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56章 可长生否

    “老公?“看着突然跑过来拉小提琴的乐师,甄慧敏微微疑惑。

    王梓轩笑,“喜不喜欢?”

    “嗯。”甄慧敏欣喜点头,瞬间明白这是王梓轩的安排。

    “还有这个。”王梓轩掏出一个首饰盒,打开,两枚钻石吊坠耳环。

    “啊,上次在巴黎专柜看到的那个,老公,你真好。”甄慧敏惊喜,不顾旁人目光,献上香吻。

    “坐我腿上。”王梓轩趁势将她抱入怀里。

    “不要了,老公,很多人看到。”甄慧敏微微紧张的左右打量。

    王梓轩煞有其事道,“嘘,靠窗那个女人正对本王虎视眈眈,让她知道我们夫妻恩爱,死了不轨之心。”

    “嗯。”甄慧敏乖巧应声。

    “王大师?”忽然有人招呼。

    甄慧敏赶忙站起身,低头整理衣着。

    王梓轩回头一看,笑着起身抱拳,“邵老先生。”

    甄慧敏也微笑颔首。

    王梓轩心道,万里挑一公主命,旺夫益子招财运,果然老公越宠越招财。

    无线老板邵老先生今天又坐着他最爱的劳斯拉斯,到半岛酒店喝下午茶,还没走到熟悉位置,便一眼看到俊男美女,在那卿卿我我的王梓轩夫妻。

    邵老先生对王梓轩印象深刻,许良镛与何洪威很少夸赞后辈,但都对眼前这个后生仔推崇备至,他早年得过癌症,所以对健康方面的事情尤其关注。

    王梓轩在生辰宴上赠送给何洪威的万年松盆景他很喜欢,希望何洪威转让给他,价钱有商有量,没想到后者直接拒绝,讲这是大师祝福,断不会出售。

    令他对王梓轩这位年轻的风水大师,产生了好奇心。

    而近来传言,何洪森花费五百万巨款请这王梓轩睇风水,转天便入主濠江回力球场,很难不引人联想。

    何洪威、许良镛,何洪森、可都是有名的无利不起早的老狐狸。

    邵老先生对高人可是很虔诚的,为了寻找长寿良方,国内没少去,花费大价钱,并登武当山拜师,求来养生长寿的气功法门,苦练不懈。

    今天碰巧看到王梓轩,一眼认出,主动打招呼。

    “小友,我可是对你慕名已久。”邵老先生拄着拐杖笑道。

    王梓轩微微一笑,介绍道,“这是我的妻子,甄慧敏,这位是邵氏的邵老先生邵老先生,这位是他的夫人,李梦华女士。”

    “你好!”甄慧敏颔首微笑。

    “郎才女貌,郎才女貌啊!”邵老先生打量一眼甄慧敏,笑着夸赞道。

    “是啊,当真天造地设的一对啊。”李梦华顿时喜形于色的也夸赞道,虽然陪伴邵老先生多年,更为他打理生意,但一直没有得到正式名分。

    “小友,今日有拥,可否聊上几句?”身为香江数十年的影视大佬,邵老先生阅历美人如同过江之鲫,对甄慧敏也只是扫量一眼,他更感兴趣的是王梓轩。

    搀扶邵老先生的李梦华闻听会意,主动上前拉住甄慧敏的手,笑着介绍自己,攀谈起来。

    邵大亨这位影视大亨在香江谁人不知,甄慧敏心中惊诧,与王梓轩眼神交汇,见他点头示意,才任由李梦华亲切拉她去别处茶座。

    很快,周围茶客被清场劝走,就剩下了王梓轩与双手拄着拐杖的邵老先生。

    “邵老先生请坐。”王梓轩抬手相请。

    邵老先生微微一笑,先一步坐下。

    待服务生送来茶点离开,邵老先生开口道,“听说小友本事了得,师承何处啊。”

    王梓轩微微一笑,淡然道,“契爷解天罡。”

    “这样啊。”邵老先生心里隐隐失望,解天罡名声不响,不是师出名门,能有几多本事?

    转而又问,“小友看我邵氏日后的气运如何?”

    “请老先生写上自己的姓名和生辰八字。”王梓轩取出一张纸条,和一支钢笔放在上面,推给对方。

    “还需要名字?”

    “六名七相八敬神,一个人的名比他的相还重要!”

    邵老先生并未深究,依言写下,转给他看。

    王梓轩装模作样的“诸葛马前课”,手指飞快掐算,十多秒后动作一停。

    他深深看了邵老先生一天眼,微微一笑,仿佛已经知晓一切。

    在邵老先生的目光中,王梓轩将黄色符纸卷了一下,一抖手,黄纸竟然无风自燃,仿佛火箭一般穿升飞天,在空着灰烬飘散。

    诡异的一幕看得邵老先生心中惊诧,就是半岛酒店当中,远处留心关注这里的人也称奇不已。

    其实这不过是个小魔术,黄色符纸事先经过加工,含有白磷,所以抖手便能无风自燃,这是术士的唬人手段,也有时候,会事先将白磷涂于指甲,临时涂在符纸上。

    常人看到这种玄奥情景,大多会心生震撼,从而产生敬畏和信赖。

    王梓轩微微一笑,“邵老先生丁未年属羊,兄弟排行六,人称六叔,一生也中意六,按照三元九运,六运1964年至1983年,前年你命里贵人西去,邵老先生便开始降运了。”

