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44章 王家晚宴

    “喜新厌旧,见异思迁!……”

    “哇!我还以为,我只是帅,没想还有这么多优点?”王梓轩从茶几下面拿出一面镜子,搓着下巴,自恋的打量镜中的自己。

    “哼!”许晋芳失望至极,拿起手袋起身要走。

    也难怪许晋芳会认错,甄慧敏之前戴着眼镜,嘴里有牙齿矫正器显得有些龅牙。

    如今甄慧敏已经取下牙齿矫正器,戴上隐形眼镜,再经药膳食补,爱情滋润,颜值火箭蹿升。

    一头飘逸秀发,白色露肩松茸毛衫,宛若仙女下凡。

    再不解释就误会大了,甄慧敏晃了晃手腕的黑珍珠手链,展颜一笑,“许小姐,你误会我老公,我是阿敏啊。”

    “……,这怎么可能,你的变化怎会这样大?”仔细打量后,许晋芳难以置信的回头看王梓轩。

    王梓轩收起镜子,正要开口解释,却见周小寒倚于厨房门口,咬了口黄瓜,咀嚼着道,“阿哥日日刁嗨,阿嫂不靓才怪。”

    甄慧敏与许晋芳瞬间被雷的外焦里嫩。

    王梓轩瞪眼,“周小寒!请自重!”这熊孩子怎么什么都乱讲,他转头尬笑,“许小姐,你千万不要听小寒乱讲。”

    周小寒撇嘴,“自重你个头,楼上姑婆投诉扰民,阿差还是我为你们摆平!”

    许晋芳尴尬,甄慧敏垂头脸红到了脖颈,更是尴尬。

    王梓轩扶额,真是拿这妹子没办法,打不得,骂不过,说服教育滚刀肉,惹恼了她还呲牙咬人。

    也怪他,当时装修,卧室他特意叮嘱加隔音板,但却唯独忽视了棚顶,阿敏有音乐天赋,嗨起来真杏情……

    王梓轩瞪眼,“周小寒!你在学校的恶事,还不是我为你摆平?”

    今天家长会后,英皇书院的密斯刘唯独留下他,用英文告诉王梓轩,夸赞他,为书院送来一匹害群之马,班中迎本品学兼优绅士生,跟周小寒学会讲脏话,王梓轩始终微笑,密斯刘面前,扮英文懵懂。

    王梓轩兄妹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唇枪舌剑,互揭其短。

    许晋芳听得的津津有味,她还是头一回发现王梓轩的另一面。

    甄慧敏试图化解尴尬,“许小姐,留下一起吃顿便饭?”

    本是一句客套话,未曾想许晋芳竟开口答应。

    梅菜扣肉、腐乳红烧猪蹄、可乐鸡翅、糖醋里脊、糖醋排骨、扁豆炒土豆、香甜黄瓜玉米粒、虾仁炒蛋。

    有贵客登门,王梓轩开了红酒,何孝哲送来的一瓶82年的木桐堡,为大家每人倒了半杯。

    原本王梓轩不想给周小寒倒酒,但知道拗不过她,她自己倒酒喝的更多。

    待甄母落座,大家开动。

    许晋芳方才鬼使神差的应下吃饭,见王梓轩夫妻二人亲昵忙碌,许晋芳有片刻后悔。

    糖醋里脊进嘴,许晋芳忽然感觉留下吃饭也挺不错。

    周小寒抓着半个猪蹄大快朵颐,油嘴马哈,“阿嫂的厨艺又有长进,快赶上我。”

    王梓轩诚恳点头,“嗯,小寒的黑暗料理远近闻名,瘦身效果极好。”

    许晋芳没有听出是反话,认真道,“小寒也有这么好的厨艺?有机会一定要尝尝你的黑暗料理。”

    王梓轩嘴角抽搐,周小寒丢他一记白眼。

    随后兄妹两人,在餐桌上演筷子大战,抢夺糖醋排骨话事权。

    甄母自顾自夹菜吃饭,不痴不聋,不做家翁,当没看见。

    甄慧敏哭笑不得,暗道兄妹两个活宝,试图化解餐桌上的尴尬气氛,微微一笑,“许小姐,吃得可还习惯?”

    许晋芳点头,吃饭时她的话不多,虽然菜式简单,可味道非常不错,比她家里的厨师做的还好。

    饭后将许晋芳送走,大家往常一样饭后水果。

    电视正播放冯宝宝主演的《武则天》,八卦女皇功过是非,殿前英姿不让须眉,后宫风流尽显妩媚。

    “老公,小寒说你明天要去警署?”

    “帮任警司化煞,老婆你先准备好,我尽快办完事情,回来我们同去许家。”王梓轩道。

    饭后王梓轩收拾物件装袋,明日也许会用到。

    旺角警署由警司任达嵘掌管,下设行动、刑侦、行政3个组,两百多名警员。王梓轩在门外等候,依稀听到里面的皮靴踏地声。

    任达嵘低调的一身便装,坐着一部警车出来,车上有两名警员,其中一人驾车。

    王梓轩和一名年轻警员坐后。

    开车的警员讲话口无遮拦,“师傅,这后生仔行不行?”

    王梓轩身侧的年轻警员也是大大咧咧,“我还以为是张大师那样的人物。”

    王梓轩左手递出的驱煞符,临时转向任达嵘,“任sir,将这个戴身上。”

    “谢谢轩仔!”任达嵘接过符纸放入衣兜,说着,转身一巴掌拍上警员脑门,转手又给开车警员一巴掌。

    “废话少讲,个个枉我教你们如何识人!请张大师?向市民宣扬旺角警署任Sir信鬼神?”

    男警员揉脑,司机脸露傻笑。

    “刚才抱歉啊。”年轻警员道歉。

    王梓轩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车行至东区西湾河太康街的警务处水警训练学校,那艘“鬼船”如今就在这里当教练船,但很快将会报废。

    任达嵘和门卫打过招呼,直接带王梓轩进去,两名警员随后。

    小型码头上,一艘老旧的水警轮船,因为缺少维护,斑驳的掉漆,依稀能看清上面的水警字样。

    任达嵘头前带路,四人先后上了轮渡,转了一圈,任达嵘和两名警员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王梓轩却皱眉,蹲到甲板上看了一眼甲板间隙的黑色青苔。

    在他眼中,这艘船阴气森森,整个船体都被黑色煞气包饶。

    “轩仔,看出什么?”任达嵘问道。

    一名警员忽然尿急,绕到后面打算撒尿,刚拉开裤链,突然不知谁在身后猛力一推,噗通一声,警员掉进了海里。

    另一名警员看得幸灾乐祸,哈哈大笑,捞起船舷上的救生圈扔下去,刚点了一支烟,突然,他仿佛狠狠挨了一巴掌,咚的一声脑袋撞在船舷上,血花四溅!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