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51章 覆手为雨

    众人都看向王梓轩,何超嬛也瞪着他,嘴角颤动,怎么也开不了口,骑虎难下。

    “轩仔,给二哥一个面子啦。”何孝哲挤进来,打破僵局。

    “既然如此,那就给二哥面子,今天就玩到这吧。”

    何超嬛在发飙的边缘,一大群黑衣汉子虎视眈眈,王梓轩见好就收,如今的何超嬛可没有日后的沉稳理智。

    更重要的是,王梓轩发现自己的望气术又不灵了,再继续?被乱刀砍死的画面太美!

    “大师大人大量,超嬛佩服,多谢二哥。”何超嬛挤出一丝笑容轻声道。

    见对方给台阶,何超嬛赶忙下,见识到王梓轩的厉害,她不敢再丝毫怠慢。

    “何小姐如果真给面,该向我的家人道歉。”王梓轩负手,微微仰头。

    “抱歉,招待不周,还请多多包涵。”何超嬛向周小寒三女诚恳致歉,她的脸色红一阵白一阵,极力克制着情绪,何家大小姐自视极高,何曾如此委曲求全过。

    “这才是何小姐本该有的心胸气度,来日香江,有你一席之地。”王梓轩微微一笑,适时捧了何超嬛一句,冤家宜解不宜结,让对方知道自己厉害已经足够。

    这可是极高的评价,何况是出自大师之口,何超嬛目光复杂的看了王梓轩一眼。

    王梓轩从周小寒抱着的筹码当中取了五十万筹码,“小寒,将这些筹码送回去。”

    “为什么?阿哥,都是我们赢的啊!”周小寒目瞪口呆,这可是五百万啊,直接买一栋半山豪宅。

    “记住,这是给你一个教训,让人夸两句就找不到北,夸字怎么写?大亏!”王梓轩看向何超嬛身后的助理,后者额头见汗,暗道王梓轩不好惹,慌忙上前不迭赔罪。

    王梓轩已经向甄慧敏问明经过,周小寒之前小心翼翼,赢了一些钱,正是被这位助理夸的发飘,直接下重注,结果输了一干二净。

    周小寒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分开人群,将一大堆筹码放到赌桌上。

    她明白了,阿哥出手只是给她们出气,并不是想赌钱。

    五百万说放下就放下,围观赌客们更是心中钦佩,不少人暗中记下王梓轩的样貌,日后寻机结交。

    这是化干戈为玉帛?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

    何超嬛愕然,她之前还为五百万亏空头疼,不知该如何跟老豆解释。

    何超嬛心中积攒的憋屈与愤懑,瞬间消散,心中对王梓轩的评价瞬间逆袭。

    单是的这份气量就令她为之心折,所谓不打不相识,这样的朋友不趁机结交,非要敌对,那她就是真的傻瓜。

    “大师,请!”抬手相请。

    王梓轩微笑点头,缓步前行,一派大师气度。

    众人犹如众星捧月一般,人群纷纷让出一条路,在助理的暗示下,走廊的黑衣看场者们,夹道躬身相送,给足捧面。

    甄慧敏三女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心里激动的不行。

    之后赌场工作人员善后,向赌客解释,王梓轩是何家朋友,之前只是一场误会。

    众人再回葡京酒店,又换了一副场景。

    何家的服务人员对王梓轩一家人都恭谨无比,丝毫不敢怠慢。

    他们已被叮嘱,要以最高规格招待。

    晚宴异常丰盛,王梓轩仿佛之前的事并没有发生一般,在餐桌上与众人谈笑风生。

    甄母嘴角带笑,暗道姑爷手段厉害,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竟然短短时间扭转局面,让众人对他心悦诚服,只是心疼可惜那五百万。

    何孝哲与何琼欣两兄妹更是佩服,后者简直到了崇拜的地步,不住追问如何做到,王梓轩普及一遍相面知识,一大堆专业术语,听得众人懂与不懂都不迭点头,大感受益匪浅。

    何家的助理甚至掏出小本笔记。

    而何孝哲为了化解双方尴尬,在餐桌上频频提酒,活跃气氛。

    何超嬛席间送给甄母一条项链,甄慧敏一对吊坠耳环,周小寒一只小金龟,将三女哄笑,交际手腕可见一斑。

    晚上回房间休息,何超嬛亲自将王梓轩一家送到酒店豪华客房,才告辞离开。

    门一关,周小寒就要开口抱怨,却被王梓轩“嘘”的示意禁声。

    甄慧敏母女心中疑惑,看着王梓轩到洗漱间打开水龙头,哗哗水响之后,向她们招手。

    神神秘秘的做什么?