    邵老先生面上不动声色,心中恍然,原来是他命数使然,难怪三哥去世,之后邵氏影业便一日不如一日。

    见识到王梓轩的离奇手段,邵老先生稍微收起了轻视,和蔼笑道,“小友,也和其他人一样,喊我一声六叔如何,我喊你轩仔,不然显得生分。”

    “六叔。”王梓轩微微一笑,从善如流。

    “轩仔,你所学之术?可长生否?或者说,你可知道有什么长寿之法?”这是邵老先生最关心的事情,他直奔主题。

    因为不抱期望,所以不想浪费时间。

    王梓轩淡然饮茶,“延寿长生之法很多,不知六叔想听哪个?”

    还很多?邵老先生不禁又生惊诧,正色看向王梓轩。

    “愿闻其详。”

    王梓轩微微一笑,

    “老天爷,给人的寿命是两个甲子,也就是120年,所以我们称其为天年,过了一个甲子,也就是60岁以上叫一寿,不到60岁那都叫夭,夭折的夭。”

    “我们说一个人夭折了,那就是没到六十岁,也就是没到天年的一半,如果按照天年120岁计算,打九折就是108岁,这叫茶寿,打个八折是96岁叫高寿。”

    “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六名七相八敬神,九交贵人十养生,十一择业与择偶,十二趋吉要避凶,各有长寿之法。”

    “譬如六叔现在练习的道家养气功法,就是养生之道,九交贵人十养生,坚持不懈,益寿延年。”

    邵老先生愕然,“养生?其他的,交贵人难道也可以长寿?”

    他还是头一次听到如此说法。

    王梓轩微微一笑,“得贵人点拨扶助,福禄寿三多,六叔现在不就是在这样做么?”

    “仔细一想,还真是这个道理,因人成事。”邵老先生若有所思。

    王梓轩又道,“一命,那是天定,你身体根基好,自然长寿;二运,你时势运气好,想死都难,传说中的长寿之人不是命好就是运好。”

    “五读书,古人云‘辞义典雅,读之者悦然,不觉沉疴去体也’,读书调理身心,自然可以长寿。”

    “再如十一择业与择偶,所谓男怕干错行,女怕嫁错郎,选择错了你饱受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生不如死,自己都不想活着遭罪,怎么可能长寿,选择对了每天舒心快乐,想夭折都难,趋吉避凶就更不用讲,自然会活得更好更久。”

    “不过单只养生一道,就博大精深,很难做全,譬如养生中的食补,药补、人补之法多到三年也说不完,就不啰嗦了。”

    “不过在我看来,长寿最精髓的一点,就是保持心境开朗,如果心理状态不好,那就白吃白做白锻炼,譬如不能生气,一生气血流的就慢,气血拥塞,容易得肿瘤癌症。”

    “笑的做用很大,笑一笑十年少,不是指年龄,而是指心态,所谓笑口常开健康常在……”

    邵老先生不住点头,“耳目一新,豁然开朗啊,有道理。”他微微一笑,转而又问,“大师,你看,我这养生之法还可以活多久?”

    邵老先生彻底收起心中轻视,认真讨教道。

    “六叔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假话怎讲?”

    “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

    “真话怎讲?”

    “真话难听。”

    “但讲无妨!”

    “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王梓轩微微一笑,他习惯语出惊人。

    “可有方法久一些?”邵老先生脸色发黑,探身问道。

    三哥去世,令他睹物关情,感叹人生匆匆,即便富有天下、美人无数又如何,最终还是逃不开生老病死,所以他想活的更久一些,七十三就差点要了老命,自己距离八十四那个坎可没有多少年了。

    “六叔,人生在世不称意,何必勉强,荣华富贵享受的也差不多了,留点给后人吧。”王梓轩微微一笑。

    邵老先生好悬呕血,恨不得举起拐杖砸过去。

    “你无法?”邵老先生面无表情地激将。

    “法子很多,旁门左道、乱七八糟,增寿之法成百上千。“王梓轩摊手。

    “我不要那邪门东西。”邵老先生摇头。

    王梓轩摇头,“阎王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

    “一点办法都没有?”邵老先生悠悠叹息一声,精气神都瞬间萎靡许多。

    见他失望,王梓轩又转折道,“当然有,不过老天霸道,给你一样的同时,就要拿走一样,这就是所谓的,有得有失,有失才有得。”

    “哦?我需要付出什么?”邵老先生眼睛一亮,以为王梓轩要狮子大开口,双眼一眯,只要能达到目的,钱财只是身外之物。

    “看六叔要增寿多久。”王梓轩道。

    “最高寿数是多少?”邵老先生双眼烁烁放光,探头压低了声音。

    王梓轩微微一笑,指尖沾了茶水,在茶桌上写一个茶字,待他看清,挥手抹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