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55章 摄运煞阵

    片场的墙角上竟然有符文,好似儿童无聊乱画,王梓轩凝神用望气术看去,散发出阵阵阴煞之气。

    不远处,一名身穿米色功夫衫的老者踩踏槐树凌空,纵身一跃,落地后快步来到一名白裙女子身边,献宝似的捏着一只惊恐扑扇翅膀的麻雀,“晶晶,拿去玩!”

    而白裙女子却在看向王梓轩,“他是谁,好帅啊,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捉麻雀的把戏前几次还新奇,次数多了,她已经不感兴趣。

    老者顺着目光看去,他是邵氏片场的武术指导刘佳良,“听说邵大亨兴师动众请来何家一位年轻的风水大师,看来就是这人了,没想竟会如此年轻。”

    刘佳良身旁跟随的身穿白色束腰连衣裙的美女,白皙俏脸,酒窝醉人,正是小他近30岁的新婚妻子,温晶晶。

    “老公?他是风水大师?这么年轻啊?”

    “哼,这年月,能干不如嘴厉,听讲,何氏五百万请他看家宅,之后聘他御用风水顾问,年薪五十万。”刘佳良抱着肩膀呵呵。

    “哇,那么多钱,可以买下半山豪宅咯。”温晶晶双眼放光,没想这么靓帅的男人,如此年轻就这么有钱。

    “哼,我不差他!”刘佳良撇嘴不满,带着妻子和武师徒们走过去。

    王梓轩回头打量一眼,笑着拱手,“原来是一代宗师,刘师傅!”

    刘佳良是洪拳五代传人,黄飞鸿传人,跟李晓龙架过梁子,日后享誉世界的两位功夫巨星陈龙被他揍过,李联捷也被他欺负哭过,硬桥硬马真功夫。

    “过奖!”刘佳良抱拳拱下手,嘴上谦虚,目光左右扫量,感觉大有面子。

    “大师,给我看看呗?”温晶晶甜笑。

    “不给化妆女看面相!妆厚看不出来。”王梓轩微笑摆手。

    “那你看我手相!”温晶晶不以为忤,伸出白嫩小手。

    “咳咳!”刘佳良震咳一声。

    “老醋坛,多作怪!”温晶晶娇横他一眼。

    王梓轩微微一笑,含糊道,“你们夫妻,将是香江日后一代传奇人物。”

    他可不会被温晶晶的甜美外表欺骗,如果真以为有勾搭的机会,那对方能玩死你。

    眼前这个女人是个“危险人物”,14岁谈恋爱,日后被称为香江最命硬的女人,跟她合作后非正常死亡的男人超过一打,就连刘佳良都死在她怀里。

    “轩仔,怎样,可看出问题?”邵仁楞老先生拄着拐杖跟上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他身后几位片场高层。

    “六叔,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王梓轩问道。

    “当然真话。”邵仁楞道。

    “不是古装街,而是整个片场都有问题。”王梓轩面色凝重道。

    “整个片场?”邵仁楞皱眉。

    片场众人一片哗然。

    “整个片场都被布下了四方摄运煞阵,大家可以四处查看片场的围墙,看看上面有没有这种朱砂画符!”王梓轩指着墙上的图画道。

    邵仁楞回头示意刘佳良,后者挥手,一群武师赶忙飞跑出去,不大功夫,他们回来,都面色难看的点头。

    “轩仔,这煞阵会怎样?”邵老先生面色阴沉的道,原来是有人背后搞鬼!

    众人也都看过来,想听王梓轩怎说。

    “远古时期,为划分地盘,部落族群间常有战争,致使民不聊生!”

    “有术士悲天悯人,布下青龙白虎玄武朱雀四方神阵,借取天地灵气,镇四方,避不祥,护佑一方百姓平安,风调雨顺。”

    “但术无正邪,人分善恶!”

    “心术正的术士用四方神阵为苍生造福,相反,心术不正的邪道术士则会反其道而行,借此阵法窃取他人福运,称为四方摄运煞阵。”

    “香江被称为东方好莱坞,清水湾片场是香江最为知名的片场,代表香江影视气运未来,来拍戏的艺人,身上的福运自然格外厚重。”

    “而这四方摄运煞阵摄取片场人员的福运,并激发人的负面情绪,甚至生出自杀倾向,清水湾片场也会灾厄不断,逐渐成为一片凶煞之地,到时邵氏片场也只有迁址一途。”

    “之所以之前这里有人见鬼,就是因为被煞阵摄运,再被阵中煞气入体,霉运缠身使得脑中产生幻象。”

    “啊?难怪温美玲忽然自杀……。”众人面面相觑,窃窃私语。

    死人和没死人两个概念,人命关天,即便将信将疑的人也开始重视起来。

    邵仁楞过去擦了擦墙壁上的符文,却发现擦掉后,竟然诡异的又慢慢浮现出来,不禁脸色难看。

    “六叔,这煞阵是风水大师所布,即便寻常风水师也无法破除。”

    “这煞阵广博,方圆数公里,不是一日之功,可见对方实力高强,否则片场有刘师傅这位武学宗师在,早已察觉,”王梓轩摇头。

    刘佳良深以为然的点头,他的一干武师徒弟纷纷附和。

    风水大师?!有人惊呼出声。

    王梓轩凝重点头,抬高对手就是捧高自己,更衬托他的大师本领。

    刘佳良向来不信邪,跑去墙壁验证,真的如此,用手擦掉之后,黑色的符文也是再次浮现出来。

    “邪门!”刘佳良脸色难看,一脚将道具墙踹了一个大洞,但符文还是没有消失。

    “刘师傅,用白羽雄鸡之血洗手洗脚除去煞,记得雄鸡不要有佑毛,否则煞气入体,令你气血拥塞,日后容易患上肿瘤癌症。”王梓轩好心提醒一句。

    “打趟拳就是了!”刘佳良撇嘴,不以为然。

    他不信,但有人信,邵老先生忙问,“轩仔,我也需要用鸡血洗手?”

    邵老先生早年患过癌症,花费无数才治好,闻之色变。

    “六叔无事,你身上有辟邪之物,还有福运护佑。”王梓轩微微一笑,邵仁楞暗呼一口长气。

    片场众人已经确信了王梓轩的说法,不禁人心惶惶。

    “这煞阵,大师你能否破去?”邵老先生脸色难看的关切道,众人闻听也都看向王梓轩。

    “这……”王梓轩面色迟疑,“区区歪门邪道,不足一晒!只是上天有好生之德,破此阵法,借运之人和他身后的家族势力会遭殃,而且会反噬伤到那位布阵的风水大师。”

    “轩仔,宅心仁厚啊,你放手破阵,因果是非我邵氏接下!”

    邵仁楞一顿拐杖,遭啊,遭殃反噬才好,他对背后搞坏的家伙深恶痛疾,如果让他查出来,一定不会放过对方,竟敢太岁头上动土。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