王梓轩嘴角微扬。

    “老公,我行么,可以考过么?”甄慧敏又担心。

    王梓轩自信一笑,“香江大学的现任校长黄博士是我的一个朋友。”自己女人面前怎么能说不行,

    他心中苦笑,当时对付厉鬼,要求人家的是他自己过考,还不知道该怎么说,再找密斯何帮忙说项?

    甄慧敏闻言喜形于色,主动献上香吻。

    她对休学本就不开心,但母亲意思,供她读书的最终目的是想让她知书达理,嫁入好人家,现在已经嫁人,不如安心在家相夫教子。

    香江大学读艺术,甄慧敏心中万分想往,歌唱新秀比赛被她抛去一边。

    窗外,电闪雷鸣,忽然下起瓢泼大雨。

    甄慧敏起身去关窗,却见楼下林根宝竟然还在跪着,雨水已经将他浇成了落汤鸡,但林根宝依然倔强的跪着。

    “老公!已经是第三天了!”甄慧敏转头看向也看去楼下的王梓轩。

    “这混蛋还赖上我了,我去将他叫上来!”王梓轩穿上衣服,真淋雨死这里,他因果更大。

    “老公,我去吧!”

    王梓轩瞪眼,“在家待着,外面雨大,你着凉了怎么办?”

    “嗯!”甄慧敏乖巧点头,心里满是甜蜜。

    王梓轩趿着竹板拖鞋下楼,撑着雨伞过来,林根宝双腿已经麻木,挣扎着没站起来,眼中闪过激动。

    “能走赶紧滚蛋!”王梓轩没好气的道。

    林根宝一口血没呕出去,三天水米未进,再被雨一淋,身体一晃晕了过去。

    迷迷糊糊醒来,林根宝发现他在王梓轩背上,心里顿时充满了感动,刀子嘴豆腐心,看来王大师并不是铁石心肠,却听王梓轩嘴里碎碎念,

    “扔哪个垃圾堆好呢?还是再扔远些……”

    一口气没喘上来,噎的嗝喽一声,林根宝眼白一翻,彻底晕死过去。

    猛然醒过来,林根宝一下坐起,发现他在一间窗明几净的雅致房间里,床垫异常柔软,床头柜都隐隐散发出清香,而他的身上已经被换了一套干爽的睡衣。

    “你醒了!”甄慧敏笑着端饭进来。

    “谢谢你!”林根宝惶恐的坐起来。

    “别谢我,是我老公将你背回来的,他照顾你了一个晚上,他喜欢开玩笑,捉弄人,你习惯就好了。”甄慧敏微微一笑。

    林根宝心中瞬间充满了感动,眼前的女子仿佛天使一般。

    “他、大师答应收我为徒了?”

    “他说如果你能做到三点,他会考虑代师收徒。”甄慧敏将餐盘放到床头柜上。

    “代师收徒?哪三点!”林根宝认真的道。

    “第一,挽回和你妻子的感情,五年内不能离婚,第二,不能喝酒,每个月定期身体检查,第三,每天晚上10点之前必须睡觉。”甄慧敏想了说道。

    “啊?”林根宝目瞪口呆,他以为会提出什么难以做到的磨砺考验,结果竟然给出这三个要求,这很难做到么?

    甄慧敏也心中疑惑,不过老公这么说,一定有他深意。

    殊不知,王梓轩这是在为林根宝逆天改命,后者十年之后死于肝癌,一来是离婚原因,脾气暴躁,二是因为酗酒伤肝,三来便是因为经常熬夜伤了根本。

    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如果林根宝自己听不进去劝,那这世上就没人可以救他,这就是求人不如求己的道理。

    “快吃饭吧,吃完饭,让你去书房见他!”

    “好,多谢你!”林根宝微微激动道。

    跪了三天三夜,林根宝异常珍惜这得来不易的机会。

    他端着饭碗狼吞虎咽,却愕然发现菜都是补品,他只认出其中的人参与海参,心中不禁又是感动,端起汤碗,囫囵吞枣,将汤汁全部仰头喝干净。

    大恩不言谢!

    林根宝小时候家境很不好,父母帮人包伙食为生,兄弟姊妹六个,他排行第三,与其兄姐一样,他曾在信义会小学就读两年,但其后辍学,他读书不多,但重情重义,心里拿定了主意以后好好报答王梓轩。

    林根宝毕恭毕敬的来到书房外,轻轻敲门。

    “进来!”

    林根宝赶忙推门进去,发现王梓轩正在画符,奇怪的是,竟然用着红色的符纸。

    “上灵三清,下应心灵,天清地灵。二笔祖师剑,请动天神,调动天兵。三笔凶神避,何鬼敢近,何煞敢当。天圆地方,律令九章,吾今下笔,万鬼伏藏……”

    符纸在王梓轩左手指间飞快被折叠成一个三角,随手放在桌上。

    “那三点可能做到?”王梓轩回头看向林根宝。

    “我能,师傅在上,请受林根宝一拜!”他说着就要拜师礼,却被王梓轩单手一拖,拜不下去。

    林根宝心中暗凛,不禁对王梓轩更是佩服,殊不知,轻描淡写的一托已经让王梓轩使出了全身力气。

    王梓轩正色道,“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看在粉大师与张大师的面上,我暂时收你跟我学艺,若是日后为非作歹,不听劝告,让我失望!我一巴掌拍死你!”

