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53章 三摸貔貅

    自从上次濠江被胖揍一回,周小寒乖巧懂事许多,又恢复了以前小大人模样。

    学校放假。

    新买的商铺也在装修当中,这天闲来无事,一家四口凑成四脚麻将。

    抓好牌,甄慧敏正摆牌仔细看,却听王梓轩道,“天和!给钱!给钱!”

    甄母三人都张大嘴巴,难以置信的看过来,还真是天和,王梓轩的运气也太好!已经坐庄两圈,这把竟然还是天和。

    周小寒噘嘴,好奇道,“阿哥,茶几那挂着的是什么东西?你还不让我们碰脸?”

    王梓轩赢钱心中得意,“貔貅的嘴眼碰到会伤灵杏。”

    “貔貅?”甄慧敏疑惑。

    “貔貅不是催财的么?”周小寒愕然。

    王梓轩解释道,“没错,催财神兽,当属貔貅,尤其是催偏财,貔貅以财为食喜金银珠宝,必须成双,左公右母,揽八方之财同时催官运。大嘴大肚无肛门,只吃不拉只进不出,同时可以镇宅辟邪,专为主人聚财掌权。”

    “公的貔貅代表财运,母的貔貅代表财库,有财要有库才能守得住,因此要成对,而貔貅雄杏名为‘貔’,雌杏名为‘貅’,左爪向前,抬头貔为招财,右爪向前,低头貅为守财。”

    “养貔貅还有些事项要注意,如手链貔貅,要带在左手,所谓左手进右手出。如果是挂坠项链,一定不要让人看见。家里摆设,一定要让它的嘴冲着窗口,或门口,这样才能招财和镇宅。”

    甄慧敏三人面面相觑,“老公,茶几那个低头是守财雌貅,那你脖子上挂的什么?是不是招财雄貔?”

    “嗯?!”周小寒瞪眼看过来。

    虎眼玉貔貅项链被没收,用红布包裹,王梓轩的牌运急转直下。

    “三筒!”王梓轩无精打采的丢出一张牌。

    “和!”三女几乎同时推倒麻将。

    “有没……搞错!?一点三家?”王梓轩张大了嘴巴,离开貔貅招财,他竟然牌运这么渣,又变回了“点炮王”。

    至此以后,王家的牌桌立下规矩,打牌不许带貔貅。

    每日一早,周小寒都去摸貔貅,边摸边嘀咕,“一摸貔貅运程旺盛,再摸貔貅财运滚滚,三摸貔貅平步青云。”

    ……

    王梓轩年薪到账,又刚收了何家红利,手里又有些闲钱,本埠人多地少,物以稀为贵,王梓轩决定再购房产。

    他电话联系了许晋芳,对方家族是地产大王,联系她准没错。

    周小寒趴阳台,喜滋滋回头喊嚷,“快下楼,路先生竟然开车来接我们。”

    “王大师,数月不见,您光彩依旧,帅过大明星。”路易斯微弯腰,胳膊递给甄慧敏,“美丽的王太,请容许在下扶您上车。”

    路易斯无端矮上一截,满脸讨好之色,他可是知道王梓轩的厉害,上次赚他1万块符纸钱,稍微迟疑,电梯间一个屁,差点令他丢了工作。

    将王梓轩夫妻扶上车,又扶上随后赶来的周小寒,几句甜言,让周小寒合不拢嘴。

    路易斯驾车载着王梓轩三人去许氏实业售楼处。

    竟巧遇许晋芳,相较前些天的装束,她今日正式许多,时尚英伦风西服套裙,胸口优雅蝴蝶结,银色高跟鞋。

    “许小姐。”周小寒热情招呼,甄慧敏微笑致意。

    许晋芳面无表情的颔首,披肩卷发,娇艳红唇,一如既往的高冷,待看向王梓轩目光却柔和下来。

    王梓轩微微一笑,“许小姐周末也不休息?”

    路易斯赶忙凑上前恭维,“许董向来勤勉,工作努力又上进,节日假期向来不休息,公司里人人称赞楷模。”

    许晋芳转头看他一眼。

    路易斯闭嘴。

    许晋芳要带她们看楼盘,王梓轩一本正经道,“许小姐,太叨扰你时间,我们自己看就好。”

    她转头再看向王梓轩。

    王梓轩无语。

    他是担心爱彼钻表的事情说漏,让阿敏多想。

    事实上许晋芳只能给些参考意见,毕竟王大师的名号不是白喊,选楼家宅风水,王梓轩看家本领,入眼直选楼王,14层的高层,直选居中七楼。

    房价有商有量,订下尖东福泰小区洋楼,距离富康花园不远。

    “许小姐真不错。”待许晋芳告辞离开,周小寒赞不绝口,鼓励王梓轩,“阿哥加把劲,把她娶来填二房!以后这些房产都属咱家。”

    甄慧敏无语,她已经习惯周小寒口无遮拦,并未往心里去。

    王梓轩偷看甄慧敏一眼,扳着脸道,“小寒,别乱讲,许家是名门大族,我又不是汇丰总裁的儿子,怎么可能看上我。”

    “但你帅啊!”

    “帅有什么用?”王梓轩叹息道。

    周小寒一脸失落,“哎,都怪我,不是汇丰银行总裁。”

    王梓轩瞪眼,“你占我便宜……”

    周小寒不承认,“我哪有,我是在怜悯你。”

    王梓轩抱起肩膀不屑,“跟哥玩套路,敢不敢回答我几个问题?”

    “你问吧。”周小寒也抱起肩膀,自信满满的撇嘴。

    “小寒,你和小狗有没有区别?”

    “没有!”周小寒本能的回答,见他呵呵坏笑,知道不好,赶忙弥补“有!”结果王梓轩的坏笑更大声了,甄慧敏听得噗嗤一声笑出来。

    “第二个问题,你同学知道你是傻子吗?”王梓轩问道。

    “不知道!”

    被王梓轩的笑声感染,周小寒也被气笑了,“你坑我!”

    “第三个问题,你傻还是我傻?”王梓轩忍笑又问。

    “我傻!……不,我不回答你问题了!”又被阿哥套路,周小寒羞恼的捂住耳朵“我不听,我不听……”

    甄慧敏听得掩嘴发笑,暗道兄妹俩人活宝。

    ……

    周小寒开学前夕,王梓轩夫妻俩带她与去青山医院看望阿梅,心理治疗有效,她精神已好许多。王梓轩一家陪她散步,对阿梅的遭遇,周小寒与甄慧敏听得揪心,满心同情。

    阿梅攥紧拳头,眼中带恨,“大师,我要报警,不能再让其她人受害。”

    王梓轩细观阿梅面相,摇头提醒道,“港岛的警司杜雷德是个印度佬,即便报了警,也没有多大用处。”

    阿梅抚脸颊上的伤疤,泪流满面,“难道我受到的伤害,还有那些姐妹,难道死的活该?天理何在!”

    王梓轩没讲话。

    是人都有私心,王梓轩如今拖家带口,不想卷入是非当中,之前招惹了李兆天那位风水大师还在伺机报复,如果对方趁机发难,后果不堪设想。

    “阿哥,帮帮阿梅姐!”周小寒扯王梓轩袖子,难得乖巧哀求。

    “老公?”甄慧敏也于心不忍。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