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57章 宿舍有鬼

    老者一语道破她是八字纯阴女,今生克夫,并说可以为她解决。

    许晋芳虚心求教。

    老者将一张红符叠好给她,让她贴身放好,并嘱她不要讲他帮助,做完这些老者不见踪影,仿佛世外高人一般。

    回来时许晋芳脑中忽然出现王梓轩的英俊面庞,驱车来到富康花园。

    车停到小区楼下,她方才意识到不妥,但还是走了上来。

    看着王梓轩进出忙碌,许晋芳一坐两个小时竟不察觉。

    “想什么呢?口水流的那个夸张。”王梓轩不知何时已经收拾完,来到许晋芳面前,笑脸打趣。

    “什么?”许晋芳赶忙擦拭嘴角,方知上当。

    原本气恼,目光与王梓轩的眼神一触,不禁垂头,面皮发烫。

    不对啊?王梓轩皱眉,这许晋芳今天怎么反常,中了邪术?不可能,她纯阴必阳,又在自家四方神阵当中……

    许晋芳娇艳的红唇微张,诱人的舌尖舔过贝齿。

    王梓轩被看的心里发毛。

    ……

    甄慧敏挽着手周小寒,笑着谈论Vivian周记时装店进什么牌子的靓衫靓裙。

    忽然瞅见许晋芳的白色宝马跑车。

    甄慧敏心里一咯噔。

    快步走进楼道摁电梯,而电梯却被占着,甄慧敏快步爬楼梯上楼,走进楼道的周小寒一脸疑惑,“阿嫂哪去了?”

    王梓轩乘电梯下楼送许晋芳,刚好和甄慧敏错过。

    发现家里面没人,客厅中还残留许晋芳身上的香水味道,甄慧敏气冲冲摁电梯下楼。

    而王梓轩在楼下遇到周小寒,见电梯占着,和她说着话改爬楼梯上楼,又与甄慧敏错过。

    甄慧敏冲出楼道,发现外面的宝马跑车已经不见。

    她气喘吁吁地蹲到地上,哭了出来,她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老公竟然有了外遇。

    想到两人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一幕,甄慧敏哭的愈加伤心。

    “姑娘,你的心上人移情别恋,我这里有一张符,可以帮你令他心回意转……”

    甄慧敏哽噎抬头,见是一名慈眉善目的老者,脑后梳着一条发辫。

    “滚开!死骗子!”甄慧敏愤然起身离去。

    老公曾经告诉她,有个叫李兆天的衰人死骗子,最喜诱骗无知少女,最显著的特征就是脑后梳着一条辫子。

    李兆天手捏红符,目瞪口呆,哪里错了?对方没见过他才对。

    那又怎样,李兆天面现狞笑,抖手燃起符纸,抬手要丢向甄慧敏背后,却猛地张口呕出一口血来。

    先回去养伤要紧!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王梓轩,煞阵你解得,但正缘桃花的祝福秘咒看你如何解,得罪我李兆天,你必死无疑!

    失魂落魄般走出电梯间,甄慧敏抹去脸上的泪水,不能让周小寒发现。

    做女人,记住要能忍,尤其为了一个家和自己爱的男人。

    “别动!那是许小姐送给你嫂子的耳环!”王梓轩的喊叫声隐隐从门里传来,听得甄慧敏一怔,老公不是跟许晋芳走了么?

    “就看看嘛,小气阿哥!!”

    “啊!你又咬人,周小寒!……”

    甄慧敏飞快掏钥匙开门,却见客厅里鸡毛飘舞中落了一地,而王梓轩正与周小寒各拎着一只沙发靠垫在追逐打闹。

    回头看到甄慧敏,王梓轩招呼,“老婆,快来帮忙,今天消灭这万恶之源!”

    甄慧敏喜极而泣,抬手抹去眼泪,原来又是自己胡思乱想。

    再看一地鸡毛,甄慧敏顿时脑仁疼,这要收拾到什么时候,晚饭还没做呢。

    转天。

    王梓轩在香江大学的图书馆看书,几名女生在图书馆角落,凑在一起窃窃私语。

    “……昨夜港岛薄扶林道的学生宿舍又见厉鬼,管理员被吓死……”

    王梓轩呵呵,心说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厉鬼。

    “那个帅哥在对我笑!”一名女生发现王梓轩看她,眼睛一亮。

    王梓轩模样超级靓帅,虽然穿着普通,但腕上的手表暴露了他的身家,爱彼白金镶钻名表,少说十万块,显然低调贵公子。

    “嗨!”王梓轩微笑挥手。

    “哇,他跟我打招呼……是我!……别抢,他是我的……”前一刻还好姐妹的几名女生争执起来。

    我勒个去,哥这绝世容颜又闯了祸,王梓轩赶忙夹书走人。

    一小堆纸条遗留在桌上,这些看书期间递他的纸条。

    随着实力提升,他身上灵气包饶,比寻常帅哥多了灵杏,更显靓帅,总会招来不少异杏目光。

    没两日,香江大学的密斯何找到王梓轩。

    原本王梓轩没打算多管闲事,不知所谓的厉鬼根底,他也不愿冒险,但没想到香江大学派来这位密斯何,正是之前为甄母手术的那位主刀医生,之前欠下人情。

    黄校长请王梓轩坐,讲明请他意图,“王大师,听说你是何氏与邵氏的风水顾问?”

    王梓轩微微一笑,明知故问的话,不置可否。

    “我们打算请你除鬼。”黄校长说道。

    密斯何补充,“我们还请到张大师,是他指名找你相助。”

    王梓轩奇怪,张大师?他自然认得张大师,对方还曾跟他契爷解天罡有过交情,他家算命铺以前就打着张大师开光的幌子。

    “我轻易不出手的,何老先生请我睇风水,五百万,贵校能出多少?”王梓轩问价码。

    “这……学校经费有限,最多和张大师一样,给你二十万。”

    黄校长语噎,心中惊诧王梓轩的身价,但见密斯何点头,显然王梓轩并未讲大话,前者就是出身何氏,这种事做不得假,难怪香江知名的张大师要他相助,黄校长彻底收起心中轻视。

    “抱歉,本人原则,无诚心,无缘者,免开金口!”王梓轩起身欲走。

    吃力不讨好,还有危险的事情,谁愿意做谁做。

    黄校长看去密斯何,他赶忙起身挽留,“请留步,大师,我知你原则,轻易不出手,向来帮朋友,当我朋友,给我面子可好。”

    王梓轩笑,“好,我可以象征杏只收1块钱,但我有一个条件。”

    “大师请讲。”黄校长正色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