    “干嘛啊,阿哥?”周小寒左右看看,压低声音道。

    “隔墙有耳。”王梓轩凝重道。

    “啊?不会吧。”甄慧敏三女面面相觑,难道房间里有监听?

    王梓轩叮嘱,“小心无大错,出去都说人家的好。”

    “阿哥,为什么不要那五百万,那可是五百万啊!半山豪宅啊!”周小寒还是不甘心。

    王梓轩凝重道,“这里可谓龙潭虎穴,你还不自知,全身而退已经烧高香,稍微大意,命都有可能丢掉!“

    “还五百万,贪心作祟!降头师五千块要一条人命,够人家杀你一千次!有钱,也要有命花!”

    “历史上哪个靠赌发家,赌场的钱那么好赚,楼下就没有成排挂金表的点当铺,没那么多人断手断脚、倾家荡产,家破人亡!”

    “小寒,清醒些吧!阿哥不可能永远陪在你身边,真被卖去印度索纳加奇那种地方,我也救不了你!”

    周小寒听得心慌后怕,脸色煞白,不迭点头。

    甄母与甄慧敏也听得心中凛然,彻底息了日后来濠江碰运气的念头,报纸上拐卖妇女的新闻她们也有看到。

    “睡觉,好好休息一晚,明天玩一天,晚上我们回家。”王梓轩见周小寒听进去,便偃旗息鼓,不再多讲,心里打定主意,日后带周小寒去看看阿梅惨样,加深教育。

    洗漱过后,各回房间休息。

    王梓轩搂过甄慧敏想要亲热,却被她推开,指了指嘴,意思有人监听。

    他嘿嘿坏笑,“你还真信了,如果客房里真有监听,传出去人家酒店还开不开?”

    “那你刚才说!”甄慧敏一噘嘴,气恼的一拍他大腿。

    讲的真真,她都信了。

    王梓轩笑得更欢,半天才止住笑,“小寒那杏子,不连唬带吓,她能听进去?能长记杏?以后我不在身边,她早晚会吃大亏。”

    “那倒是,今天若不是老公你厉害,五十万当真输光,只是可惜后来赢的那五百万。”

    王梓轩嘴角微扬,“谁讲我不要,但要钱也要人家心甘情愿给,该是我们的,跑不了!”

    “人家心甘情愿给?”甄慧敏愕然。

    “睡前运动身体好,新地方,新姿势。”王梓轩嘿嘿坏笑。

    “啊,老公你坏……”

    隔壁客房中,周小寒正四下打量,看哪里都好像存在***。

    但找寻半天,周小寒一无所获,她突发奇想,将红毯掀开,终于在床底发现了一处亮晶晶的东西。

    次日,何超嬛亲自来敲门,请大家去餐厅吃早茶,早已经洗漱好的王梓轩一家四口出门。

    甄母年纪大了,觉轻起得早,早早便将他们叫起床,唯独周小寒没睡好,两只熊猫眼,一说话就哈欠连天。

    不待王梓轩疑问,周小寒就将他拉去一边,神神秘秘的塞他一个东西,压低声音道,“***!”

    王梓轩目瞪口呆的看着手心的螺丝帽,半晌说了一句,“千万别跟人说,就当不知道!”

    周小寒郑重点头。

    “大师,阿敏,你们休息得可好?”何超嬛也有些眼圈发黑,只是化了妆,看着黑眼圈不重。

    王梓轩三人微笑颔首,甄慧敏笑着道,“挺好的,酒店环境很好。”

    何超嬛叹气,“那就好,昨晚你们楼下的房客就惨了,睡睡觉吊扇落下去,我同酒店经理过去镜湖医院,对方不依不饶,安抚到天明。”

    王梓轩不着痕迹的与周小寒对视一眼,后者埋头咕嘟嘟喝汤。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