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43章 水警鬼船

    王梓轩脸色难看,甄慧敏毕竟年轻,这些多半是甄母调查得知。

    他心思百转,叹息一声,人算不如天算,最终还是功亏一篑。

    不对!关心则乱,如果真想离开,何必等这么久,说这么多,事情还有转机。

    甄慧敏见王梓轩不说话,又质问道,“没话说?你一直在欺骗我!”

    王梓轩眼睛一瞪,慢慢解开袖口的纽扣,“你叫我什么?!”

    “老、老公!”甄慧敏捂着屁股往后缩。

    王梓轩沉下脸,“过来!”

    吸取以往教训,甄慧敏乖乖靠王梓轩肩膀上,嘟着嘴,眼里满是不甘。

    王梓轩语气淡淡的道,“替我跟妈带个话,不痴不聋,不做家翁!”

    没成想竟然被王梓轩识破,甄慧敏心砰砰直跳。

    “你为什么说谎?”

    “啪!”一巴掌打在甄慧敏屁股上,后者眼眶含泪,似乎在问王梓轩为什么打她。

    “本王的女人不该问这种傻问题,升米恩,斗米仇?我对你的好你看不到,为了屁大点事给我脸色看?谎话?”

    “人生如战场,谁人不说谎?”

    “孔圣人遇熟人,还违心夸两句,江湖是什么,江湖是人情世故,对,那是善意的谎言,那你知道还跟我计较什么?我不说谎,你怎么安心嫁我,我错了么?如果爱你是错,那我宁愿易一错到底!”

    甄慧敏眼里的不满逐渐消失。

    “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一个人叫自作多情!风水师又如何,职业不分高低贵贱!阿敏,即便再爱你,我也有尊严和底线,明日我们去……”

    甄慧敏赶忙摁住王梓轩的嘴唇,不让他讲出,她只是想确定王梓轩对她的心意,怎么可能真想离婚。

    “我明白,小时候,妈妈对我讲,天下人都说这人不好,但他对你好,你就得认人家的好,因为,人家对你的好是情分,对你不好才是本分,你还记得当初你当初的承诺?肯为我豁出命去!”

    “当然。”

    “我不要你的命,我要你继续学业,考上一所大学!”

    “大学?”王梓轩咧嘴。

    “老公,易学大师哪个不是高学历,你只过了会考,连中学都没毕业,即便你真有本事,日后让别人怎么信你?……”

    甄慧敏用心良苦,她并不想王梓轩做风水师,但如今这是他的收入来源,让他不做并不现实。

    所以和周母商议后想出这个法子,让王梓轩继续学业,日后再慢慢劝说他换一个职业。

    “我答应你!”

    王梓轩前世读过大学,为了方便与师傅满世界跑,专业英语八级,其他小语种也会一些,再考一次问题不是很大。

    甄慧敏将信将疑,她知道王梓轩主意很正,以为需要劝说很久,“你讲真?”

    王梓轩伸手揉了揉,深情道,“老婆,你在我心里最重要!还疼不疼?”

    “老公!”甄慧敏扑到他怀中。

    王梓轩软玉在怀,心中却在合计,香江最便宜的大学文凭,多少钱能买一张?

    ……

    寒潮来袭,本埠大范围降温,英皇书院通知各班学生购置新装,讲白又要交钱。

    将五张红衫鱼交给书院密斯刘,当天周小寒的新校服就发了下来。

    周小寒换上白毛衣藏蓝马甲裙,长筒袜及膝,人似乎也瘦了些,今天英皇书院开家长会,王梓轩正好驾车接周小寒放学,刚一进小区,就远远看到刘师奶和她的长子任达嵘。

    本埠共有四大警区,数十个警署,任达嵘任职于旺角警署华人警司。

    任达嵘客气几句,直接向王梓轩道明来意,16年前,任达嵘的父亲,身为水警高级队目的任锦秋,在一艘“鬼船”上被警目李某枪杀。

    对外公开是声称警目李某“戴绿帽”,情绪失常,拿起船上长枪向同事乱枪扫射,船上10人全部中枪,两死八伤,行凶者李某被押入精神病医院服刑。

    但事实上,很多人都知道是那鬼船作祟,因为那艘水警轮船仍然频频出事,水警在过夜时竟然感觉被鬼压,上厕所时会被无形之力推落海,还有人无端端的感觉被扇了巴掌。

    因为怪事频频发生,一度有水警拒绝登船,后来交回海事处做卫生船,如今这艘“鬼船”在警务处水警训练学校做教练船,即将报废,而这几天,任达嵘的母亲任师奶夜夜梦到“鬼船”,所以想请王梓轩消灾化煞,去给看看。

    跟王梓轩边走边讲,等电梯快到七楼时,任达嵘将事情已讲明朗。

    “任sir,明早警署门口见面。”

    远亲不如近邻,何况王梓轩有意与任达嵘搞好关系,所以并未推辞。

    进门换拖鞋,周小寒嗅到香味跑去厨房,甄慧敏正在厨房学做菜,甄母以前做过许多家酒楼的厨娘,厨艺不比大厨逊色。

    阳台花团锦簇,蓝雪花、三角梅、太阳花、碗莲、扶桑、飘香藤、茑萝全部盛放,就是客厅的绿帝王与门口铁树都开了花。

    王梓轩心中暗喜,花草转旺,是起运征兆,逆天改命起了效果。

    花木体现日月精华,如果家里的花木变得茂盛葱郁、繁花似锦,那么预示近期财源滚滚,事业兴旺,整个家庭的财富也一日比一日好。

    王梓轩将车钥匙扔到茶几。

    门铃响,王梓轩去开门,却见是许晋芳登门,簇新的女式洋装,贵气逼人。

    “许小姐。”王梓轩疑问,“找我何事?”

    许晋芳两手捏着黑色手袋,神情闲适,好似寻常友人,“妈咪做东,想请你和阿敏吃饭,谢你为她化灾,明日有空?”

    王梓轩家中没有安装电话,想联系他还得过海登门亲自讲。

    王梓轩微微一笑,“不用这么客气吧?”

    化灾?他心中诧异,但脸上并未表现出来,许家将撞车事件掩盖下去,王梓轩也无从知晓。

    “不请我进去?”

    “请进。”

    许晋芳换过拖鞋,举目打量王梓轩的新居,眼中满是惊讶。

    内部竟然如此富丽堂皇,她仿佛置身于豪华别墅,并且不失雅致,花香拂面,令人心旷神怡。

    许晋芳视线落在茶几的《了凡四训》上,岔开话题道,“这是什么书?”

    王梓轩微微一笑,“一位成功逆天改命者的故事,曾国藩将其列为子侄必读的一本人生智慧之书。”

    “明日中午我来接你。”许晋芳不置可否,岔开话题道。

    王梓轩暗算时间,应该正好。

    恰逢甄慧敏端菜出来,见许晋芳在,微笑点头,“许小姐?”

    许晋芳愕然的看向王梓轩,俏脸瞬间冷若冰霜。

    “她是谁?!我妈咪送给阿敏的珍珠手链怎么在她手上?”许晋芳抱起肩膀又嗤笑一声,“这么快换女人?没想到你也是这种人!”

    “我是哪种人?我怎么不知道?”王梓轩与甄慧敏相视一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