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47章 为爱鼓掌

    因为送何琼欣,王梓轩与甄慧敏到家已经很晚,回到家甄慧敏一如往常,进了卧室便闷闷不乐。

    她刚才跟母亲说了自己的猜测,甄母的回答却是,“婚前睁大双眼,婚后闭一只眼”。

    “老婆,怎么了?”王梓轩钻入被窝,甄慧敏翻身给他一个后背。

    在圆润的肩头亲了一下,王梓轩将20张金牛在她眼前晃了晃,“任sir讲信誉,给两万块咯,明天陪你去通利琴行挑钢琴。”

    “老公,我好累,今晚别碰我。”甄慧敏道。

    她想起今天王梓轩与许晋芳的暧.昧,越想越觉得两人之间有什么。

    “纳尼?”王梓轩心中疑惑,想了想,顿时恍然。

    恋爱中的女人谁不吃醋?谁不小心眼?几乎每个都会患上“爱情猜疑症”。

    这种事情可大可小,严重的话会得抑郁症。

    心思百转,王梓轩猛的一掀被子,沉声道,“你是不是外面有人了?”

    “什么!?”甄慧敏坐起来,目瞪口呆。

    王梓轩沉着脸质问,“今天你跟许晋芳眉来眼去的当我没看见!?还有那个何琼欣,一上车就扑你怀里,你们什么关系,给我讲清楚!”

    “老公,她们都是女的啊!”甄慧敏难以置信,老公怎么会这样想!

    “香江玻璃还少么?”王梓轩瞪眼。

    男同称为Boylove,女同称为Lesbian(蕾丝边),一般男女同简称BL,而BL正好是玻璃的简称,所以本埠习惯上称呼同杏恋者为玻璃。

    “你相信我啊!”甄慧敏哭笑不得。

    “所谓眼见为实,这些是我亲眼所见!你还让我怎么信你?!”

    “你看见什么了?”

    老公竟然因为这种事情误会自己,她真的感觉好冤屈。

    “下午餐桌上同许晋芳眉来眼去,之后在车后面跟何琼欣搂抱一起,回来就给我一个后背?晚课都不做,你让我怎么想?”王梓轩依旧沉着脸。

    “老公,人家真不是啊!”甄慧敏反过来哄王梓轩。

    “真的?”王梓轩将信将疑。

    晚课嘿嘿之后。

    甄慧敏八爪鱼般紧紧抱着,面颊红晕,嘴角犹挂余韵笑容。

    王梓轩爽嗨,阿敏还是头一回如此主动。

    “阿敏,你真不是玻璃?”王梓轩问。

    “老公,你到底有完没完?就不能信我?”甄慧敏羞恼。

    王梓轩坏笑,“我相信你,但你明知我与许晋芳、何琼欣没有什么,你还胡思乱想?”

    甄慧敏恍然,羞恼举拳就要捶打。

    王梓轩一瞪眼,“嗯!?”

    甄慧敏顿时小鸟依人,“老公,你好坏,又捉弄人家……”

    ……

    因为有感情,周小寒不想放弃金鱼街的鱼铺,而甄母以前一天打几份工,猛一清闲下来反而不适应,到处找事情做。

    在征得周小寒的同意下,王梓轩将鱼铺以入股的方式邀请甄母加盟,这下两全其美。

    甄母与周小寒都很满意。

    在甄母的劝说下,甄慧敏休学,在家做起了全职太太,并且帮助打理甄母接手的鱼铺。

    甄母找到事做很是用心,令鱼铺的生意都好上不少。

    休学在家的甄慧敏心情不佳,王梓轩干脆不碰符纸经书,不为人批命做事,在家和甄慧敏锻炼身体,每天为爱鼓掌。

    “老公,妈妈说男人总这个,会短命的。”甄慧敏娇喘吁吁的趴在王梓轩胸口上,有些担忧道。

    甄慧敏心里巴不得老公将精力都用在她身上,又听母亲劝说要孩子,所以这段时间,半推半就由得王梓轩胡来,但她也担心王梓轩的身体,而且她也开始吃不消了。

    王梓轩一本正经道,“当然不会,老司机都知道,这就好比一辆汽车,经常去驾驶它,就会感觉越来越顺手,车的杏能也会达到最佳!”