    林根宝赶忙应声点头,暗道王梓轩厉害,气场不比师傅粉菊花差,心里反而由衷多了敬佩。

    打了巴掌,再给几个甜枣,“这是一张驱煞符,你带在身上,这是一张十万元的汇丰支票,拿去零花,这是一串福泰花园小区洋房的钥匙,将妻子孩子搬过来住,总跟老人挤在一起,是非多!”

    王梓轩对自己人向来大方,林根宝却感动的不行,眼圈发红,身体微微颤动,长这么大从没人对他这样好过。

    “师傅,这些太贵重……”

    王梓轩皱眉,“不用叫我师傅,更不用行师礼,我老婆为你挑选的衣服在外面,已经给你准备好,放你一个月假期守在家伺候月子,这很重要,安顿好家里,再来我这里报道。”

    这是还没有彻底接受自己,林根宝打定主意一定好好表现,争取早日转正。

    “伺候月子很重要?”

    “小点声,别被听到,女人都很小心眼的,月子伺候不周到会怨你一辈子,所谓家人和,事业兴,否则即便你功成名就,也会减少寿命!”

    “是!”林根宝恭敬道。

    手里的钥匙与汇丰支票令他心中不禁激动,他妻子早就抱怨房子小赚的少,福泰小区的洋房少说也要五十万,这下妻子一定会很高兴,他果然跟对了人。

    林根宝依言出去,在门口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才去洗手间洗手,心中不禁暗叹师傅家里装修的豪华,洗浴室中竟然用的热水。

    换上衣袋中一身万把块的阿玛尼西装,林根宝心中满是激动,向甄慧敏郑重道别,师母叫的甄慧敏一脸不好意思。

    待他离开,甄慧敏好奇问,“老公,你收徒弟还花了那么多钱?”

    王梓轩微微摇头,“先观察一下再说,我契爷解天罡出身茅山分支,没有衣钵传人他这一支就断了,这林根宝是我为他物色的传人。”

    他修炼的法门与解天罡不是一路,但后者毕竟对他有养育之恩,这个人情必须还,之所以没告诉林根宝,是想在观察一下他的心杏。

    甄慧敏似懂非懂,既然老公决定,她便不再多问。

    高考,也就是高级会考在即,甄慧敏忙于应付考试,英文令她倍感头疼。

    几位香江大学的补课教授表示无能为力,如今香江的大学都是英文授课,英文不过关即便混进大学也读不下去。

    密斯李等博士教授们被轮番请来补课,一千块一小时,教的认真,甄慧敏仿佛留堂小学生,咬着笔头学的一脸苦相。

    而王梓轩悠哉悠哉,咬着苹果,蹲小区楼下看阿公阿叔下象棋。

    前世王梓轩读过大学,为了方便跟着师傅满世界跑,英语专业八级证,其他小语种和各国方言也懂一些,家教密斯们考较几遍都过关,英文不用家教。

    一千块一小时的补课费贵?这已经是人情价。

    王梓轩只需要啃下这几位们圈画的重点,高等程度会考便OK,因为这几位还有一个身份,考试及评核局委员。

    香江大学也想请到王梓轩,这样一位香江知名的风水大师镇校。

    甄母在楼上喊他回家吃饭。

    “六位密斯教授轮番,一个小时一千块,每天八小时八千,一个月就是二十四万。”偷瞄的周小寒暗自咂舌,果然知识改变命运,也回房间认真看书。

    甄母也知道学费昂贵,机会难得,谁能请来一群年过半百的洋博士当家教,有钱都难做到,女儿稍微开小差,甄母便进去擀面杖伺候。

    晚上临睡前,苦恼的甄慧敏询问王梓轩他怎么做到的,英文那么好。

    王梓轩当然不会出卖自己,义正言辞的道,“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别人睡觉的时候,我还在为了杏福生活,努力奋斗。”

    “老公,你好棒!”

    享受着甄慧敏的崇拜目光,王梓轩笑,“你老公当然好棒棒,晚课时间到了,适当的运动,缓解学习压力,有益身心健康。”

    “老公你睡吧,我要向你学习!”甄慧敏抿嘴握拳,掀开被子,拿起课本去书房。

    “纳尼?”王梓轩目瞪口呆。

    赶忙道,“等下,老婆,我教你英文速记法!”

    “速记法?”甄慧敏快步跑回来。

    “先晚课,不然不教。”王梓轩撇嘴卖萌。

    甄慧敏哭笑不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