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52章 再添一房

    回到客房,王梓轩沉着脸不讲话,知道阿哥这是真生气了,没等他开口,周小寒便主动找到王梓轩。

    “阿哥,我是不是成你累赘,总给你惹祸?”周小寒眼圈发红,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

    生活一下好起来,周小寒仿佛一个暴发户,赢了一笔钱,挥霍无度。

    王梓轩看着她,为她擦去泪水。

    他前世八字纯阴,天生皈依命,比孤儿还惨,出生克死父亲,被母亲送给师傅周康节,姓名和住址都不敢留,怕他找回去。

    有次偷偷跑下山,回去看到改嫁的母亲抱着一个孩子,生活幸福美满,王梓轩真想质问对方为什么抛弃自己。

    回到山上王梓轩抑郁了三年,每日犹如行尸走兽。

    长大后,他对谁好,谁便遭受厄运,真心爱过一次,结果害得对方全家尸骨无存,从那以后他不敢用心爱了,亲情和感情对于他来讲是奢侈品。

    这辈子他很珍惜他与周小寒,这份相依为命的患难亲情。

    “小寒,本王的江山容你一个祸水,绰绰有余!”

    “真的?”周小寒喜极而泣。

    “但是,本王可以宠你,但不可以惯你毛病,因为那就是在害你!”

    “你真当何超嬛傻子?人家是在点你知不知!不是看我面上,你就被押去镜湖医院,这条命赔给人家,看我今天不打烂你的屁股!”

    王梓轩将周小寒摁到腿上,巴掌毫不留情,一下一下呼扇下去!

    周小寒哭爹喊娘,双脚乱蹬,却被王梓轩死死摁住。

    “我错了,阿哥……好疼……别打了,我真的知道我错了……我乖还不行吗?……别打了……下次不敢了,啊!……”

    “还有下一次?”

    “没、没有下一次!……”

    周小寒的哭嚎求饶声嘶力竭,听得甄母眼皮直跳,她听女儿说王梓轩有霸道的一面,今天终于见识到。

    原本甄慧敏想进去劝说,但却被她拉住,“不打不成才,阿轩是为小寒好。”

    甄慧敏听到熟悉的噼啪声响,她本能的捂去屁股。

    老公发起火来,真的好吓人!

    在濠江玩了一天,买了一堆靓衫靓裙,何超嬛主动签单,盛情挽留,但王梓轩还是提出告辞。

    何超嬛察觉,周小寒一路都站着,虽然掩饰,但走路还是有些不自然,显然受到了惩罚。

    而且周小寒的哭嚎声,酒店的工作人员已经向她汇报。

    这个人情对方王梓轩应该收下了,不枉她在镜湖医院熬了一宿。

    何超嬛现在非常想知道,王梓轩关于她未来三年的锦囊中,究竟写些什么,但何琼欣从小跟她不对付,她也不想去求,结果王梓轩这里一问锦囊就是微笑不语。

    在码头送走王梓轩一行,何超嬛转过身便乘车去见父亲何洪森。

    听她诉说完经过,何洪森老先生面无表情的道,“准备五百万支票送过去。”

    他已经先后听助理等十多人汇报了事情经过,所以他并不意外。

    “爹哋!”何超嬛难以理解。

    “人家凭本事赢钱,光明正大,你凭什么收回去?”何洪森面无表情的喝着茶。

    “可是,可是。”何超嬛气短,赌场那五百万亏空,岂不是让她背锅。

    感觉自己话说得有些重,何洪森放缓语气,

    “乖女,事关家族荣誉,赌场声誉,你也太大意,他不接这笔钱,几个意思?不接我何家生意,日后有事你还有脸去求?十倍难以请动,你赚他五十万,他赢你五百万,这还看不出?”

    “原本我也以为四哥和老许夸大,咱们博彩本就属偏门,最重财运,他这样的人只能为友,为敌就要斩草除根,否则背后算计一下,你死都不知怎么死,岂能随便得罪?”

    “但这么给过去,他未必肯收,也落我们何家面子,我看得出,他将面子看得更重,不如请他为我家看家宅,为他捧面,也显出我家大气。”何超嬛心思百转,建议道。

    如果是看风水给钱,那赌场亏空应该就不会让她背锅了吧,牵扯自身利益,何超嬛充分发挥了自己的聪明才智。

    “……,乖女,你亲自登门过去,请他睇风水,就睇谷柏道二十五号,再观他几分成色。”何洪森双目如鹰,依旧面无表情。

    何超嬛亲自登门,言辞恳切,还送上五百万巨额支票,百般推辞下,在全家人的殷切目光中,王梓轩勉为其难,最终应允为何家相看家宅。

    谷柏道二十五号,座落於渣甸山。

    渣甸山,又名黄泥山,每当春夏雨水丰盈的日子,其山泥和水流动,黄泥乘雨水而下泻,进入维多利亚港,所以跑马地还有黄泥涌的称呼。

    “大师,可能看出什么?”何超嬛吸取上回教训,姿态摆的很低,虚心请教。

    她对眼前,此时站在山丘上的王梓轩满是好奇,如此年轻就如此了得,究竟是如何做到?