    “但如果太长时间不驾驶或进行保养,不但自己的驾驶技巧会生疏,车身上的各个零部件也会生锈、出故障!……”

    “将人家比车,坏人。”甄慧敏娇哼,捶他胸口。

    王梓轩每日送甄慧敏大束玫瑰,带她海洋公园看海豚,烛光晚餐后,包午夜场看电影,小日子过得仿佛浪漫蜜月。

    万里挑一公主命,旺夫益子招财运,明年之前,甄慧敏越爱他日后就越是起运,所以王梓轩千方百计哄甄慧敏开心,令她仿佛掉进了蜜罐里。

    旺夫起运果然成效,钱越花越多。

    因为王梓轩的指点,何家每时每刻都在赚钱,每当月底便有一笔钱转入王梓轩在汇丰银行的私人账户,每天花出去,竟然还剩下百多万。

    快年底,何琼欣邀请王梓轩到中环喝下午茶。

    陆羽茶室位于中环士丹行街,如今已有三十多年历史。

    旧式香港茶楼的格调,室内装潢古色古香,穿着传统唐装的老侍应生及充满怀旧气息的菜,让人彷佛回到香江五六十年代的旧时光。

    何琼欣已经先来等候,“轩仔,两月不见,就在家守着老婆,咦,你怎么好像又变帅了。”

    王梓轩笑,“你也苗条许多。”

    日日坚持与甄慧敏锻炼身体,腹肌都棱角分明,而且随着修为提升,王梓轩身上多出一种超凡脱俗的男杏魅力。

    “那个渣男总来我家纠缠,妈咪也天天劝我同他订婚,我快被她们烦死。”待斟茶上点心的茶博士走开,何琼欣才懊恼的道。

    王梓轩笑,“闷,就多出去走走,世界很大,未来很美,人生的时间有限,不要为了别人,蹉跎自己的光阴。”

    何琼欣有些心动,但没忘记此来的主要目的,“老豆让带话,九叔想请你去濠江做客。”

    王梓轩正色道,“抱歉,阿欣,这段时间,我要夜观天象推衍天机,抽不出时间。”

    何家九叔便是濠江赌王何洪森,何氏如今最大的一支,王梓轩自然想结识濠江首富,但身份都是抬出来的,人家一开口,他就凑上去,也太低三下四不说,也提不起价码。

    “轩仔,你是一等天师?”

    “一等天师看星斗,二等地师看水口,三等庸师满山走,轩仔你是一等天师?!”何琼欣兴奋道,因为好奇,她翻过一些风水方面的书籍,犹记得其中一句。

    “嘘,帮我保密。”王梓轩正色道。

    “嗯,我不说!”何琼欣紧捂嘴巴,心里恨不得马上回去将这件事告诉老豆。

    除夕之夜,富康花园张灯结彩,周小寒便催阿嫂甄慧敏早早做饭。

    “阿哥,我们去维港看烟花?”

    “维港这时候人海多,25万人呢,就看人头人头人头,没意思,还不如我们四个搓麻将。”

    今天是逆天改命的最后一天,只要今夜不出意外,明天大年初一就彻底改运成功,不用再每天黏在甄慧敏身边,因为两人的福运将在此后20年里彻底挂钩。

    “阿哥打麻将臭牌,就会花样点炮。”

    “我那是不好意思赢你们钱,今晚一定赢你们!”

    王梓轩也无语了,上辈子他的赌运就衰到家,从来都没赢过,所以他彩票都没买过一回,结果这辈子逆天改命成功,打麻将还是这么久都没胡过一把,被一干牌友送绰号,“经典一炮”。

    新年夜,辞旧迎新,王梓轩又多了一个绰号,加冕“点炮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