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62章 惑心符咒

    “我妻子变化如此巨大,基于五点,一是择偶,我妻子嫁对了我,二是相,相由心生,她的自信善良;三是读书,读书可以改变人的气质;四是养生,我们坚持锻炼身体和药膳食补,五是积阴德,她常做善事。”

    “嫁给你会变漂亮?”郑楚红难以理解。

    王梓轩解释道,“一来我对她宠爱,令她身心愉悦,而且我的颜值也还好,对她也有影响!”

    “男人会影响女人的样貌?……”不少人面面相觑。

    王梓轩微微一笑,“夫妻两人相濡以沫,朝夕相处,日久天长,会影响对方的样貌,譬如一个大美女,嫁给一个丑陋的老男人,因为相互影响,逐渐她颜值会下降,这就是常人说的‘夫妻相’”

    “母亲生仔之前喜欢在房间挂上漂亮宝宝画,是为了出生的孩子更漂亮,男生女生喜欢在房间挂帅哥靓女明星画,男人喜欢美女,女人喜欢帅哥,都有这个原因!”

    众人恍然,原来还有这种说法。

    “药膳食补是什么?”郑楚红又问。

    王梓轩微微一笑,“譬如燕窝润肺,肺主皮肤;譬如蛤蟆油,补血壮体安神,美容养颜抗衰老,补肾延年益寿,平喘润肺抗疲劳,太多,数不胜数。”

    主持人心中惊叹,“大师,可否教大家一个美容养颜的食补方法。”

    “那我推荐一道,燕窝冰糖粥,燕窝3克,甜杏仁5克,粳米100克,冰糖适量,煮至粥状便可食用,有润泽白皙皮肤、补血养颜之功效。”

    郑楚红问道,“有笔么,我记一下。”

    没有女人不在意容貌的,一时间不少人都在找笔记录,大师介绍的养颜食补房子成本并不高,常人也可以尝试一下。

    看着忙碌的众人,还有模样亲昵轻声交谈的王梓轩夫妻,李俪珍目光异常复杂,坐在沙发上,一脸沮丧,却见甄慧敏走了过来。

    “阿珍,谢谢你,把这么好的男人留给我,谢谢你,成全我们。”甄慧敏笑语嫣然。

    她很记仇的,当众刁难她老公,好悬让他名声尽毁,所以她几句话轻飘飘的,却句句扎心。

    王梓轩赶忙将甄慧敏拉回来,别再打起来,好不容易才养的这么水嫩。

    “王大师,可否再教些养生长寿方面的知识?”忽然人群后面有人开口喊道。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观众席间分出一条道路,竟然是邵大亨,邵老先生。

    这一声可是金贵的很,要知道现在可是电视直播,直接代表邵大亨认可王梓轩的本事。

    王梓轩微微抱拳,“吹呴呼吸,吐故纳新,熊经鸟伸,为寿而已矣,六叔面前就不献丑了吧。”

    “大家都想讨教啊。”邵老先生笑盈盈道。

    “时间过得真快,快到《运转乾坤》结束的时候了,下次节目,教给大家。”王梓轩笑道。

    众人这才发现节目时间到了。

    主持人对转过来的摄像机迅速开口,“下周同一时间,运转乾坤……”

    导演摆手,直播的指示灯灭掉,但嘉宾观众们却都没走,如果不是邵老先生在场,他们已经围上了王梓轩。

    这期风水节目竟然成了王大师的专场秀,但没人怪他,反而都想跟他请教。

    邵老先生淡淡的看了李俪珍一眼,后者似乎感觉到,浑身一激灵,瘫坐到沙发里。

    被邵大亨这种影视圈的大佬厌恶,那么很难再有出头之日,李俪珍此时心里充满了懊悔。

    邵老先生双手拄着拐杖,淡笑看向王梓轩。

    “六叔、六叔……”

    郑楚红、钟振涛等人纷纷起身,过来向邵老先生问好,张大师也是抱拳拱手,但后者只是微笑点了下头,目光还留在王梓轩身上,大有王梓轩开口,似乎只等他开口。

    此刻,明眼人都看出王梓轩的分量。

    “阿珍,你过来!”王梓轩笑着招手。

    李俪珍脸色惨白,目光闪躲,忐忑不安,慢慢吞吞的低头过来。

    “将你身上的红符拿出来。”王梓轩道。

    其他人,包括张大师也看不到,但王梓轩可以看到,因为他有望气术。

    李俪珍哪敢不应,战战兢兢地的取出一张三角状的红色符纸,递给王梓轩。

    “这是什么?”所有人都定睛看去,张大师也皱眉,起身快步过来。

    王梓轩看了一眼,“惑心符咒!可以迷人心智,供其驱使,旁门左道之术!”

    邵老先生眼中精芒闪过,心中更加高看王梓轩。

    在场众人一片哗然,竟然有这种东西,难怪李俪珍反常。

    王梓轩看向张大师,后者老脸有些尴尬,红符不是谁都能画的,他一眼看出是他师弟李兆天的杰作。

    “到此为止,下不为例。”王梓轩微微一笑。

    王梓轩虽然自认不是什么好人,但他恩怨分明,不能让张大师为难。

    李俪珍正忐忑,闻听愕然的看向王梓轩,眼泪说下就下,“阿轩,一个蒙面的老者将它给我,说是会给我好运,阿轩你知道,自从上次跟你表白被你拒绝,我一直很喜欢你,怎会害你?”

    果然前后态度大变,这符纸竟然这么奇异?

    王梓轩不置可否,随手将符纸递给张大师。

    邵老先生深深看了李俪珍一眼,抬手相请,

    “大师,上次说好,教我道门八段锦功法……”

    王梓轩向众人抱拳作别。

    甄慧敏挽着他一路说笑与邵老先生离开。

    这一日,张大师带着一个30多岁出头的男人登门。

    宾主落座,张大师道明来意,竟然是来拜师。

    30多岁的男人名叫林根宝,早年拜在北派武师粉菊花门下,粉家班的男门生不少都投身于武行,自幼刻苦练功的他们也迅速崭露头角出人头地。

    可是,人才济济的粉家班只是出了一批单枪匹马各自为战大将,与张大师好友的粉菊花心有不甘,便请教他,张大师被老友央求不过,便推荐了王梓轩,直言得他指点,粉加班定然崛起。

    便有了张大师带着林根宝过来带艺投师。

    王梓轩丢了张大师好大一记白眼,给他推荐个徒弟起码也差不多的,30好几,比他还大一轮?

    张大师劝说,“阿轩,你也该有个徒弟啦,根宝很听话的,哪个大师不是前呼后拥,身边有个徒弟使唤,做事也方便……”

    王梓轩正色摆手,“若是教授了一个品行恶劣的人,到处去诈骗钱财、报复社会,那这过错、这因果就大了!”

    林根宝听得脸青一阵白一阵,让他拜一个后生仔为师,他本就心中不甘,竟然还被小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