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40章 你若精彩

    王梓轩循声转头,抬手招呼,“许小姐,你近来身体可无变暖?”

    “是热许多,我常洗冷水澡。”许晋芳并未隐瞒,她的话惹人不禁遐思。

    王梓轩建议,“许小姐若想正常,我倒有个方法。”

    “怎讲?”

    对上许晋芳疑惑目光,王梓轩微微一笑,“找个男人就是。”

    许晋芳一时语塞,俏脸隐隐发热,半响才道,“我已经克死三个未婚夫,你不知道?”

    王梓轩摇头,他哪里有那闲心,关注人家隐私,但他并不意外,普通命格的男人来一个死一个,纯阴必阳女就是如此霸道。

    “许小姐可寻找纯阳……”忽然肋下软肉一痛,“哎呀,看你要走桃花运,不打扰了。”

    许晋芳正要起身追问,有帅哥过来,嗓音磁杏,“许小姐,方不方便坐?”

    王梓轩朝冷若冰霜的许晋芳眨眼笑,挽着甄慧敏离开,他刚才察觉有帅哥不时在偷瞄许晋芳这里。

    甄慧敏轻声嗔怪,“老公,当着我面撩女?”

    “乱讲,我是那种人么,你看眼睛,我眼里都是你。”

    “哼,不看!”

    “呀,竟然浪费我勾魂的眼神!”

    “咯咯,不闹,好多人在看,你与许小姐讲的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什么是纯阳?”

    “许小姐的体质特殊,那里有你喜欢的油画,我们过去看看。”王梓轩简单解释了一句,岔开话题。

    甄慧敏小声道,“老公,宴会上那么多大人物,你不去结交一些?”

    王梓轩微微一笑,“不用刻意巴结谁,有那时间,还不如用来提升自己,你若盛开,蝴蝶自来,你若精彩,天自安排!”

    甄慧敏品味着王梓轩的话,再看向他,不禁眼中异彩涟涟。

    她从进入宴会就一直很紧张,原因是到处看到电视和报纸上的大人物,这时候才微微放松下来。

    何家包下酒店数层,王梓轩挽着甄慧敏轻声交谈,楼上楼下走,和她一起欣赏挂走廊里的巨幅画。

    甄慧敏十分喜欢绘画,对每一幅画作都能说出自己的独特见解,王梓轩点头。

    其中一幅竟然是真品,王梓轩仰头装作陶醉于艺术,竭力吸取其中犹含的灵气。

    所谓万物有灵。

    不论是书画、玉石、或是瓷器等艺术品,赝品尽管仿得能够以假乱真,但往往缺少一点东西,那就是灵气。

    王梓轩的师傅周康节偶然在终南山换到一本灵气功法残卷,将其视若珍宝,七个徒弟当中也只偷偷传了王梓轩一人。

    “王大师。”

    王梓轩扭头,“利生。”

    犯克不成,这家伙竟然又来透他底,王梓轩心中极其不爽。

    走廊极安静,仅有服务生不时路过,利世文走近几步,压低了声音,面带恳求,“大师,方不方便借一步讲话?”

    王梓轩看了一眼不远处与何琼欣开心说笑的阿妹周小寒,又看向甄慧敏,“阿敏,利生找我说事情,我很快回来。”

    酒店休息室中。

    王梓轩漫不经心喝茶,等待对方开口。

    利世文打量王梓轩,对方虽然年轻,但讲话行事却老道,叫人不敢只拿他普通当后生仔对待,利世文才斟酌着开口,“大师,我拜托你一件事。”

    王梓轩早有所料,淡淡道,“说说看。”

    利世文心中一喜,探身央求道,“大师,你助我一臂之力,夺得家族话事权如何?事成之后,浅水湾和半山的豪宅任你挑选。”

    王梓轩反问,“若事不成呢?”

    利世文神色一滞。

    “事情成与不成,别说豪宅,只怕连命我也保不住?”王梓轩似笑非笑,看他的眼神异常冰冷。

    王梓轩爱财,但取之有道,帮也是顺势而为,帮值得一帮之人。

    看人先看相,所谓“腮骨横突白眼狼”,利世文此人面相特征生杏凉薄,即便对待自己的兄弟、妻儿、父母,也会相当的冷血,与蛇蝎无异。

    所谓亲君子远小人,王梓轩可不想与这种人产生交集。

    “大师,你说得话我怎么听不懂?”利世文表情懵懂,背脊却是发汗,难怪何琼欣夸对方厉害,他的心思竟然被他看穿算到?

    王梓轩冷冷说道,“嘱你一句,打我家人的主意,生辰就变忌日!”

    利世文脸色大变,不禁想起传言,邪术惊人的泰国黑衣阿赞都死于王梓轩之手。

    震慑目的达到,王梓轩起身便走,这种将造孽当成事业干的家伙,看一下都眼睛疼。

    利世文盯着门口,脸色阴沉,握着杯盖的手背青筋凸起,啪的一声杯盖碎成两瓣。

    ……

    听着甄慧敏的见解,王梓轩详装细看油画,又将一幅真品画中的灵气悄悄汲取吸光。

    一名托酒服务生从休息室出来,迎面走向王梓轩,脚下却绊到地毯,一个踉跄将酒水打翻,酒水溅王梓轩一身。

    这次酒宴来宾非富即贵,闯祸了,服务生脸色惨白,连声道歉。

    “你怎么这样毛躁。”甄慧敏抱怨一句,取出纸巾要为王梓轩擦拭,却见服务生已经弯腰慌乱为王梓轩擦拭。

    我勒个去,只是免费偷点灵气,业报来得这么快?

    王梓轩低头看一眼,上万块的浪凡西装,他就这一套,刚要呵斥,但瞧见甄慧敏眼中的不忍,周围宾客又都循声看向他。

    “先生,我实在无意……”服务生不住道歉。

    路过的许丁安妮女士看见这一幕,正想责难服务生,却听王梓轩道,“没事,回去洗洗就好。”

    王梓轩大度一笑,又将手中的纸巾递给服务生,“你身上也有,自己快擦擦。”

    甄慧敏目光温柔,佩服老公胸襟气度,暗自庆幸自己好运,而丁安妮女士也不由对王梓轩好感大增。

    服务生接过纸巾,眼眶发热。

    他父亲是印尼华侨,4岁时随父母移居香江,14岁赴英读书。因为身体问题18岁回到香江,跟家人赌气出来打工赚钱,因白话讲的不好,他没少挨欺辱。

    “谢谢,先生您是好人,我叫黎捷。”服务生向王梓轩深深鞠躬,心里记住他长相。

    “黎捷?你应该叫黎鸣才对。”细看服务生,王梓轩愕然,香江也太小了,随便都能碰到日后的明星人物。

    他的记忆中,对方是日后香江家喻户晓的歌坛四大天王之一,黎鸣。

    “黎鸣?”服务生神情一滞。

    “还不感谢,大师为你起名,保你日后腾达。”徐丁安妮插言道。

    头一晕,王梓轩心中一凛,我勒个去,这黎鸣日后做了什么福德好事,竟然天机反噬!

    他心中苦笑,无意中为一位歌坛天王改名,而许丁安妮竟为他分担了大半的反噬!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