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49章 濠江结怨

    王梓轩微微一笑,并未搭腔,他最不喜看人脸色。

    “是啊,轩仔,推出来什么没有?”何琼欣问道。何孝哲赶忙竖起耳朵。

    “哎,原本马上便知日后首富是谁,被打断了。”王梓轩看向何超嬛,意思不言而喻。

    “首富?谁不知香江首富是李家城,濠江首富是我老豆?”何超嬛抱着肩膀道。

    王梓轩同情的看了何超嬛一眼,“我推算的是华人首富和世界首富,不是一区一地,可惜天机已经紊乱,再算要十八年后的八运。”

    “真是太可惜了。”何孝哲兄妹对视一眼。

    如果推算出来华人首富与世界首富,他们何家可以趁早结交,好风凭借力,当真可惜了。

    何超嬛心中直翻白眼,偶尔蒙对一次罢了,装什么装,“那请问王大师,这里看出什么没有?”

    王梓轩又是一言不发。

    “轩仔说说啊!”何琼欣问。

    “狮巢虎穴,只进难出,要想赢钱,我可不来这处。”王梓轩微笑摇头,而何超嬛却是脸色发黑。

    “轩仔,快说说看。”何孝哲眼睛一亮。

    “在这里讲?”王梓轩左右打量。

    何超嬛瞄了王梓轩一眼,抬手示意助理,让人清场,周围原本就不多的赌客行人被请走。

    她抱着肩膀看了王梓轩一眼,“请讲!”

    王梓轩似乎与何超嬛扛上,微笑不语,直到何孝哲兄妹看过来才开口,

    “这里的设计暗藏了很多风水玄机,其中最具煞人的就是正门!其中一只门建成狮子口的模样,另一只像虎口,而两门前就是的士站,赌客由此进入赌场,就好像掉进狮子、老虎的口里,仿佛送羊入虎口。”

    “再看赌场的门口设计,上有一双大蝙蝠,形象生动,好像会飞扑下来吸人血般,对赌客心理构成威胁,顶楼之上很多小球及一些大球,而下面白色圆形围边,好像是一个白玉盘。”

    “再看赌场仿如鸟笼,入场赌客,大珠小珠落玉盘,成为笼中鸟。而顶部的四周有很多类似镰刀状的利器,形成财煞,剌向四面八方,赌客更仿如成为任人宰割的笼中鸟,躲都躲不了,光是这外面就如此,里面更不用讲。”

    “请。”何超嬛不置可否,何家这些建筑确实请知名风水大师设计,心中微微收起了先前的轻视。

    到了酒店安排好,何超嬛安排助理招待甄慧敏等人,将王梓轩与何家兄妹请去会客室。

    宾主落座,茶盏上齐,何超嬛笑着道,“王大师,久仰大名。”

    任谁都听出是言不由衷的话,王梓轩低头喝着茶水,语气平淡道,“不敢当,何小姐有何事。”

    “无有大事,就是请大师,看看我家日后气运如何。”何超嬛微笑道。

    何超嬛素来不信风水,对骗钱神棍鄙夷,此时她读书归来,正在一家法国银行做普通职员,如果不是老豆临时抓壮丁让她负责招待,她肯定不会过来。

    王梓轩面无表情,“何小姐说笑,你何家日后的气运,在你看来不是大事?”

    又道,“王某人,轻易不出手,向来帮朋友,所谓一分恭敬,十分利益,无缘、无诚心者,免开金口。”

    何超嬛终归年轻气盛,脸色微变,竟然抓她病句,还什么无缘和无诚心者?竟然不给面子,不识抬举,要知道她可代表着身后的何家。

    嗤笑一声,“王先生这是不开面咯?”

    “何超嬛,你几个意思?天雨虽宽,不润无根之草!轩仔说的有错?”何琼欣登时起身。

    “别吵了,你们怎么见面就吵,有话和气讲,都坐下。”何孝哲皱眉劝阻,何琼欣与何超嬛打小就不对付。

    “哼。”何超嬛与何琼欣都哼了一声,彼此都看对方不对眼。

    王梓轩微微一笑,仿佛跟他无关一般,取出一张纸撕成条,取笔写了几个字塞入锦囊中,“阿欣,帮我个忙,三年后再打开,看我推算何超嬛小姐的未来三年,准也不准。”

    “好,交给我。”何琼欣登时来了精神,瞪了何超嬛一眼,跑过去接过锦囊。

    “我?三年后?”何超嬛闻听一怔,转而嗤笑,“故弄玄虚,谁不知你们串通好。”

    “呵呵。”王梓轩笑。

    何孝哲试图打破僵局,“阿嬛,你这就有些过了,轩仔本事了得,我老豆与许伯都对他赞誉有加。”

    “或许吧,琐事繁忙,失陪了,你们好好玩,一切消费用度都算我家的。”何超嬛冷着脸,起身便走。

    “这事闹得。”何孝哲苦笑。

    “无妨,我们玩我们的,自己开心就好。”王梓轩微微一笑。

    何洪森不出面见他,显然看低了自己,卑躬示好更会被人家看轻,既然如此,他也不必给对方面子。

    周小寒似癫婆,迫不及待拽着甄慧敏下楼去赌场玩,这次过来她们可是将之前的五十万现金带过来,想要看看运气,甄母见她执意,也未劝阻,她对葡京赌场也是慕名已久。

    三女简单洗漱后便在何家助理的陪同下去了葡京游乐场。

    起初小赚了一笔,被何家助理吹捧几句,周小寒不顾甄慧敏母女阻拦,越下注越大,结果片刻之间竟然将五十万输了干净。

    何超嬛正在办公室里怄气,助理过来,向她汇报,何超嬛一听便笑了。

    轻易不出手,向来帮朋友?她倒要看看这位王大师会怎样开口求她。

    王梓轩正与何孝哲兄妹准备乘电梯下楼,电梯门一开,周小寒哭哭啼啼出来,而她身后的甄母与甄慧敏也脸色难看。

    他脸色一沉,“怎么了小寒?”

    “阿哥,五十万都输光了,你打我吧。”周小寒哽噎道。

    “老公,都怪我。”甄慧敏垂头搓弄衣角,心中忐忑等待老公斥责。

    甄母在旁叹气,她也不好说什么,毕竟那可是五十万巨款。

    王梓轩也肉疼的抓肝挠肺,极其不快,心思百转,却微微一笑,“还以为多大事,有输有赢么。”

    决不能让外人看了笑话!

    “阿哥……老公……”周小寒与甄慧敏都是抬头看他,见他不像装的,心里皆是暗呼一口气。

    “轩仔,我去找何超嬛,把钱要回来。”何琼欣沉着脸道。

    何孝哲顿感为难,行有行规,人家开门做生意,输赢全凭自愿,他也不好开口。

    王梓轩面无表情道,“不用,我们下楼去赌场试试手气,二少,去不去?”

    见何孝哲迟疑,他的称呼都发生了变化,关键时候靠不住的朋友,王梓轩宁可翻脸断交。

    王梓轩上辈子就是出了名的护短,谁动了他的家人,那就是拂了他的逆鳞。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