    “风水宝地,有此家宅,何老先生濠江首富稳坐!”王梓轩负手说道。

    “日后不是香江首富?”何超嬛惊讶。

    王梓轩微微一笑,“为何半山豪宅被人推崇,可以瞻望风景,仿佛运筹帷幄,更因为高处不胜寒啊,如果不分家,亚洲财富谁能比过你何家,而你何家为什么分家,你当真不明白?”

    “明白。”何超嬛点头。

    王梓轩又道:

    “此山有龙落水,左方一枝脉,沉潜之下,经乐活道、礼顿山而至铜锣湾利园酒店一带而止,龙脉所经之处,无不发福发富。其环抱的马场,更是一个聚宝盆,旺丁旺财,看此地风水,何老先生不止今年添财,此后还要纳三房,添子添女,当真好福气。”

    何超嬛之前听得懵懂无味,但越到后面听得越是惊讶,这怎么可能?

    “大师,我爹哋会再添一房姨太?”

    王梓轩并未搭腔,继续道,“宅前球场作小明堂,中有维港,远明堂则有九龙群峰朝拜,形成一局三明堂之富贵吉屋,不错,这处大宅显然先前已有大师看过,没有大毛病,就到这吧。”

    何超嬛追问,“大师,请务必相告,当我欠你人情。”

    她现在并未接手家族产业,手里的钱并不多,还想凑钱创办自己的公司,所以也只能许下人情。

    “娶不娶有所谓?那些虚名重要么?”王梓轩迈步走下山丘。

    何超嬛脸色难看,王梓轩话里的意思是,人家能分得家产,实利比虚名重要的多。

    “拜托大师明讲?”何超嬛追上来问。

    王梓轩装模作样掐指一算,“今年纳三房。”

    “多谢大师相告……一点心意,还请保密。”

    何超嬛心思百转,将妈咪给她的私房钱,10万的支票呈给王梓轩。

    此时何家大太急于压制二房气焰,将自己的美艳护理送到何洪森身边,目的昭然若揭,但何洪森的心意难以知晓,提前知道,何家二房便有了应对。

    王梓轩微微一笑“将来你开公司,算我一股吧,嘱你一句,让你回去向老豆应差,回力球场不错。”

    按照历史进程,今年何洪森将会收购濠江90%回力球场股份,入主回力球场。

    虽然王梓轩泄露天机,但有旺夫运护持,只是微微感觉头晕,之前周小寒的人情算是还了,不过福运多也不能随便挥霍,王梓轩不再多说。

    这些也知道?如果何超嬛之前心中对王梓轩还抱有一分质疑,现在已经满心敬佩。

    王梓轩并未得意,摆平小的,出来老的,五百万还没有落袋为安,但钱入他手,休想再让他掏出来,大不了再做一场。

    ……

    “阿哥,五百万,真的到手了?”周小寒小声问道。

    甄慧敏与甄母也一脸兴奋,可以住进半山豪宅了,简直跟做梦一样。

    王梓轩面色平静,“到手了。”

    “耶!半山豪宅!”周小寒上前与甄慧敏击掌,欢呼雀跃。

    “不过,让我全部花掉了。”王梓轩面无表情的道。

    “啊?!花掉了?”

    周小寒张大了嘴巴,甄慧敏与甄母闻听也是愕然,那可是五百万,怎么花的?

    王梓轩忽然一转身,双手响指比心,“耶!”

    竟然调侃她们!

    周小寒咬牙切齿,与甄慧敏对视一眼,“揍他!”

    她一下跳到王梓轩背上,嬉闹起来,甄慧敏也趁王梓轩转身,轻捶了他两下,谁让他总捉弄人。

    “哎呀,别闹,我真的花掉了。”

    客厅里一静,“真的花了?”

    “没错,我买下湾仔区铜锣湾东角道,拐角的一间商铺,110多平米。”

    周小寒尖叫道,“天啊,我们发达了,以后我要穿成小公举!”

    “店铺的名字,Vivian周记时装店。”王梓轩微微一笑。

    铺名用甄慧敏的英文名与周小寒的姓氏,王梓轩掌握产权。

    钱到他手,休想再拿回,无论何洪森老先生如何再出招,他都接着。

    事实上,王梓轩买下铜锣湾店铺正好花光五百万,濠江赌场轻描淡写赢取五百多万,更显出王梓轩实力。

    何琼欣回到家后夸的天花乱坠,再有何孝哲在旁说项,何洪威老先生大感涨面,以为王梓轩是顾全何氏一门情谊没有拿钱,所以做他补偿,笼络他。

    真正拐角的旺铺,每天客流量庞大,换成别人花大价钱都买不到,未来单是靠着店铺租金,足够王梓轩一家吃穿不愁。

    三十年后,铜锣湾13平米的小铺售价1.8亿元,领跑全球。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